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2012-06-27 10:15:1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Stevie Nix 原作,Dort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隔天,一个长行者来到贝恩的旧居。“我来跟你回报最新的野猪人事务,大族长。”

  贝恩满怀期待的看着对方。“有没有任何好消息呢?”

  “我们试图用任何方法与对方沟通,但是我们的使者每次都在进入他们的视线内就被攻击。而且每一次最后,他们总是溅满对方的血而归来。”斥候注意到贝恩失望的眼神,便多加几句。“但我们真的尽量让死伤减到最低了,使者都是在撤退的必要时才战斗。”

  贝恩叹道。“你做的很好了,现在起取消所有的沟通计划,我必须找出造成他们如此富有侵略性的原因,如此才能在避免不必要的流血冲突条件下解决问题。”

  一个贝恩的顾问道。“大族长,请恕我直言。我相信一个小队就足够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潜入敌阵并暗杀他们的领导者,如此就能够让他们陷入一片混乱,也会让我们能够更简单的根除他们。”

  “绝对不行,我认为我们两族之间就是能够达到和平的,我们不能落入军事行动的诱惑中。那是加尔鲁什才会做的,不是我们的。”

  他转头对一旁耐心等候的长行者道。“去吧,去跟纳拉其营地传递我的讯息,然后再附上这一段:除非有我的同意,否则不准进入野猪人的领地中。我一定会找出这个产生新威胁的真相。”在贝恩准备启程回父亲的家园时,斥候已经飞快的离去了。

  在离开帐篷前,贝恩接着对他的顾问们道。“这个世界已经破碎了,联盟在骚扰着我们领地的边境,而部落则是正从内部将自己吞噬掉。我是真的希望找一个流血冲突外的解决之道。”

  刚刚说话的那位顾问道。“我也同意你的做法,但这些野猪人是天性好斗的野蛮人,而且已经困扰我们人民多年了,你知道和平是无法维持多久的。”

  贝恩微微的点了头。“或许吧。和平虽然很容易就消逝,但就在我们自己的家园中,我们是可以避免另一个冲突的。所以你说我们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呢?”语毕,他便踏上归去雷霆崖的路。

---------------------------------------------------------------------

  距离最近一次攻击不久后的某天晚上,纳拉其营地内的几位牛头人们在营火前集合。这些日子来野猪人的攻击次数增加许多,越来越多的水也被从这片大地抽取去送给其他人用。

  最年长的人先说了。“这不是我们的大地应该被使用的方式。面对那个只会吹牛的加尔鲁什,贝恩居然完全不会反抗他,不管那家伙的要求是多么琐碎都照做不误。我们到底要在这里空坐多久,然后看着贝恩慢慢的将我们的一切事物都送给那些兽人?”

  另一个年轻一点牛头人道,“我们绝不会是唯一有这样感触的人了,你们有任何人跟其他部族谈过此事吗?”

  刚刚第一个开口的长者叹道。“我有了,而你也知道钢怒一族与石蹄一族是有多么的顽固,他们并没完全了解贝恩的行为会在他父亲死后对莫高雷造成多少的影响。”

  “贝恩或许不是他的父亲,但我很确定他是在尽自己所能的照顾人民了,他的内心一定是将自己的人民摆在第一位的。”

  “或许,但这并不代表住在这里会让我们受到的危险变少。我们远游者一族并不是一个习惯于定居的部族,因此为何我们不要就此恢复到以往的游牧生活呢?还记得多年前我们一面迁徙一面放牧的生活吗?现在虽然我们拥有一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但代价却是少了自由。”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指着他的伙伴。“你还记得每个月不同的天空色彩吗?我们过去一直是自在的悠游着,为何现在却要被铁链束缚在一片土地上呢?”

  “那我们到底要到哪边去呢?”

  年老的牛头人耸了耸肩然后拨弄了一下营火。“我并没有说这是个完美的计划……”

--------------------------------------------------------------------------------

  尽管野猪人一直以来都是好战的生物,现在他们却变得更加仇视任何其他生物。贝恩下令他的长行者继续严密监视野猪人的行动和激进的攻击行为,只是尽管拥有一个健全的斥候网络,还是有一些野猪人的攻击行动逃过了监视的眼线,而且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有关造成这一切变化的真相线索。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哈缪尔说话了,他现在打从内心希望这位年老的大德鲁伊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贝恩在雷霆崖的底部找到了哈缪尔,发现他正在研究野生生物。他不希望打扰到这位顾问,于是轻声道,“我想要与你商议一些事情,哈缪尔。”

  哈缪尔微笑的站了起来。“没问题,年轻的贝恩。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给你任何协助,你知道的。”

  “如你所知,我最近与一些斥候谈论有关野猪人最近的侵略行动,但他们还是遇到许多挫折,找不出任何答桉和解决办法。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跟大地之母沟通,所以你有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解开这一切谜底的线索?”

  哈缪尔抓起一把青草闻了一下,便让吹过的风带走它。他看着青草落地,摇摇头。“很不幸的是,我还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与这片大地沟通需要一些时间的,贝恩,尤其是当她正遭受如此大的变动下。我现在要继续冥想了,因此我建议你先去跟一两个萨满讨论看看好了……”

------------------------------------------------------------------------------------

  贝恩愁容满面的望着喃喃自语的哈缪尔离去。在父亲离去后,这世界有太多的坏事发生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决这些事情,但他决心要找出个方法。这几年的战乱实在太过频繁,因此替这个问题找个和平的解决之道一定可以给大家喘息的空间。

  当他回到吊梯时,贝恩遇到一群带着大包小包与物资的牛头人。“远游者!你们计划出去旅行吗?”

  他们一同低头敬礼,带头的首领道,“我们感到非常的抱歉,大族长。我们现在真的没办法继续留在莫高雷了。”

  贝恩闭起了自己的双眼一会,当他再度张开时,原来以为对方出游的愉快心情已经不在。“如果我现在还在说这不是艰难的时刻,那我就是在对你们说谎,然而在现在这样的恶劣状况下,我们比以往还更加需要团结在一起。我建议你们留下来,灰蹄。”

  年长的牛头人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但我们做任何事都没办法改变这个环境。你还记得古老的传统吗?那是个这片大地还未见过战争污染的日子。只要我们再回到游牧的生活,日子可以再回到以往那样的和平与自由的。”

  “但是古老的传统已经不再适合现况了。游牧是需要一个更广大的世界,然而那个世界却已经因为战争与扩张而日渐缩小。定居下来,我们就有个家园,然后只要能够大家同心的团结在一起,我们就能够守护这个值得我们守护的家。”

  灰蹄脸色转变的很不自在。“很不幸的是,莫高雷以及许多其他的大地,都已经被笼罩在加尔鲁什的意志之下,我们仅仅只是希望可以迁徙到一个他的傲慢所延伸不到的地方去。我们很感谢你愿意在自己的父亲过世之后扛下领导人的责任,但这些改变真的太过剧烈了。”

  贝恩挺直他的下颚,毫不掩饰的道。“加尔鲁什是部落的首领,而且不管他傲慢与否,我们都曾经对这个部落宣誓忠诚。这件事比在意首领的人格问题还要更加重要。我父亲当初协助萨尔塑造这个部落,就是在传达我们忍耐与团结的概念。再给部落机会吧,这些问题一定能够被克服的,我们一定能够拯救部落于外在的敌人与内在的冲突。我跟你保证这点!”

  “如你所愿,大族长。”贝恩简略的点点头便搭上吊梯回到雷霆崖去。灰蹄·远游者对他的族人道。“我们回去纳拉其营地然后开始做未来的旅程准备吧,在我们离去前还必须花费不少时间来筹备呢。”

  几天之后,哈缪尔带着一位高大壮硕的兽人来拜访贝恩。那位兽人深深的鞠躬,道。“大族长,我是来自剃刀岭的斯瓦特,我很荣幸终于可以见到您。”

  贝恩点头回应。“我也是,我听过哈缪尔谈论你的事迹,而任何他的朋友来到雷霆崖都是受欢迎的。所以,你是为了什么事情来拜访我呢?”

  哈缪尔道。“我们带来了好消息,你想要一个和平的方法来处理我们与野猪人之间的冲突,这并不是个简单的任务,但我想我们终于找到解决之道。”

  贝恩微笑道。“啊!这真的是个很棒的消息,我的父亲先前总是太过于专注其他的事务,而没有心力来处理野猪人的问题。不过他也曾经认为野猪人是可以沟通的。请,快继续说。”

  哈缪尔续道。“我和他先前进行深沉的冥想一段时间了,而我们相信造成这一切混乱的源头已经被找到了。斯瓦特你说吧?”

  斯瓦特清了清他的喉咙。“野猪人的社会中有种特殊的职业,叫做寻水者。然而这些寻水者最近因为大地的动荡而失去了寻找净水的能力,这造成了野猪人为了水资源才铤而走险,变得更加的具有侵略性,在日间对外掠夺水资源,在夜间回到他们刺刃峡谷去躲藏。因此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很简单:替他们找出一个新的水源就行了。”他望了哈缪尔一眼。

  哈缪尔微笑道。“而这就是我为何前来……”

------------------------------------------------------------------------------

  贝恩与哈缪尔在加尔鲁什的大厅内等待着,两人的尾巴因为等的烦躁而左右摇摆。加尔鲁什的心中只有自己,他从不会为了别人而催促自己,就算对方是个首领也不例外。当他终于回到大厅时,贝恩就直接切入重点。“大酋长,我们有未来运水事务的重点讯息要通报,我们认为这件事有必要亲自与你商讨。”

  “最近几周的野猪人比以前还要更大胆的攻击部落的车队,但我们认为已经找到造成这个问题,以及一些清水被污染的原因。野猪人是个骚扰我族人多年的威胁了,但他们从未想要在地表上对外扩张自己的领土,毕竟对他们来说,在地底下扩张容易多了。至于造成这些问题的主因则是因为整个大地的变动,导致他们现在也极度缺乏水资源。”

  一个年轻的牛头人信使突然间跑进大厅,中断了贝恩的话。“大族长!我为我的打扰致歉,但我是来通报刚刚又发生了一次攻击事件,运货的成员全都被杀了,水和装备则全部都被偷了!”

  贝恩点点头。“多谢你的通报,现在回去雷霆崖告知鲁克·战踏,跟他说我很快就会回去处理这个问题。”

  信使离去之后,加尔鲁什开始不耐烦的在房间来回踱步。“算上这件,整整这一周就已经有三次攻击事件,我们都知道谁是元凶,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惩罚。然后这些野猪人现在甚至大胆到直接攻击你的边境来挑衅,你让我对你失去信心了。”

  贝恩举起自己的手。“加尔鲁什,你不明白这是我们牛头人自己领地内的事务,因此我们人民会自己处理好。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直都在寻求大地之母的指引。”

  加尔鲁什怒吼之际,贝恩感到自己的双手也飞了起来。“大地之母!又是大地之母!你们开口闭口都是这些宗教的狗屁祷言。告诉我,到底大地之母是干什么的?”

  “她是我们族人的创造者,也是这片大地智慧的指引之声……”

  “但你们却把她当借口一般骑在自己的胯下(附注二)!”加尔鲁什打断贝恩的话。“你们只是站着讨论却毫不做出任何行动!这些野猪人想要武力解决,部落就要用武力回报他们……”

  贝恩深吸一口气然后冷静的回应。“加尔鲁什,我善意的请你务必尊重我们的传统与做法,这个问题一定很快就会被解决,而且会以避免流血冲突的方式解决。这个事情的背后意义比你表面看起来的还要多太多了,那些攻击散发着绝望的味道,因此解决他们的问题也能够同时解决我们的。”

  加尔鲁什瞪着他,但贝恩继续说完自己的话。“我可以理解你渴望击退他们的想法,但是这些野猪人比你想像的还要更加的狡猾,一个毫无保留的进攻行动将会造成难以想像的后果,而我的人民将为此受苦受难。”

  “在他们抢夺我们水资源的那一刻起,这就已经变成了部落的问题了。我们是一起受苦的,而你迟疑不进的态度更是浪费了大家的时间与资源。我绝不会就这样在旁边白白的看着你如此的嘲弄部落的力量与意志。我要这个进攻行动马上开始!”语毕,加尔鲁什便大步走出大厅然后消失在后面两人的视线外。

  哈缪尔看着加尔鲁什离开之后哼了一声。“连听都不肯听,典型的自大狂。他到底以为他能够成什么事?”

  贝恩举起恐惧破除者(附注三),其白银、黄金与符文交错的锤头发出了亮光,他微微点头便往飞船走去。“我担心加尔鲁什严重的低估了他即将面对的敌人,因此等我们回到雷霆崖之后,下令日行者部队准备出发。到时候加尔鲁什一定会需要我们的援助,不管他真心想要与否。”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