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2012-06-27 10:15:1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Stevie Nix 原作,Dort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官方首领短篇——贝恩·血蹄:如吾父辈

  一辆摇摇晃晃的老旧运输车顺着往莫高雷巨门的小路前进,还有一批巡逻队则是负责护送运输车到远方的飞船塔。这批车队所运送的水将会通过飞船送到杜隆塔尔的各个兽人村镇去,用来协助缓解近日遭受的最严重的旱灾。年轻的科多兽慵懒的拉着运输车,以稳定的旅行步伐前进直到消失在山丘的另一端。

  一个恼怒的地精就在山丘下看着前面的车队消失在视线外,他负责的运输车应该跟在前面的车队正后方才对,但却因为风力帮补的动力来源没了而卡在水井旁。“快点把水弄好啦,你行不行啊?如果要让这趟任务有护送队全程陪伴,那我们就必须快点追上前面的车队。”地精一面不耐烦的跺着脚,一面将自己的怒气都发泄在那位转着拉柄打水的年轻兽人。

  “放轻松吧,伊维克斯(Izwix)。”一个躺在旁边草地上的兽人战士道。“那一点点的联盟废物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困扰?他们只要做出任何的动作,马上就会有斧头砍下他们的脑袋了。”他顺手从旁边的矮树丛捡起一根细树枝来剔牙。

  “但联盟真的对我们造成威胁了,格罗兹(Grotz)!”地精厉声道。“而且比起你或是这家伙的有限能力,我还宁愿依靠正规的护送队……”他手指着蹲伏在矮树丛内的刺客。

  “你不用担心我的技巧,伊维克斯。”德拉斯(Dras)道,便突然从自己躲藏的矮树丛中站了起来。“任何靠近我的人,都会被我用杀猪刀插入他的背脊。就让那些联盟狗来吧!”

  伊维克斯叹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跟着两个笨蛋搅和在一起……咦?”在水井旁的矮树丛在他抬起头来时晃了起来。“那是什么?”

  每个人都转头面对那阵吵杂声,格罗兹也抓起自己的斧头站了起来。在声音停止后,他小心的往前踏出几步,接着便看见矮树丛的另一端树叶像个波浪那样对自己这一端冲了过来,让树木都剧烈的晃了起来。伊维克斯警戒的往运送水车的科多兽退去,德拉斯则是在树叶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剧烈时紧张的轻挥自己的武器几下。

  许多外表酷似野猪的怪物从矮树丛中冲出,他们手持长矛与各式各样的武器、身穿拼凑而成盔甲,对着这班落后的水车队攻了过去。在被野猪人淹没前,格罗兹砍倒一两个对手;德拉斯则是低身掩护自己,笔直往带头的野猪人跑了过去,但那只带头的野猪人狂野的挥出武器,刚刚好击中兽人的头部;至于伊维克斯,他早就转身逃跑了。

  其他的车队成员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整片水井旁的草地马上就溅满血红的颜色。伊维克斯好不容易解开科多兽的缰绳,跳上牠的背部然后疾驰离去,可是一个远处的长矛穿过空气打中了伊维克斯,将他从科多兽的鞍上击落。野猪人们不管继续往前跑的科多兽,彻底洗劫了整个车队的所有货物,便遁入矮树丛回到了刺刃峡谷。

--------------------------------------------------------------------------

  在这场攻击的一段时间之前,牛头人部族的大族长——贝恩·血蹄正在跟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与大德鲁伊哈缪尔·符文图腾于雷霆崖内商讨要事。这并不是一场偶然的事件。贝恩当时为了能够让部落团结,而决定不对加尔鲁什报父亲凯恩·血蹄被杀的血仇。贝恩知道现在的部落如果要存活下来,就必须要有个强壮的领导象征,而加尔鲁什刚好可以回应人民这样的需求。然而这场会议却进行的一点也不顺利。加尔鲁什曾经因为一度杀死了贝恩的父亲而低调了一阵子,但他现在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咆哮和蛮干的态度,一到莫高雷就开始对贝恩做出许多毫无节制的不合理要求。

  激烈的争吵声在小房间内此起彼落,就连平常沉默寡言的哈缪尔也逐渐的提高自己的音量,用以回应眼前那位刚愎自用又飞扬跋扈的年轻兽人。加尔鲁什治理部落的方式留给了牛头人们许多不尽人意的结果,让哈缪尔更不敢置信的是,伟大的牛头人首领凯恩·血蹄竟然就死在这个小兔崽子的手中。哈缪尔今天则是以贝恩的顾问身份协助他协商将水资源运送到奥格瑞玛的事务,只是到目前为止整个讨论的进展都很差。

  贝恩在旁沉默的看着,他一手握着自己的战锤,另一只手则有礼貌的举起来打断这场争吵。不到一会,另外两人都静了下来望着贝恩。

  “加尔鲁什,你说你们需要水,但是南怒水河和其周围的水域就有许多水可用,难道那些水资源还不够你用吗?”

  加尔鲁什的脸上露出了藐视的表情。“一般来说是没错啦,但是河水已经被污染了,虽然还能够用来种植作物,但已经没办法让人喝了,因此这造成了我们城市还有其他所有这片土地上的兽人家园都大缺水。”

  哈缪尔正视着加尔鲁什道,“那又是什么污染了河水?”

  加尔鲁什咬紧了牙。“那些建造艾萨拉的地精似乎让他们的工程产生了一些……副作用。他们挖掘所产生的污染已经深入土地,然后再被河水带往南方,导致我们兽人因此而承担这个后果。”

  贝恩与哈缪尔对望了一会。“那为何就不要叫那些地精停手?就让大地随着时间自我恢复成以往的纯净不是很好吗?而且只要有足够长远的规划,地精就能在大地忍受的极限内继续做他们的工程,大地也不会被过度的破坏了。”

  加尔鲁什立刻握拳敲击桌子。“一派狗屁胡说!他们的行动对于我们的战争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我不会为此就让部落的防卫能力降低。莫高雷现在还有许多的水资源,因此我要你们提供奥格瑞玛与周遭城镇所有的需求用水。”

  哈缪尔轻声道。“我同意贝恩的做法,你也应该知道他才是对的。地精真的必须停手,不然就要将他们的建筑搬移到其他的地方,如此才能让大地与河流恢复到以往的清净。”

  “是什么让你以为你的意见比我每天听到的成千上万谏言还要有用?”加尔鲁什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还有你要知道我可不是在问你能不能这么做,而是在命令你要这么做。”

  这场辩论又再度展开。哈缪尔与加尔鲁什持续的大声争执直到贝恩感到不悦而叫道,“够了!你们继续吵下去也不会解决事情的。”

  两人都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贝恩突然间的暴怒。贝恩接着用语气比较温和的口吻道,“加尔鲁什,你会得到你要的水资源,但是你必须让一个正式的牛头人代表成为未来地精工程企划案的顾问。”

  加尔鲁什冷冷的盯着贝恩。“你还真他妈的懂得这件事的正确性。告诉你们,我对部落有保护每一个人安全与健康的责任,我不会就这样让我的领导权与动机被你们如此挑战,”语毕他就冲出帐篷,咆哮声从他的肩膀上传来,“等补给车队的日程表排定好,我就会派人送来给你。”

  哈缪尔看着离去的影子道,“如果他能够听听其他人的意见,而不是总是自己的就好了……”

  贝恩苦笑的将自己的大手放在哈缪尔的肩膀上。“给他一点时间吧,哈缪尔。加尔鲁什这类型的人是活不了多久的,他要不是在最后学到教训,就是自己断送自己的性命。他的未来只会有这两种结果,因此不管最后他会变成怎样,耐心就是我们最大的盟友。”

  哈缪尔摇摇头,似乎想要纠正这句话。“如果你还记得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我们在兽人来到前就已经存在于这片大地。你的父亲或许因为萨尔为我们族人做的一切而欠他一个人情,但现在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新部落了。我听到其他许多牛头人也都在私底下这样说,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实在没必要继续留在这个部落了。”他鼻子喷了一口气。“部落可以给我们许多保护,但你必须承认其他牛头人的观点并不是完全一无可取。”

  贝恩从架子上取下一份地图,开始找寻目前在莫高雷内的已知水井。“就如你所说的,我的父亲确实欠萨尔一份人情,但他同样对这个他协助建立长大的部落有信心。尽管我的父亲已经离去,尽管现在我们面对许多讨厌的改变,我还是对部落有信心。”

------------------------------------------------------------------------

  很快的,许多运水的车队开始从许多莫高雷的水井往奥格瑞玛移动,变成了日常可见的情景。水到达奥格瑞玛之后,再分配到杜隆塔尔的各地,让居民们再度能够在家园享用新鲜干净的纯水。虽然偶尔有一些盗贼试图掠夺这些运水的车队,但总和来说,整个运水的任务并没有给大家太多的烦恼。

  第一起发生在莫高雷内的攻击事件给了贝恩很大的震惊,不仅仅是因为发生在自己的领地内,而是整个攻击事件可以说是个残暴的屠杀。调查也找不到任何攻击者和他们动机的线索,所有的尸体都没有被搜刮过,而是运输车被破坏了。这台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就是用来载运水袋而已。从草地上的血迹来看,有一些尸体似乎被搬走,不过所有的车队成员尸体却都在现场。

  贝恩整个人感到困惑不解。起初他还以为是一些被放逐的恐怖图腾在做反抗的攻击行动,不过他的长行者斥候(附注一)却回报整件事情完全没有任何恐怖图腾的人参与。直到有一天,当他正让自己的思绪专注于这些攻击的报告中时,一个兽人信使来到他的帐篷然后清了清自己的喉咙,贝恩抬头望了一眼便招手要他进来。“你是为了什么事来拜访我呢?”

  “大酋长要我传令。”信使打开了信纸开始念了起来。“致敬牛头人大族长贝恩·血蹄。部落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送上了这几句话:我很满意你们有按照日程表来运送清水,然而你要知道最近几次送来的水都已经被不明物质污染成毒水,我要你搞定这个问题,而且尽快做到。”

  贝恩想了一会儿,担心的皱起眉头。“那些水都是从冬蹄水井送去的,你现在回去告诉加尔鲁什我会亲自处理这件事的。”信使听完就直接离开,贝恩则是留下一位勇士来暂管雷霆崖,便开始准备前往南莫高雷去调查最近的一起攻击事件。

--------------------------------------------------------------------------

  贝恩严肃的检查着水井旁的尸体,这真的是个完整的屠杀场景,三台运输车已经被破坏到无法修复的地步,而其他没有被弄坏的则是都被偷走,包含装满水的巨大皮囊袋在内。运送这些车辆的科多兽则是都不知去哪了,而八个守卫则是如圆圈排列那样躺在地上,圆圈内则是六个他们试图守护的工人尸体。这一次的防守比起先前还要准备的妥当,至少有一打的野猪人尸体杂乱的散落在附近周遭。

  “这是野猪人,不过他们的武器装甲比起一般的好很多,你看到那只身上穿的吗?这是各种部落制造的盔甲拼凑而成的,我从未看过野猪人会这么有组织的行动过。”贝恩沉思道。“难缠的野猪人一直都是个威胁我们在莫高雷和平的障碍,我的父亲在过去一直都没办法跟他们做任何的沟通。不过如果他们现在有了新的领导人,或许我们这一次可以开始与他们进行一些协商。”

  贝恩转身对最近的一位长行者道。“到纳拉其营地去传递这个讯息,请他们务必试图与刺刃峡谷的野猪人联络看看,我们不能因为用屠杀来回应屠杀,而且我也不愿在自己的领地上扩大战事。”

  “我会回到我原本在血蹄村的旧居住几天,有任何新消息就尽快跟我回报。”贝恩接着对他的信使道。“传话给加尔鲁什,跟他说我们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整个事情很快就会落幕。”

  就如贝恩所预料的,在数小时之后加尔鲁什回复了。大酋长坚持一定要出兵攻打对方,既可夺回领地、又可击退来犯的敌人,而他所回复的最后一句话则是:如果你没办法办好这件事,记住我一定会给你好看的。

  贝恩哼了一声。“这根本就行不通,我原本希望他会了解我们应该避免再产生别的冲突才对。那就这么做好了,告诉加尔鲁什我们很感谢他的协助,但是现在还不需要任何军事行动,因为我们打算要看看协商沟通的结果会是如何。现在我对大地之母祷告,祈求这样做能够有效。”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