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十八章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十八章

2012-06-26 11:22:39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 原著,山姆Sam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十八章

  萨尔睁开双眼。阿莱克斯塔萨眼睛也已睁开。她凝住的眼神什么也没有看,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握住萨尔的手紧得生痛。

  “他……用他的生命能量来连接传送门。”阿莱克斯塔萨低声道。“在其它任何人受到感染之前摧毁所有被污染的龙蛋。我不明白为什么会留下这么多的青翠……现在我明白了。不知如何,我理解了。他给死亡带来生机……好让其他人活下来。”

  “生命之灵正在告诉你那些它无法展示的事情。”萨尔悄然道。“这就是我来此的原因。克莱奥斯特拉兹不是叛徒。他是一名英雄。他自愿而死,死的光荣,他救的不仅是自己的龙族,还有其他所有龙族,而你就在他心中。”

  “他是我们之中最好的一个。”她默默道。“他从未让我,或是让任何人失望。我——我失败过,跌到过,但他没有。握得克莱奥斯特拉兹没有过。”她抬起脸看着萨尔。“我很高兴我知道了他有多么勇敢。他让我多么骄傲。但是现在……知道了这一点,没有他的我我该如何忍受这些?你这么短命,有可能理解我失去了什么么?”

  萨尔想到阿格拉。“也许我命不长久,但是我可以。我知道爱。而且我知道如果我像你一样失去自己的爱人我会如何感受。”

  “那没了这份爱,你该如何继续?继续又是为了什么?”

  他注视着她,心中突然变得一片空白。一切影像,主意,安抚的话语以及话到唇边的那些老生常谈,此刻却显得这般空白,毫无意义。的确,如果一人曾经拥有这般爱,那作为唯一幸存者的他又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原因?

  然后,他想到了一个原因。

  他的右手继续握住生命的缚誓者的手。他的左手伸到口袋之中,拿出了一个微小,几乎低微的物件。

  这是古树作为礼物赠予他的橡实。他回想起德夏林说过的话:好好保管它。它的母树,它的祖母树……诸如此类,它们直到万物初始的所有知识,都蕴藏在这棵橡实中。当你觉得地点合适的时候,你需要种下它。

  虽然克拉苏斯渴望得到它,但他知道这本非他物。萨尔暗想,不知道红龙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东西是为他的伴侣所准备的。萨尔希望如此。

  兽人翻开阿莱克斯塔萨的手,将橡实放在她的掌心,温柔地让她合掌握住。

  “我跟你说过菲拉斯的梦者之眠。”萨尔轻声说道。“还有那些陷入困境的古树。我没有告诉你的,是他们有多么壮观。我没有告诉你的,是他们的……存在。年岁与睿智的简单力量不绝涌出。当我身处他们之中时,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惊讶。”

  “我……知道古树。”阿莱克斯塔萨说道,声音很小。她紧握拳头拿着橡实,片刻之后就打开了手掌。

  橡实在她手中动了动,动作轻得让萨尔以为它只不过是在她掌上沟壑之间滚动。然后,它那淡棕色的底部出现了一个裂缝。裂口开始扩张,然后一个大约只有几毫米的小绿苗从口中张大。

  阿莱克斯塔萨呜咽着喘了口气。她的另一只手飞到胸口,使劲压在那瘦弱的胸前,它突然起伏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都带着大口的痛苦啜泣。她继续按压着自己的心脏,似乎那伤到了她。有那么一刻萨尔觉得这太过了——它在杀死她。

  然后他明白了。生命缚誓者的心门被关上了——将关心所带来的疼痛拒之门外,将失去至爱的某人的折磨拒之门外,将同情的痛楚拒之门外。

  而现在,如同橡实的外壳,如同春天消融的冰雪,她的心也在开裂。

  “我就是我。”她低声道,眼睛仍在望着发芽的橡实。“不论痛苦还是喜悦。我就是我。”

  另一声哭泣让她作痛,然后又是一个。她为失去的爱而哀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是久被锁在她那破碎的心中的疗伤的泪水。萨尔一只手臂搂住她的肩头,而她趴在他宽阔的胸口;曾经被兽人折磨奴役来为兽人效力过的她,靠在他身上放声大哭。

  她的泪水似乎没有尽头,这是生命缚誓者的泪水应当的。这不仅仅关乎克拉苏斯之死,萨尔这么觉得。他感到她在为所有堕落的事物而哭泣;为无辜之人,也为有罪之人;为玛里苟斯,为死亡之翼,也为所有他们伤害过的人;为那些永远没机会真正活一次的受感染的孩子;为死者,更为生者;为了所有痛苦过,品尝过脸颊上咸咸的痛苦滋味的人。

  泪水正不停涌出,她的哭泣就如同呼吸般自然纯净。泪水滑落她的脸庞,落在她掌中的橡实上,也落在他们所坐的土地上。

  随着第一滴泪水轻轻在地上溅开,一朵花开始冲破土地的表面。

  萨尔四处看去,不敢相信。在他眼前,比应有的速度要快上十万倍还多,他看到植物出现:什么颜色的花朵都有,小绿丫长成树苗,还有密集柔软的绿草。他甚至可以听到万物生长的声音:鲜活欢快的噼啪声响。

  他想起德鲁伊倾尽全力给这个地方带来生机。他们的努力时不时起到作用,但都只是暂时性的。不过,他发自内心知道,他眼前所见的这片苍翠的新生不会因时间而消逝。因为它们生于生命缚誓者重新觉醒的同情和爱而哭出的泪水。

  阿莱克斯塔萨轻轻向后移动。他抬起绕在她肩头的手臂。她几乎是颤抖着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略微不稳地跪在大地之上。萨尔没有帮助她;他感到她不想让他参与进来。阿莱克斯塔萨轻轻挖开刚变得绿意葱葱的土地,将橡实按在土里,然后恭敬地用土盖住了它。她站起身,直面萨尔。

  “我……经过了这场磨炼。”她悄然道。她的声音仍带着伤痛,但却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你提醒了我那些,在伤痛之中的我忘记了的事情。那些……他不想让我遗忘的事情,永远不。”她笑了,这笑容虽然忧伤,却是真实而甜美的。她的双眼因哭泣而红肿,但却有着炯炯有神的澄澈。萨尔知道她安然无恙。

  而且没错,当她退后一步,一只手抬向天空时,她美丽的脸庞凝成一股正义之怒。对于所有失去的那些东西,还有太多需要缅怀,而他知道她会这么做的。

  但现在不是时候。现在,生命的缚誓者正在化悲痛为力量。萨尔几乎为那些将要感受她怒火的热度的人感到一丝怜悯。

  几乎。

  如他曾经见过的那样,萨尔又一次看着她跃入空中,从消瘦的精灵女子变身为最强大的守护巨龙——也许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但是这一次,他知道这样的她没有任何可怕的地方。

  她低头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慈祥,然后生命的缚誓者低下身好让兽人爬到她宽阔的背上。

  “我们会加入我的兄弟姐妹们,如果你愿意与我同去。”她轻声道。

  “我很高兴能够效劳。”萨尔说道,他又一次为面前红龙的伟岸感到谦卑和惊叹。他小心翼翼地爬到她背上,心怀尊敬,在她头颈底部坐下。“蓝龙失败之后,我相信他们已经撤退到魔枢。”

  “也许。”她说道。“要么我们在那里找到他们,要么卡雷克就加入了其他龙族,在龙眠神殿附近集结。”

  “暮光龙族会看到他们的。”萨尔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没错。”阿莱克斯塔萨同意道,她稳住自己一飞冲天。“他们会的。怎么了?”

  “那就没法出奇制胜了。”萨尔答复道。

  “我们不再需要这么做。”阿莱克斯塔萨说道。她坚定响亮的声音让萨尔感到放松。“我们的失败或胜利绝不仅仅取决于军事策略或是优势所在,还有更加重要的因素。”

  她转过脖子看向他,强劲的双翼有节奏地拍打着。“是时候让艾泽拉斯的龙族放下彼此间的争执携手合作了。要不然,我恐怕我们都要失败。”

萨尔:龙王之暮

萨尔:龙王之暮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