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七章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七章

2012-06-26 10:54:14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 原著,山姆Sam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七章

萨尔:龙王之暮

萨尔:龙王之暮

 
 

  第七章

  萨尔奔跑着,脚下的沙子极不牢靠,让他的速度慢了下来。沙子突兀地变成坚硬的泥土和草地。他的上方已不再是时光之穴怪诞的天空,他看到松鼠、黑色的天空和闪烁的群星。萨尔减缓速度停了下来,试着找寻自己的方位。

  空气中带着熟悉的松木和泥土气味,薄雾笼罩,微微有些寒意,却也让这气味更加明显,使萨尔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几步开外,一条小溪水花飞溅,萨尔瞥见了一条狐狸白色的尾巴。萨尔从未来过这一确切地点,但他认得出这片地区。他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他位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他在东部王国。

  那么,他暗想道,我知道我在哪里。但是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什么时候?

  几乎没有多少人经历过他之前所做的那些事,就在不久之前,他甚至还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可能的。

  他是在何时?

  他突然领悟到了什么,重重地靠着一棵树,任由毁灭之锤滑到地面。德夏林骤然死亡,加上凶猛的攻势让他过于分神,没能真正发现并领会他所做之事的重要性。

  他身上开裂的伤口需要得到关注。萨尔把一只手放在伤口上祈求治疗。他的手上发出温柔的光芒,带来一阵阵的暖意,手下的伤口随之闭合。萨尔除下自己的外袍,在溪水中冲净上面的鲜血,将其收起来放入自己的包中。就在他刚刚换上一件洁净的袍子时,一阵声音传来。

  兽人的声音。

  毁灭之锤过于扎眼,他只得迅速地用旧袍子将战锤裹起来,尽可能塞入自己的背包中。他希望能瞥见那些兽人,同时又在无助地思考一个合理的故事。他双眼微微睁大,突然之间,他为毁灭之锤在他包中,远离视线而感到高兴。他认得其中一人背负的气质。红色背景上画着一座黑色山脉的剪影。那是黑石氏族的旗帜。取决于他在自己世界的历史中的具体阶段,这代表了两种可能之中其一。黑石氏族的绝大多数成员都不是萨尔所敬重的人。他想起了刚愎自用,心狠手辣的布莱克汉,以及他的儿子雷德和麦姆,后两人仍居住在黑石山中。

  但是有一名黑石兽人,在萨尔看来,救赎了整个氏族。那个兽人的名字是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萨尔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也许在他回到的这个时间点上,他的导师和好友仍然活着,这念头鼓舞了他。那个兽人,假扮成一名平凡的旅者向他挑战,激起了他直率真实的兽人怒火……也为萨尔能够击败他而感到欣喜。那个兽人,教导他兽人的战争之术,并在生命行将结束之前,任命萨尔为部落的大酋长,赠予年轻的兽人他著名的铠甲……以及毁灭之锤。

  奥格瑞姆。突然之间,萨尔迫切地渴望能够再一次看到强大的兽人——他的朋友。而且这样的事情是可能的,就在此地……此时。

  逐步靠近的兽人拔出一把战斧。“你是谁?”他询问道。

  “萨-萨尔卡什。”萨尔飞快说道。他不能宣称自己是一名萨满,不能在这里,不能在这个时代。他怎么能这么做呢?“一名术士。”

  守卫来来回回看着他。“而且穿着口味很独特。你的头骨和纹饰布袍呢?”

  萨尔挺直身板,威胁地朝着守卫走了一步。“在暗影中操作的目的是不被注意到。”他说道。“相信我。只有那些缺乏安全感的人才需要黑衣服和骨头来宣扬他们有多危险。我们其他人知道我们能做什么,而且不需要这么自吹自擂。”

  守卫后退一步,然后仔细地看了看四周。“你……是被派来协助我们即将展开的任务的?”

  萨尔并不喜欢他声音中的那种棱角,但是他需要尽快转移对方的猜疑,所以他点点头回复道。”是的,没错。要不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派来一个术士,奇怪。”守卫说道,双眼眯了一会儿。萨尔忍受着对方的审视,直到最后守卫耸了耸肩。“哦,好吧。我的工作不是询问和质疑,我只是在执行我的命令。我叫格鲁卡尔。之后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跟我来,到帐篷边上的火堆那里。今天晚上很冷。”

  萨尔点点头。“谢谢你,格鲁卡尔。”

  萨尔跟随着格鲁卡尔,逐渐走进丘陵地带。那里立着一座染着红色和黑色的小帐篷。门帐被拉了下来,两名兽人守在门的两侧。他们好奇地望着萨尔,但是既然很明显他和格鲁卡尔是一起的,两人很快就对他失去了兴趣。

  “在这里等我。”格鲁卡尔低声说道。“我不会走开太久。”萨尔点点头,走向几步之外的篝火。其他几名守卫蜷在那里,将手伸向火焰。萨尔模仿着他们,尽可能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然后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或者说,是一个声音。萨尔听不清所有的词汇,但是有人在提起古尔丹。萨尔倾听着,眼睛跟着眯了起来。古尔丹背叛了兽人。他与恶魔结盟以便增强自己的个人实力,同时组成暗影议会削弱一众氏族。最糟糕的是,他说服了德拉诺最高阶的兽人去饮下恶魔之血。长久以来,这一污点都在不断侵扰着他们。即便是那些没有共饮的兽人也发觉自己对杀戮的渴望已无法抑制,他们的皮肤因为恶魔的玷污而变绿。直到萨尔的朋友格罗姆·地狱咆哮最终杀死了玛诺洛斯——这一切的折磨都因他的恶魔之血而起——从而让兽人得以完全解脱。

  但是那英勇的行为是在未来许多年后发生的,萨尔知道。在这条时间线当中,古尔丹的背叛仍是新闻。而且现在有人来劝说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推翻古尔丹。

  最终,可怖的故事逐渐停止。有那么一刻,只有寂静。

  然后,萨尔听到了一个他从未想过能够再一次听见的声音。这声音要年轻一些,声调比萨尔所记得的要高一些,但是他立刻就认了出来,喉头顿时卡住了。

  “我相信你,老朋友。”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而且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容忍古尔丹针对我们人民的计划。我们会和你一起对抗黑暗。”

  萨尔突然暗想:在这次对话发生之时,他生下来了么?谁会有勇气来这样找毁灭之锤——

  然后他意识到了,这意识突然带走他的呼吸。

  “我的私人护卫之一会护送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附近有条小溪,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森林里有很多猎物,所以你不会挨饿。我会代表你尽我所能,而当时机成熟时,你我将并肩作战,一起除掉大叛徒古尔丹。”

  但是那场景并没有发生。发生的是——

  帐篷的门帘被拉开。三名兽人现身,其中之一是毁灭之锤——更年轻,健康,强壮,自豪。从他的脸上,萨尔可以看到他有朝一日将会成为的年长兽人。但是尽管就在一刻之前他还渴望着能够再一次看到奥格瑞姆的脸庞,现在他的视线却转移到了另外两名兽人身上。

  两人是一对,对于这个气候来说,他们走出帐篷时身上披着的毛皮显得太过于沉重。跟随着他们的是一条巨大的白狼——一条霜狼,萨尔知道。他们昂首挺胸,男的强壮而身经百战,女的如她的配偶般,是名不折不扣的战士

  而且在她的怀中,她抱着一名婴儿。

  萨尔识得那孩子。

  那是他……站立在他面前的兽人是他的父母。

  他单纯地凝望着对方,胸中奔涌着喜悦、惊讶和恐惧。

  “来吧,杜隆坦,德拉卡。”格鲁卡尔说道。“萨尔卡什和我将护送你们到安全营地。”

  婴儿显得有些不安。女子——……

  母亲……

  ——低头看着她的孩子,爱意让她兽人坚毅高傲的面容软了下来。然后,她转回头看着萨尔。两人双眼交会。

  “你的眼睛很特别,萨尔卡什。”她说道。“以前我只在这个小家伙这儿见过这种蓝色眼睛。”

  萨尔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格鲁卡尔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让我们赶快。”他说道。“想必等安全抵达新地点之后,你们可以继续讨论眼睛颜色。”

  萨尔一生之中从没有感到过如此迷失。格鲁卡尔带领着他父母,正好来到的是他进入这条时间线时到达的地方。萨尔无声地跟随着,心烦意乱地想着可能的后果。

  他可以拯救他的父母。

  他可以拯救自己不被抓获,不被残忍而又可悲的艾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培养成一名角斗士。他可以帮助他们攻击古尔丹,也许还能在地狱咆哮之前几十年就让他们摆脱恶魔的诅咒。他可以拯救塔蕾莎。

  他可以拯救所有人。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