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hiido_wid=["_e86f186","_f38d372"];

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一章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一章

2012-06-26 09:51:03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 原著,山姆Sam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萨尔:龙王之暮》第一章

萨尔:龙王之暮

萨尔:龙王之暮

 
 

  第一章

  萨尔紧闭着双眼,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曾经贵为伟大部落酋长的萨尔,如今和身边站着的其他萨满一样平凡。在奔涌咆哮的大海中,这突起的礁显得小得可怜。他们脚下的土地在痛苦中不断颤抖,挣扎。

  不久之前,死亡之翼,这条疯狂的巨龙守护者冲破屏障,重返艾泽拉斯,带给这个世界巨大的伤痕。对于那些尚未丧失心智的人来说,艾泽拉斯还有挽救的余地,不过它再也不能变回曾经的模样了。

  在世界中心,有一处叫做大漩涡的地方。这里曾经深藏地底多年,如今被狠狠地推到了地表。那些倾尽全力想要挽救这崩坏的世界的人们就在此地聚集。

  这些萨满都是大地之环最强大的成员。他们把重要的职责和使命交给别人,来到这里。一人势单力薄,而许多人,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熟练而睿智的人,却可以聚沙成塔。

  萨满人数众多,或独自站立,或两人成对,或三五成群。他们举起双手,做出似乎是号令,又似乎是请求的姿势。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尽全力保持站立,不因大地的震动而动摇。他们的身体是分开的,但他们的精神却紧紧相连。他们紧闭双眼,沉浸在施展治疗法术的过程中。

  萨满们在尝试去安抚大地元素,同时鼓舞他们给自己疗伤。没错,受伤的是元素,而不是这些萨满,但元素的力量要比萨满所拥有的强大许多。如果真的能够安抚大地足够长的时间,那它就有望运用自己无边的力量来修复。但是大地,石头,土壤,乃至于艾泽拉斯的脊梁,都在对付着另一道伤口:背叛。要知道,黑龙之王死亡之翼,原本叫做耐萨里奥的他,曾经是大地守护者。他被任命来保护大地,同时守护它的秘密。现在,死亡之翼根本不在意大地的感受。他随意而疯狂地撕碎着世界,无视他所带来的混乱和痛苦。

  心痛如割的大地仍在剧烈地摇晃。

  “坚守阵地,坚定信念!”即便是在脚底大地颤抖地发出的隆隆声,和时刻想要击倒他们的怒涛击打的轰鸣之中,这声音在萨尔听来依然很是清晰。这是努波顿的声音。努波顿是一名破碎者,也是他的种族中第一个成为萨满的人。这一次轮到他来引领仪式,迄今为止他做得都很完美。

  “为你的兄弟姐妹敞开心怀!去感觉,去体会,看他们蕴含的生命之灵,像烈火般盛放!”

  萨尔站在一块新生成的石礁上。站在他旁边的是阿格拉,玛格汉的一员,也是霜狼氏族的后代。她和萨尔在纳格兰相遇,从此相爱。她一身棕色的皮肤,红棕色的头发扎成一条马尾搭在后面,其他部分则剃得平整。她强有力的手掌紧握着萨尔。他们现在不是在过家家,他们是在挽救整个世界。

  他们勇敢地站在悬崖边上。强风吹动着下方的海水,由得浪花砸在崎岖不平的石头上,发出空洞而低沉的声音。在疗伤开始之前,一切都需要安静下来,而这,是一个相当冒险的选择。

  萨尔感到自己肌肉紧绷。他在努力让自己保持住。他需要配合的地方太多:在狂野的土地上站稳脚跟,在饥饿的海浪和尖锐的石块的威胁下不跌倒,同时还要尝试寻找使自己内心平静的平衡点,好让他和其他萨满进行深层次的交流。如果萨满技巧娴熟,同时准备得当的话,那生命之灵就可以进入这个平衡点——萨满之所以能够接近元素,和它们互动,并且和其他类似的人联合,靠的就是这股能量。

  萨尔感受得到,他们在尝试走近他。他们的精华,就好像是混沌之中的一片绿洲,宁静祥和。而他则在挣扎着想要进入自己内心深处。在他的努力下,萨尔控制了自己的呼吸。他不想让自己的呼吸太浅太快,那只会让自己的身体感到不安和担忧。相反,他不断地深呼吸,品尝着咸咸的空气。

  鼻子进……嘴巴出……越过脚下,接近大地,与心相通。抓住阿格拉,别抓太紧。闭上眼睛,放飞心灵。找到中心,然后,找到平静。将那份平静链接到其他人心中。

  萨尔手中汗流不止。他重心有些偏移。就在转瞬之间,他滑了一下。很快他就问了下来,尝试再次深呼吸,开始找寻中心的姿势。但是似乎他的身体有自己的意识,不想服从萨尔的指挥。它想去斗争,想要做点什么,而不是站在这里深呼吸保持冷静。他——

  一道闪光突然而至,那光线是如此耀眼,即便是闭紧双眼的兽人也能看到。闪电打得太近,爆裂之声震耳欲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低沉的轰隆声,大地则跟着颤抖地更猛烈了。一个地精和一个矮人脚下的地面,被之前的闪电击得粉碎。他们惊声尖叫着,紧紧抓着对方以及两边的萨满,在惊涛和巨石上方摇摇欲坠。萨尔睁开双眼,及时地看到了这一幕。

  “抓紧了!”牛头人狠命抓着地精的手喊道。待自己的蹄子准备好之后,他开始向后拉。旁边紧握矮人的德莱尼也照做了。两名萨满终于安全,大口地喘着气。

  “撤退,撤退!”努波顿喊道。“去避难所——快点!”随着附近一处石礁裂成碎片,他的催促显得有些多余。兽人,牛头人,巨魔,地精,矮人和德莱尼人,全都朝着自己的坐骑狂奔。空中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砸在萨满身上。他们爬上仍在不停颤抖的坐骑,下令返回建立在一座较大石礁上的避难所。萨尔一直等到阿格拉骑上自己的飞行坐骑,才命令自己的双足飞龙飞向空中。

  避难所实际上只能算是临时搭建的棚屋,建在尽可能内陆的地方,并设下庇护结界,以起到保护运用。不论是单身还是成对,萨满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屋。小屋绕成了一个圈,围起一片开阔的仪式场地。庇护结界能够保护萨满不受愤怒元素,比如闪电的侵犯,尽管脚下的大地仍有开裂的可能。但是不论萨满身处何处,这种威胁始终存在。

  萨尔先到达自己的小屋。他举起熊皮制成的门帘,好让阿格拉进来,然后松开手,将门帘绑死。大雨倾盆,愤怒地敲打着熊皮,似乎是在要求进门。房屋也因为风的猛烈攻势而轻微颤动。但它们能撑得住。

  萨尔很快开始脱掉自己早已浸湿的袍子,身体微微打着寒战。阿格拉也沉默地做着类似的动作。相比一道随机的闪电,湿衣服杀死他们的可能性更大,尽管前者的速度会快一些。他们弄干自己湿漉漉的皮肤,一个绿色一个棕色,然后从一个箱子中拉出干燥洁净的外袍换上。萨尔点燃了一个小火盆。

  他感到阿格拉的双眼望着自己,帐篷中弥漫着无言的压抑。最终,她打破了这般沉默。

  “高尔。”她开始道。她那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中充满了关切。(译者注:高尔,Go'el,是萨尔父母给他的名字,希伯莱语,意为“Redeemer”。”血脉的救世主”)

  “不要说话。”萨尔道,忙着去烧热水来给两人准备些热饮。

  她满面怒容,翻了下自己的眼睛,硬生生地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这一切他都尽收眼底。他不喜欢自己这样跟她说话,但是现在他没有任何心情去讨论刚才发生了什么。

  法术失败了,而且萨尔知道这都是因为他。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坐着,相对无言。风暴仍在继续,大地仍在晃动。最后,就好像是一个不停哭泣,最后哭得睡着了的小孩一般,大地似乎安静了下来。萨尔可以感觉到,大地还没有达到平和的状态,更谈不上痊愈,但它是静止的。

  直到下一次。

  几乎一瞬之间,萨尔听到了帐外传来的声音。他和阿格拉走了出去,眼前是灰色的天空,脚下是潮湿的土地。其他人正在中央区域集合,他们的脸上流露出关切,疲惫和果决。

  努波顿转向萨尔和阿格拉。他曾是德莱尼人的一员。和德莱尼人高大威猛的形体相比,他的身板弯曲,甚至有些畸形,这是暴露在魔能中所引起的。许多破碎者是邪恶堕落的,但努波顿不一样。确实,他很幸运,他打开自己伟大的心灵,接受萨满的力量,并把这些力量带给他的族人。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些德莱尼人,他们完好的蓝色身躯显得整洁干练。但在萨尔和其他许多人的眼中,努波顿的身份让他显得更胜一筹。

  当高阶萨满凝望着萨尔的时候,兽人想要挪开自己的视线。这个人——甚至是所有聚集于此的其他萨满——是萨尔深深敬佩的。萨尔从没有想过要让对方感到失望。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让人失望了。

  努波顿挥了挥巨大的手,示意让萨尔走到自己这边。“过来,朋友。”他低声道,和蔼地看着兽人。

  其他人的心肠可就没这么仁慈了。萨尔可以感受到其他人投来的愤怒眼神。他走向努波顿,其他人也无声地加入这次非正式的集会。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