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完整版目录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完整版目录

2012-06-25 16:20:06 网友评论0|来源:多玩魔兽专区作者:多玩魔兽专区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完整版目录

  茉艾拉的和平梦想与野心

  麦格尼的葬礼结束之后几周,依旧没有穆拉丁和布莱恩去哪里考古的消息,此时一个美丽的矮人女子带着一群黑铁矮人来到了铁炉堡的王宫,而且没有任何人阻止他们,因为这个女子正是麦格尼失连好几年的女儿茉艾拉!茉艾拉带着儿子回到祖国宣布继承王位,当时还留在矮人王国的安度因对于这样的政治改变感到惊讶不已,他一开始以为这是茉艾拉发动的政变,后来才了解事实上茉艾拉就是合法的继承人,拥护她为女王对矮人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只是她把原来的敌人都带回自己的王国,确实让许多人感到惊讶又不满,不少人都无法接受这点。

  茉艾拉的目标是想要团结两个矮人的国家,因此她生下的小王子就是关键人物,她打算动用自己所有的精神和力量来替儿子打造一个强盛的矮人帝国,不再是单单一个小王国而已。因此茉艾拉一上任之后就宣布全国戒严,封闭所有对外的道路和交通,把所有的侏儒法师都监禁起来以免他们制造传送门,同时让自己手下的法师架设防止召唤魔法的结界,任何人没经过同意都不准离开首都。茉艾拉强制用自己的权力逼迫人民接受黑铁矮人的回归,她认为只要时间一久人民自然而然会习惯这样的社会变动,而且原先国内实在动荡不安,戒严的体制下自然而然生活就会趋于平静,如此就可以达到她想要的和平和两个矮人国家的合并。

  安度因则成为茉艾拉手中的一张王牌,因为安度因的身份是邻国的人类王子,因此如果能够控制这个王子自然就能够让其他联盟的国家认同她的政权。于是茉艾拉派人严密的监视安度因的一举一动,她依旧让安度因自由的在城内活动,而且依旧给他高规格的王室待遇,目的就是要拉拢这位小王子的合作。安度因也知道自己实际上已经成为茉艾拉手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质和王牌,所以茉艾拉绝对不会轻易让他受到伤害的,他则相对来说利用这个机会和茉艾拉斗智,将矮人目前的所有政治状况摸清楚,这时他才了解茉艾拉许多不为人知的过去。

  茉艾拉从小就因为自己是个女生而得不到父爱,甚至经常被有意没意的提醒她身为女儿身就是个失败,因此在自己的国家内她一直过的很不好,就这样子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上了黑铁皇帝达格兰,黑铁矮人给了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尊重和宠爱,让她了解就算是个女人也是能够做一番大事,更何况她在与黑铁矮人相处之后得知这些矮人终究也是土灵的子嗣,大家都是同一族的根本没必要这样彼此征战。安度因知道茉艾拉有个崇高的理想,但是认为她的方法完全错误,而这个导致她用错方法的主因正是来自小时候所受到的心理创伤,毕竟用戒严权威的手段弄出来的只是个虚伪的和谐,如果不用更好的理性方式处理那么潜藏在两族人民内心的矛盾终将爆发。

  凯恩和加尔鲁什的生死决斗

  萨尔离去之前交代务必信守和联盟之间的和平条约,而且吩咐大德鲁伊哈缪尔想办法和暗夜精灵重新建立贸易关系,凯恩虽然先前和萨尔大吵一架,终究还是选择按照他的话去做,加尔鲁什起初表现也很安分,没有任何的不理智之举。就这样一段时间之后暗夜精灵终于答应正式会面谈论细节,双方都是由德鲁伊代表出席,想不到这个和平的贸易会谈却以一个悲剧收场,一群暮光之锤的兽人假扮成部落好战派突袭会谈现场,他们用数量和背后偷袭的卑鄙方式杀的这些德鲁伊措手不及,除了哈缪尔侥幸没死之外全部惨死。暮光之锤成功的嫁祸到加尔鲁什身上,让完全误会的凯恩气愤到立刻冲去找加尔鲁什理论,而加尔鲁什本人的态度也非常的差劲傲慢,弄到最后两个人闹翻了。

  加尔鲁什的口气突然间变的冰冷。“你真是个白痴才会认为我是个阴谋家,年老已经降低你的智商,要不是萨尔对你莫名其妙的尊敬,我老早就把你的那些鬼话当做是个老癫疯的言语了。萨尔指定我为部落的领导人,而我会永远依照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来治理。现在给我滚,以避免你受到整个人被拧着尾巴扔出去的耻辱!”

  作为回答,凯恩反手一掌打在加尔鲁什的脸上,直击那块刚刺青过的皮肤。其力道之强让加尔鲁什颠簸了好几步还差点跌倒,他发出痛苦的哀嚎声并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以试图保持平衡。

  “是我才要把你整个人被拧着尾巴扔出去,放肆的小狗。”凯恩道,“那一巴掌已经等很久了。”

  凯恩接着要求一场挑战大酋长职位的荣耀决斗,但是加尔鲁什宣称如果不是最传统那种打死对方的方式他就不接受,他看不起萨尔规定的点到为止的表演,想不到凯恩也一口答应了,情况就这样演变成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斗。人潮挤满奥格瑞玛的竞技场,根据规则双方武器一旦落地就不能拾起,武器可以找一个自己信任的萨满给予法术祝福,同时任何盔甲都不能穿,只能留一件遮蔽下体的简单裤裆。此时凯恩看到帮加尔鲁什祝福武器的居然是身为牛头人的玛加萨,这让他感到相当的痛心,想不到自己的族人会背叛,加尔鲁什会让玛加萨这样做也是因为先前这个老母牛的一番话语才信任她。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双方踏上了竞技场,凯恩的武器是祖传二十多代的符文之矛,加尔鲁什的也同样是家传武器血吼。

  决斗一开打加尔鲁什马上就落下风,他敌不过凯恩多年累积的战士经验与智慧,完完全全的被压制住,不过凯恩要给予致命一击之际却想到这样杀了加尔鲁什对部落来说真的是个损失,而这样的迟疑给了加尔鲁什一个机会做出全力的反击。凯恩稳住脚步挡下这一击,想不到武器交会的那一刻他的符文之矛碎裂了,让血吼在他的胸口和手臂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凯恩知道这样并不碍事,况且加尔鲁什刚刚那样全力的一击已经用尽力气而无力再做出第二击,他立刻伸手接住一块符文之矛的尖锐碎片,对准敌人要害准备刺下以夺得胜利。想不到这时凯恩的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他的视力变得模煳、手脚变得麻痹沉重、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他才知道血吼上面淬有剧毒,这意味着他接下来只能够任人宰割。加尔鲁什一面喘气一面聚集力量,丝毫没有对凯恩突然间的怪异举止感到疑问,他认为凯恩已经太老而用尽力量,于是再度举起血吼对准对不了的对手脖子砍下去,让鲜血立刻溅满竞技场的地板和他自己的身体,凯恩就此毙命。

  雷霆崖的剧变

  加尔鲁什获胜之后立刻开庆功宴,庆祝自己杀了部落的一个传奇英雄,对于一个兽人来说能够在这场传统的决斗中获胜是莫大的荣耀,许多人都在欢庆加尔鲁什是个真正的英雄。此时玛加萨马上吩咐手下开始进行政变,她刚刚利用祝福武器的机会将剧毒抹在血吼上,凯恩死后正是行动的最好时机,目标是将首都雷霆崖纳入自己的控制当中,她派人把所有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一一铲除。玛加萨本来下令贝恩是第一要暗杀的目标,不过却被一位背叛的手下走漏消息,但在宁静的晚上这个和平的城市终究被血洗,许多人都在睡梦中惨遭杀害,隔日升起的火红太阳就像是在象征玛加萨的恐怖统治时代已经来临。

  贝恩在父亲决斗的时候留守在家中,他是在恐怖图腾部族袭击前收到警告的,一位叫做风暴之歌(Stormsong)的恐怖图腾萨满认为玛加萨的行为已经逾越萨满的本职太多,他看不下去这样残暴背叛的行为,于是风暴之歌私自脱离部队偷偷警告贝恩事态的严重性,包括凯恩的死讯和预备来袭的恐怖图腾部族,他要贝恩务必活下去,绝对不要因为一时逃跑就感到羞辱。贝恩虽然想要留下来陪大家一起战斗,可是他知道挚爱的父亲已经惨死,如果不努力活下来领导人民对抗暴政,那么他就辜负当时父亲交付给他的任务:在我离开的时候照顾好我们的人民。因此贝恩接受了风暴之歌的帮助和建议,并且和大德鲁伊哈缪尔等人会合之后暂时撤退,以保住血蹄家族的最后血脉。

  贝恩逃跑成功之后就是要开始召集反抗军,但是在现在毫无依靠的情况下他不知道该对谁寻求协助,加尔鲁什和他所领导的部落根本就不能信任,剩下最后的选择:联盟。贝恩认为一个有荣耀感的敌人比没有荣耀感的朋友还要值得信任,因此他决定去拜访人类大法师吉安娜请求协助。想不到吉安娜一口答应了,她很快就安置好贝恩并开始策划方法。

  幻象试炼

  萨尔学习完在混乱堕落元素充斥的世界中应付元素的方法后,盖亚安告诉他在古老的兽人传统中,传统的幻象试炼并不是像原本萨尔在他的世界经历的那一套,也就是说如果萨尔想要进一步学习就必须通过外域的幻象试炼,而这个和艾泽拉斯世界的那一套并不相同。阿格拉交给萨尔一套简单的法袍和串珠以协助他和外域的元素之灵沟通,毕竟位于元素王座的四大愤怒元素是当地最强的元素代表,如果能够得到它们的认同,那么或许它们会愿意指引萨尔。阿格拉全程像个导师一样带领萨尔进行这场不一样的试炼,其中最重要的主题是自我认知,唯有了解自己才能够进一步挖掘出更多的潜能。

  在试炼中他们两人化为灵魂之狼,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幻象则是萨尔的过往记忆。奴隶角斗士时的生死搏斗象征火、萨尔与人类姐姐塔雷莎之间的感情象征水、萨满导师德雷克塔尔的教诲象征地、与凯恩和吉安娜绞尽心思商讨国家大事则象征风,在这里的每一幕都牵动萨尔的心智,目的是考验他是否能够克服过去的自己,是否会为过去的决定后悔不已。萨尔也真的成功通过了试炼,得到四大愤怒元素的认同,但就在此时一个元素的预示在他眼前展开:萨尔看到正在领导着部落的自己脸上充满恐惧表情,突然间身上的盔甲连同传奇武器毁灭之锤全部破裂脱落,只剩下穿着法袍的萨尔跪倒在地上。试炼结束了,萨尔成功通过却看到了最新的预言,虽然一个预言发生与否在于自己如何解读以及如何面对,可是他却感到惊恐不已,这似乎在预告萨尔终将失败。

  阿格拉接着引导萨尔去参见四大愤怒元素,萨尔对它们一一告知在艾泽拉斯的状况,请求它们给予协助。但是它们都表示另一个世界的元素对他们来说都太远了,因此没办法给予直接的帮助,所以他们分别都把自己的一点力量分享给萨尔,让他充满风的思考、火的热情、水的感情、地的知识,其中这个知识尤其重要,因为这让萨尔了解到他的世界所遭受的危机。地之愤怒元素从他带来的一颗来自艾泽拉斯世界的小石头感应到那些元素害怕的原因,原来艾泽拉斯的大地惧怕遭受撕裂和毁灭的打击,因此元素们才会如此的不受控制,不听祈求的到处肆虐制造灾难,因为他们就像害怕的小孩子那样不知所措,而上一次在外域有同样的感觉是发生在这个星球要毁灭前。

  传承

  安度因觉得自己了解发生在铁炉堡的事情之后就决定离开,他根本不用怕任何防止他逃跑的方法,因为他有吉安娜送给他的传奇宝物:炉石,靠着这颗炉石不论在哪里他都可以轻易的逃走,就这样安度因突然间现身在吉安娜的房间内,吓到了吉安娜和另一个在场的贝恩。有了吉安娜在中协助调解,这一人类少年一牛头人战士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他们都将自己的遭遇和故事分享给对方听,让安度因对于部落牛头人们的悲剧感到同情,还发现现在贝恩内心摇摆不定,充满疑问和恐惧。贝恩渴望复仇,可是如果他这么做就是辜负了父亲用自己生命换来的结果,毕竟当时凯恩是为了部落的未来才挑战加尔鲁什,但是大地母亲却让凯恩失败,恐怕是她认为如果凯恩赢了将引发部落内战,而他用自己生命去守护的部落将会毁灭。因此虽然贝恩想要杀了加尔鲁什和玛加萨,但他不能就这样盲目的对这些人复仇,否则自己的父亲就是白白死去,他也将对牛头人的传统文化和信仰做出了最大的亵渎。

  安度因听到了贝恩面对抉择的痛苦时突然灵机一动,便拿出了麦格尼赠送给他的传奇武器:恐惧破除者,然后将这把锤子赠送给贝恩。恐惧破除者有个会自我选择主人的特性,只要合适的人握住锤子就会发出光芒,当时安度因就是得到了认可麦格尼才送给他的,而现在没想到贝恩也获得了锤子的认同!安度因认为或许当初麦格尼送给他时,就已经注定要让他再把这把武器交给贝恩,这是个跨越种族的传承与认同,而安度因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获得恐惧破除者的贝恩现在感觉到信心充足,不管这是来自圣光、或是所谓太阳神的力量,他再也不会感到恐惧了。

  玛加萨的下场

  开完杀了凯恩的庆功宴之后老顾问伊崔格突然出现,并指出加尔鲁什的愚蠢让部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伊崔格说加尔鲁什已经成为玛加萨借刀杀人的工具,居然还自以为是靠自己的实力打败凯恩。仔细调查之后真相终于公开,加尔鲁什果然是靠着抹上剧毒的武器才获胜的,让这个鲁莽兽人对于自己被玛加萨算计而愤怒不已,他认为玛加萨抢走了他的荣誉,害他现在要背负靠别人下毒才有办法打败凯恩的恶名,对于一个终生追求在战斗中获得荣誉的兽人来说实在很不光荣。

  玛加萨政变成功之后就一直在提防贝恩组织的反抗军,因此她向大酋长加尔鲁什请求支援,却想不到加尔鲁什在知道真相后并没有感谢她帮忙除去一个政敌,反而写了一封信诚祝玛加萨可以拥有一个缓慢而且痛苦的死亡,加尔鲁什表示他对玛加萨的背叛行为感到恶心,因此他不会再受到玛加萨的欺骗也不会出兵协助她,玛加萨的命运将交给大地母亲做决断。这样的反应让玛加萨陷入了困境,她原本以为头脑简单的加尔鲁什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却想不到这个兽人的头脑就是这么的简单耿直,认为荣誉就是荣誉,一旦遭到他人玷污即不可原谅。

  另一方面贝恩积极的招募反抗军,虽然联盟因为政治因素不方便直接协助,但吉安娜还是私下送给他一笔资金,让他可以雇佣厉害的佣兵团来协助战斗,而且棘齿城管理者加兹鲁维也看在老牛生前的份上打了很多折,提供贝恩许多便宜的战备物资。除了加尔鲁什和他手下的那些人之外,很多部落的成员都自愿出手协助贝恩,甚至连被遗忘者和血精灵都有帮忙,就这样一支声势浩大的反抗军在贝恩的亲自带领下攻入雷霆崖,他们采取的是地精飞艇的空袭战术,杀得玛加萨措手不及。

  反抗军很快就把恐怖图腾部族全部打败,贝恩也没有让他的愤怒凌驾到自己的理智上。他击碎了玛加萨与元素之灵沟通的图腾,让玛加萨暂时失去了力量,并且表示她和不愿意降服的背叛者将一起被放逐到资源极度贫乏的国境边界,而如果他们胆敢再闯入就绝对不会有任何怜悯了。将近四分之一的恐怖图腾牛头人愿意为了自己的家人臣服在贝恩的领导下,他们诚心的归顺,让整件事情完整落幕。重新统一了牛头人部族之后,贝恩决定带他们回归部落,毕竟这是他父亲用生命去守护的事物,他如果就这样离开那父亲就白白牺牲了,况且刚经过内战的牛头人需要一个强权势力来保护,因此尽管他非常讨厌加尔鲁什,尽管加尔鲁什在整场反抗行动中完全没有派人来协助,贝恩还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将人民所需摆在第一位。

  三锤议会

  安度因在传送到塞拉摩城时就有和自己的父亲联络,以确保他老人家不会再为儿子失踪感到担心,可是想不到透过魔法镜子联系之后,他在镜子后面看到父亲的情绪似乎不太稳定,随时处在爆发边缘的样子,那时他心中就感觉到不太妙。后来随着吉安娜的一个说漏嘴,安度因发现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瓦里安居然要带兵袭击矮人的首都铁炉堡,而且还是带军情七处的人,目的是要暗杀茉艾拉女王。瓦里安将茉艾拉认定是发动政变的暴君,因为这个女人居然把邪恶的黑铁矮人带回来,然后下令戒严,最可恨的是还软禁他的儿子为人质,完全不能原谅!因此瓦里安在确定安度因已经逃走之后就立刻策划一场暗杀,他将要亲自带着军情七处的专业杀手潜入矮人城市,将茉艾拉当众斩首以解放矮人。

  这点让安度因完全无法接受,他认为父亲根本就什么都不了解,完全只用自己的观点去看待另一个种族,如此贸然的暗杀一个合法继承人是愚蠢又莽撞的行为,一个人类的国王有什么资格来干涉矮人内政?而且当众斩杀领导者对于一个民族而言是莫大的侮辱,瓦里安的行为只会引爆矮人内战,届时人类王国和其他联盟成员可能都会被卷入,造成的只有更多的伤害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因此安度因努力地用自己的话语说服吉安娜,让吉安娜带着他一起传送到铁炉堡去阻止他的父亲犯下大错。事实上矮人们也对瓦里安的行为感到不满,高阶牧师洛汉指出就算茉艾拉做的再不好依旧是他们的女王,何况她的本意是善良的,她想要团结矮人部族创造出一个和平强盛的国家,只是和人民之间的沟通没做好,本身做法也有错而已。这样子就要被杀掉根本一点都说不过去,更不用说经过一些日子的磨合已经有民众认同茉艾拉了。

  杀手们利用他们高超的暗杀技巧一路杀进王宫,瓦里安已经杀到失去任何理智,强行把穿着睡衣的茉艾拉拖到公共广场,大声的宣告他已经擒获篡位者,在矮人民众面前一一数落茉艾拉的“罪行”,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没有人敢动一步,让茉艾拉像个普通的小女孩那样惊吓发抖。就在此时安度因即时赶到了,父子在众人面前争辩起来,结果很明显的安度因新把理智打入瓦里安的头脑内。

  “她把你当做人质,安度因!”瓦里安的声音回响着,让安度因些微退缩了点。“你可是我的儿子啊!我可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过她!我不会让她把你和整个城市都挟为人质的,我绝对不会的,你了解吗?”

  他的孩子,他美丽的儿子……控制不让怒气随意的爆发和不把刀刃刺入篡位者的脖子真的很困难,不去对湿热的鲜血溅到手上的感觉感到兴奋,又要去确保他儿子的威胁永远的消失。他可以做到的,他可以全部做到,而且他是多么想要这么做。

  “那就让她去面对他们的法律和人民,为她自己的行为负责。父亲,你是个国王、是个好人,而且你是个想要做出正确事情的人。你是相信法律和正义的,你不是什么暴力的私刑者。破坏……”安度因在这句停顿了一下,一股古怪但是冷静的表情从他的年轻脸上显露出来,就好像他想起了什么重要的字语。“破坏很简单,但是创造好的、正确的、持久的事物却很困难,就像这样杀了茉艾拉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你必须仔细想想怎样做才是对铁炉堡人民最好的做法,这是为了全部的矮人着想。矮人们对于他们政治的参与要深要浅有什么错?他们想要和服从配合的黑铁矮人同胞沟通又有什么错呢?”

  在安度因的开导下,瓦里安失控的暴躁人格终于再度冷静下来。他对群众道歉,承认自己就像茉艾拉一样做的不好,接着告诉茉艾拉如果她想要赢得民心就要用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而不是靠权力强迫人民屈服,因此他建议将矮人的三个部族全部找回来组成三锤议会,茉艾拉必须在议会中取得所有人民的认同才可以独掌大权。想不到这样的决定意外的引起所有市民的共鸣,茉艾拉也点头答应她会这么做,这时所有矮人大声的欢呼着“铜须”、“黑铁”、“蛮锤”的名字,安度因终于再度露出灿烂的笑容,他已经好久没有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这一次没有任何的隔阂了。

  世界将毁灭

  萨尔完成了他所需要学习的事物,同时也得知艾泽拉斯世界将要面临毁灭的危机,因此他必须立刻赶回去拯救世界。就在此时一个牛头人信使出现,将最近部落发生的剧变都告诉了萨尔,他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好友凯恩已经逝去,而且还是因为被人背叛而死。萨尔的心中感到一阵触痛,他想到临别前双方的那次争吵,而自己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那么的刺耳,他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千岁那么老,其沉重感无以言喻。

  阿格拉在这时候走了过来,让萨尔以为这个女人又要来嘲笑他,想不到她的脸色是意外的温柔,原来她是来安慰萨尔的。阿格拉说这段相处的日子下来,她之所以会对萨尔敌意这么深,全都是因为她从小就经常听盖亚安奶奶讲述萨尔父母的故事,她特别崇拜萨尔的母亲德拉卡,因此一直以成为这样勇敢坚强的女性为目标。后来黑暗之门重开而部落的消息传到了阿格拉的耳中,让她既兴奋又期待,她期待萨尔会回归故乡,留在这里陪伴真正的族人,却想不到萨尔仅仅只回来探望奶奶一下就走了,而第二次要来的时候却是想要从这里学习拯救另一个世界的方法,她感觉到自己被遗忘、被大酋长背叛,一直为此愤愤不平,才会在前面那段日子里故意恶劣的对待萨尔,因此她现在觉得自己过去真是自私又肤浅。

  然而萨尔却从来不因为阿格拉的恶劣态度而改变自己学习的谦卑,也不会想要动用特权让奶奶把阿格拉赶走,萨尔诚挚坚定的心感动了阿格拉。尤其在幻象试炼这一段,阿格拉看到萨尔的真实过去、看到萨尔是如何努力为自己的人民做最长远的规划,她发现萨尔要的不是只有对自己的人民最好而已,甚至希望他的对手也能够获得最好的结果,阿格拉发现她爱上了这样子的男人。因此阿格拉激励了萨尔,告诉他不必要为了凯恩的死感到难过,因为萨尔来这里学到的可是拯救全艾泽拉斯世界的关键,接着还说她愿意陪伴他一起回到艾泽拉斯,陪伴他走到天涯海角。这点让萨尔感到非常的窝心,毕竟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同时在他有错的时候随时纠正他,在他迷惘的时候指导他,在他最需要慰藉的时候陪伴他,这就是他渴望已久的终生伴侣。

  牛头人们打算用传统的火葬来让他们尊贵的前任酋长回归先祖之灵,而萨尔和阿格拉一起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参加葬礼,他得到了贝恩的同意而可以和凯恩的遗体独处一段时间。萨尔声音沙哑的在凯恩的遗体前痛哭忏悔自己犯下的错,这是发自内心的告解,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位挚友,忽略了他的智慧才害死了凯恩,而现在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希望这位逝去的好友可以指引他。突然萨尔又一次看到先前在幻象试炼最后展现的那个预言,而这一次他终于了解这个预言的内容是在暗示什么,这是一个警讯:如果萨尔回去领导部落并且找加尔鲁什算帐,部落终将步入内战而四分五裂,世界也真的会毁灭了。因此就像预言的最后一幕所暗示的,他必须彻底卸下部落大酋长的枷锁,以一位萨满的身份谦卑的走下去才有成功的机会。

  于是萨尔将自己身上那套象征部落精神的黑色铠甲一片一片脱下来,并穿上阿格拉送给他的那套法袍,戴上与元素之灵沟通用的串珠。萨尔已经下定决心并选好了自己未来的路,他的责任不再存在于部落之中,而是专心守护艾泽拉斯世界和谐的萨满,透过他的诚挚专注,他的身体已经和元素们缔结了坚韧的灵魂连结。此时突然间大地剧烈摇晃,大地在萨尔的眼前撕裂成两半,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元素们的痛苦和恐惧,是大灾变发生了,其巨大的伤痕裂口来源正是在无尽之海中央的大漩涡。

  萨尔写了信给热砂企业的棘齿城管理者加兹鲁维,请他帮忙准备一艘驶往大漩涡的船,以萨尔的母亲为名叫德拉卡之怒,这一次除了他和阿格拉之外,还有一批忠心的兽人也愿意追随他们的前任领袖到天涯海角。命运之风已经吹起,萨尔也回应了呼唤,他的身份不是部落大酋长而是代表自己、代表萨满,拯救世界的旅程就此起航!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