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完整版目录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完整版目录

2012-06-25 16:20:06 网友评论0|来源:多玩魔兽专区作者:多玩魔兽专区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完整版目录

  主要人物

  萨尔:部落大酋长,同时还是大地之环的长老萨满,在面对灾难来袭的危机时他该如何做出最适当的抉择呢?

  凯恩·血蹄:隶属于部落的牛头人部族的酋长,虽然年纪很大却依旧是个强壮的战士,他始终相信耐心与智慧才是事情的解决之道。

  贝恩·血蹄:凯恩唯一的儿子,他一直将自己的父亲视为效法的对象,努力成为一个让父亲能够骄傲的牛头人。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部落英雄格罗姆之子,曾经一度因为父亲的堕落而消沉,后来被大酋长萨尔激励之后成为部落好战派的代表,虽然重视荣誉却莽撞又无礼。

  阿格拉:年轻的玛格汉兽人萨满,为大酋长萨尔的祖母盖亚安亲自传授的得意门生。

  玛加萨·恐怖图腾:牛头人恐怖图腾部族的首领,她一直对最高酋长凯恩的领导表示不满,抱着统领全体牛头人部族的野心。

  瓦里安·乌瑞恩:人类暴风王国的现任国王,总是为了联盟的利益着想,却饱受人格分裂之苦。

  安度因·莱恩·乌瑞恩:瓦里安之子、暴风王国的王子,他虽然还不满15岁却是个早熟的少年,渴望自己能够为全世界的和平尽一份心力。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当代最杰出的女性大法师,同时还是海港城市塞拉摩的城主,她的目标是建立联盟和部落和平相处的世界。

  麦格尼·铜须:矮人卡兹莫丹王国的国王,第二次大战的联盟英雄之一,是个人人尊敬爱戴的好国王。

  茉艾拉·铜须:矮人卡兹莫丹王国的公主,后来因为爱上敌对的黑铁矮人皇帝而逃家,让自己的父王感到苦恼悲伤不已。

  时间点与背景

  这本小说的事件主要发生在巫妖王阿尔萨斯败亡之后,凡人们又成功地在梦魇之战中击退来袭的恐怖噩梦,部落大酋长萨尔与联盟代表人类国王瓦里安正式签订和平条约,表明双方之间不再互相攻击,让和平终于降临艾泽拉斯世界。战争之后是重建的日子,连年的战乱特别是以天灾军团之战为最,耗尽了部落和联盟的物资与经济。然而全世界的气候却不给予享受和平日子的人们一点慰藉,没了战争却天灾不断,洪水、旱灾、暴雨、地震、龙卷风等越来越频繁,使得双方在重建之路上举步维艰。但是负责与大自然的元素之灵沟通的萨满们却发现元素们不再回应,随着沟通与呼唤元素的力量一天比一天衰弱,整个世界要面对的将不再是战争,而是毁天灭地的末日。

  战士归乡

  部落大酋长派凯恩前往北方迎接对抗巫妖王的勇士归乡,毕竟大部分士兵在天灾军团之战结束之后还必须留下来善后,等到一切都确定结束之后才能回家。部落只留下传奇战士瓦洛克·萨鲁法尔与一点兵力在北方监视天灾的残党,其余人包含这次率领北伐军的加尔鲁什都会一起搭上回程的船,凯恩知道瓦洛克是自愿留下来的,毕竟这位年老的兽人在爱子德拉诺斯第二次死亡之后就完全心碎了,留在北方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归宿。同时凯恩还发现他实在很不喜欢加尔鲁什,这家伙讲话对长者没大没小、口气又呛,但不可否认是个绝佳的战士和指挥官,而且再基层的工作都会愿意亲自动手,和军队弟兄同甘共苦,难怪在年轻的这一代中加尔鲁什是这么的受欢迎。

  天气在他们的归途中变得极度恶劣,突然降临的狂风暴雨打乱了舰队的路线,等到好不容易脱离风暴圈却意外的遇上另一个同样被海上风暴袭击的联盟船舰,当时因为他们还在部落的领海中,所以意外被风暴吹入的联盟船舰就被加尔鲁什当做攻击目标,毕竟签订的和平条约有规定双方武装部队不得进入对方领土,否则将视为违反和平条约,是可以进行反击的。凯恩阻止并劝诫加尔鲁什这个联盟船舰根本就没有任何敌意,被卷入我方领海也是风暴影响导致,再加上联盟船舰已经残破不堪,不攻击他们过不了多久也会沉没,在这个时候就应该要协助联盟救助遇难者,如此才是真正的荣耀战士,还可以增进部落和联盟之间的友好关系。但是加尔鲁什非常的偏执,他认定荣耀只有在战斗中杀敌才算,更何况天灾一战他根本打的不过瘾,而且当初萨尔在签订和平条约时他就在反对了,他觉得部落应该要对联盟宣战,让他继续在战场上追求荣耀来当个人人欢呼的大英雄。

  现在联盟被恶劣的气候吹入部落领海,给了加尔鲁什一个绝佳的攻击理由,而凯恩根本叫不动其他一起回来的士兵,毕竟他们都是加尔鲁什的手下而非凯恩的。于是一场海上的屠杀就这样展开,凯恩痛心的看着毫无抵抗能力又惊讶错愕的联盟士兵一个接着一个被杀,自己完全没有能力阻止如此残暴好战的恶行。突然间加尔鲁什下令停手,接着把残存下来的联盟士兵抓来审问,接着大声的对联盟俘虏说自己是部落大英雄格罗姆的儿子,要这些联盟记住今天是他打败了联盟的“侵略船舰”,然后也是他大发慈悲才饶了剩下人的命,要他们回去跟自己的国王瓦里安如此报告,接着送给了这些联盟士兵两台小船和一点物资让他们可以回去。这表面上看起来是加尔鲁什好像终于听进一点劝诫,然而凯恩知道这个好战嗜血的兽人到底在想什么,他知道加尔鲁什饶了联盟士兵根本不是出自善心,而是要让他们回去后好对人类国王瓦里安示威,一个蛮横的挑衅行为罢了。

  回到了首都奥格瑞玛并没有让凯恩开心多少,加尔鲁什坚持要办一场阅兵典礼来荣耀每一个归来的勇士,而他自己当然会站在军队的最前面接受人民的欢呼。对于战后经济状况不佳的部落来说,奢华的阅兵典礼无疑又是一个打击,大酋长萨尔却又没办法反对,毕竟人民都在庆祝,享受胜利的光荣时刻,况且加尔鲁什真的在对抗巫妖王的战争中立下不少功劳,确实必须给他一个奖赏。萨尔在这场庆功宴中亲手将格罗姆的传奇武器——血吼转交给加尔鲁什,并谆谆教诲务必将这把武器用在正途,用来服务人民,用在部落的真正利益上。加尔鲁什接过武器之后开心不已,他觉得自己离成为父亲那样的大英雄又近了一步。

  大酋长萨尔在庆功宴的同时召集了所有的部落重要人士开会,告诉大家部落因为战争劳民伤财和天灾造成农作物严重不足,现在物资非常的困乏,必须大家一起寻求解决之道。此时凯恩和大德鲁伊哈缪尔·符文图腾认为附近的森林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只要让他们通过牛头人和暗夜精灵的友好关系,就能重新开启部落和联盟之间的贸易,让部落可以使用这些资源来熬过现在的困境。加尔鲁什又立刻起来反对,他指出部落需要什么就直接拿直接抢好了,和联盟低声下气的沟通和协调是在侮辱自己和浪费时间,他愿意带兵杀入灰谷把这些资源带回来喂饱人民。结果被萨尔教训一顿之后加尔鲁什就气冲冲的离开,这时年老的女牛头人长者玛加萨趁机和他拉关系,说她认为加尔鲁什才是部落最适合的领袖,而且愿意支持他的每个行动,加尔鲁什感觉到很开心、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玩弄在股掌间。

  一场屠杀

  联盟并没有开庆功宴,他们选择在暴风王国的圣光大教堂悼念在战争中逝去勇士,不过就在追思会刚开始没多久,有两个暗夜精灵哨兵冲入现场表明有紧急事态要报告,原因是部落违反了和平条约。暗夜精灵哨兵指出他们的一支运送物资的队伍被部落袭击,每一个人都被残忍的杀害,除了每个人都被剥皮外还被分尸成好几块,物资当然也全部被抢走,挂着人皮的树旁边则用暗夜精灵的鲜血画上部落的标志。瓦里安国王马上当场发飙,指出这一定是萨尔在背后搞鬼,该死的部落全部都不可信任。前来参加追思会的大法师吉安娜立刻安抚瓦里安,告诉他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是萨尔干的,然而当时的瓦里安已经失去理智,他对吉安娜做出很多人身攻击,直到王子安度因闯进来。事实上安度因躲在旁边偷听很久了,他对父亲经常失去理智的行为感到厌恶,他很讨厌现在的父亲,他希望自己以前的那个“真正的父亲”可以回来,而不是狂暴不讲理的人格。

  安度因的打断让瓦里安恢复了理智,他这时才后悔自己在儿子面前做出了最坏的示范,并且立刻对吉安娜表示歉意,接受用沟通的方式处理部落的屠杀案。他写了一封信要求部落官方为违反和平条约道歉,并且交出凶手给联盟处置。至于对安度因的话,瓦里安一直都很苦恼自己这不稳定的情绪可能会对爱子进一步造成伤害。此时吉安娜提供了一个解决办法,她手边刚好有个传说中的宝物——炉石,而且是绑定在塞拉摩城里的法师塔内。吉安娜说将炉石送给安度因使用,让他可以在自己父亲失控的时候远离,顺便离开自己的国家增长见闻。安度因非常开心的接受了,并且表示他可能会经常去烦吉安娜,毕竟他老早就想要脱离父亲的阴影,现在瓦里安都认为此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可惜她不是兽人

  萨尔和他信任的顾问伊崔格在不久后与吉安娜进行了一场密会,内容当然就是先前的那场暗夜精灵遇袭案,然而进行的过程并不是非常顺利。萨尔对于此事感到极度愤怒,可是在他的人民心中却并不如此,很多部落人民对于这件惨案感到幸灾乐祸,当然也没有人愿意承认是自己做的。很多人都怀疑是先前公然叫嚣的加尔鲁什所为,不过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加尔鲁什做的,因此萨尔也没办法交出凶手给联盟,他只能够对联盟表示他谴责这样的行为,至于瓦里安要求的更多事情他都做不到。吉安娜起初对于萨尔的反应感到生气和失望,但是随着萨尔的解释她终于了解部落现在的状况,事实上现在的萨尔被部落的内政问题弄得非常烦躁,他虽然受到自己的族人尊敬,却无法赢得民众的支持和爱戴。更甚者,如果萨尔公开为没有证据的事情道歉甚至交出嫌疑犯,将会被认为是个懦弱的表现,此时将引发部落好战派对他的公开挑战,那么他的大酋长之位也岌岌可危了。而且事实上吉安娜也了解就算萨尔真的公开道歉,瓦里安也听不进去,毕竟这位国王天生对兽人就有偏见。

  他们两人都对现在的处境感到忧心,不过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最后两人温柔的握着对方的手微笑告别。萨尔望着吉安娜离去的身影,想到了死去的那位照顾自己的人类姐姐塔蕾莎。突然间伊崔格说像吉安娜这么有智慧又坚强的女人,一定可以生下勇敢有为的孩子,只可惜她不是兽人,不能当萨尔的伴侣。他们两人闲聊了一下有关结婚生子的事情,让萨尔真的希望身边有个人可以无时无刻陪伴着他。接着话题又转到了现在部落的问题,两人都非常担心部落会重回以往那条暴力嗜血的黑暗之路,担心历史会再度重演。而且萨尔察觉自己的萨满力量不断的变弱,元素之灵都乱成一片,或许他应该前往外域请教盖亚安,毕竟他的奶奶是个非常厉害的萨满,而且又经历过星球毁灭、诅咒密码等和元素相关的重大事件,可能可以帮助萨尔解决困扰他的难题。

  真正让萨尔下定决心前往外域的主因来自一场大火,失控的火元素在奥格瑞玛城内乱窜,萨尔集结城内所有的萨满试图与混乱的火元素沟通,他们诚心诚意的安抚愤怒害怕的火元素之灵,试图将火焰导回正途而不是伤害人民。起初大部分的火元素接受他们的诚挚恳求,答应不再破坏,但还是有不肯屈服的继续在破坏,眼看着束手无策的萨尔直接用自己的力量来逼迫那些火元素屈服,才结束了全城被烧毁的厄运。这一点毫无疑问是违反了传统的萨满之道,萨尔深知这一点,可是他实在搞不清楚为何元素们会如此惊慌失措,现在侵袭全世界的灾难异象毫无疑问都是元素们引起的,但是每当萨满们请教或是试图沟通时却都得不到答案。萨尔终于决定起程去拜访奶奶,他认为如果能够解决元素引发的灾难问题,那么不论部落或是联盟的经济困境都可以得到改善,也不会再有因抢夺资源引起的纷争,和平就能真正降临。

  萨尔打算以一个普通萨满的身份谦卑的学习,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因此在自己离开的时候部落需要一个人来领导。其实萨尔考虑接班人的问题很久了,他原本最希望德拉诺斯·萨鲁法尔来接任大酋长,德拉诺斯是个勇猛的战士,却同样拥有精明的处事智慧与公众魅力,是部落的明日之星。然而德拉诺斯已经战死,让他不得不做出最下等的选择:加尔鲁什。毕竟牛头人凯恩年纪太大而且有非常多兽人对他不服,因为兽人是个自傲的民族,他们只会接受传统的兽人当领导人。

  麦格尼与安度因的父子情结

  瓦里安收到萨尔的回复之后又大发雷霆,让安度因对自己父亲的暴躁人格感到可悲,跑去和吉安娜聊天谈心也没办法解决家中这本难念的经。虽然瓦里安再度因为自己的儿子才恢复理性,但是他认为父子之间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代沟,就是因为安度因不是个战士,他还太嫩太软,而且他虽然真的很懂事,却还是不了解政治里勾心斗角的黑暗面,因此决定送他去拜访卡兹莫丹王国的矮人盟友,并且私底下交代矮人国王麦格尼务必好好帮他训练安度因,把这个孩子训练成坚强的战士,而不是老是抱着和平理想的软弱小鬼。

  安度因则是对于可以前往矮人首都铁炉堡兴奋不已,他一直都非常喜欢矮人和探险者协会,对于可以用这个机会见识一番当然不想错过,不过他一到之后才知道被父亲骗了,现在每天都必须接受让他全身酸痛的战士训练。好在负责训练安度因的是一个漂亮的矮人女战士艾琳,艾琳的个性乐观又大方,而且总是耐心陪伴安度因到处参观游览,她爽朗的笑声让安度因每天都过的很开心。

  但是让安度因最感到窝心的是麦格尼对待他的态度。麦格尼将安度因当做自己亲生的儿子般疼爱,而且比瓦里安更了解安度因身上潜藏的资质和能力,他安排安度因参加战士的训练只是要强化他的体格,而不是像瓦里安原先构想的要将安度因训练成真正的战士,他认为安度因更适合成为一位指引人民的牧师,因此非常鼓励这个人类王子多多拜访矮人高阶牧师洛汉,学习圣光之道。麦格尼甚至毫不忌讳的邀请安度因参与解读一块来自奥杜尔的古老石板的研究,或是邀请这位人类王子到他的私人房间一起吃饭聊天,就像是享受纯粹的家庭温馨时光。心思灵敏的安度因除了一面快乐的在铁炉堡过日子外,他也很快就从各方面察觉到为何麦格尼会对他这么好,原因无他:麦格尼失去家人的温暖很久了。

  这位矮人国王的两个弟弟都热衷考古,一天到晚在外云游挖掘古迹,而他自己则是一直希望有个儿子可以继承自己,可是命运却只给了他一个女儿,让麦格尼大失所望。麦格尼一直没有公平的对待女儿,直到茉艾拉公主突然离家出走并且嫁给了黑铁矮人皇帝达格兰·索瑞森,这时麦格尼才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想要弥补已经太晚。麦格尼因为三锤之战传下来的教训而把黑铁矮人当做敌人,认为茉艾拉是被绑架然后被施了魔法才会爱上敌人,所以他派出了一支精英部队潜入黑铁矮人的城市暗炉堡,暗杀达格兰来救出女儿,想不到事成之后茉艾拉却愤怒的赶走自己父亲派来的刺客,指出她是真心的爱着达格兰并且怀了他的孩子,她憎恨父亲的行为并拒绝回家。

  麦格尼的精神因为女儿的绝情而大受打击,他从此之后不再对任何人提这件事情,但是在他的内心却还是不断的期盼茉艾拉可以回来,并且依旧指定茉艾拉为王位的继承人,只可惜过了好几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麦格尼失去了家人的温暖,而自己的人民尽管都很爱戴这位国王,却因为地位的不同始终无法给麦格尼相同的感受,于是同样来自王室家族又乖巧懂事的安度因自然成为了家人的替代品,更何况安度因还是个男孩,是麦格尼一直以来都最想要的儿子。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麦格尼和安度因发展出一段近似父子的情结,他甚至将铜须家族流传了好几代的神器——恐惧破除者送给安度因,让小王子可以用它实现自己的圣光之道。

  大地会哭泣

  好景不长,天灾更加的剧烈,一次大地震让安度因深刻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矮人的王国受到地震重创,艾琳陪伴安度因去拯救被倒塌房子压住的矮人平民,被余震造成的进一步房屋崩塌压死,这是安度因第一次亲眼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在眼前丧命,他伤心后悔不已,责怪若不是自己好管闲事想要去救人也不会害死艾琳。

  麦格尼也为人民的苦难困扰很久,因此决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他认为那块来自奥杜尔的大地石板能够解决问题,毕竟现在全世界的萨满都没办法和元素沟通,所以他打算找其他的方法,使用根据石板的记载进行仪式来和大地沟通,然后找出问题的根源就能够解决全世界灾难不断的困境,还能够消除联盟和部落为了资源产生的冲突,身为一个国王必须为人民着想。这块大地石板是土灵的圣物,也就是矮人在经过血肉诅咒以前的祖先,上面记载的仪式内容是这样子的:

  看着吧!我们是归属于大地的土灵,而谁又不想要回家呢?那么你就该变成你原本的样子,你应该回家,你应该成为山脉的一部分。

  麦格尼和探险者协会对这个碑文的解读,认为经过仪式的施展之后他们就可以聆听山脉与大地的声音,这样自然能够寻求问题的根源来找出解决之道,因此他们打开了通往铁炉堡底下的山脉通道,决定进入山脉的深处以方便和大地之灵沟通。而因为受到了麦格尼的疼爱,安度因是唯一拥有见识这个伟大仪式特权的人类,他们一路到达了一个山壁充满美丽钻石的祭坛,这里就是麦格尼预定要进行仪式的地点。他们按照石板碑文的指引成功的完成了仪式,麦格尼果然听到了大地的声音,他能够清楚的体会到山脉与元素的感觉,但就在此时状况发生了。麦格尼突然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接着发出了恐惧的哀号之声,彷佛整个大地正在透过麦格尼的身体表达他们现在受到了多大的折磨,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从脚开始向上发生变化,被像是黏液般的钻石覆盖了整个人变成一个钻石雕像。

  是的,大地正在哭泣,麦格尼透过仪式成功的证明了这点,却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做代价。因为仪式的内容写得清清楚楚,执行的人将会化为山脉的一部分,就像土灵是从山脉中创造出来的,而麦格尼已经回到了他最原始的家。整个仪式内容没有丝毫的偏差,这不是仪式出错的问题,因为当初探险者协会对于这个只以为是字面上的形容,他们认为所谓化为山脉的一部分就是代表可以听到山脉与大地的声音,却不知道执行之后结果就是如此。安度因再度亲身体会到一个自己所爱的人逝去的痛苦,他不断的流泪却无能为力,不禁担心矮人们的未来该如何走下去。

  国王去世的消息撼动了整个卡兹莫丹王国,正统继承人茉艾拉已经好几年没有消息,因此王国高层立刻派人外出找回第二继承人,也就是国王的弟弟穆拉丁和布莱恩,不过他们也因为考古不知云游到何处去了,总之现在全国陷入一片混乱,由国王顾问贝尔格拉姆暂摄领导人职位直到继承人回国。联盟所有的高层不是亲自前往就是派出代表前来参加葬礼,就连地精的企业公司也都派出代表来献上哀悼之意。部落方面大酋长萨尔一收到消息就立刻派出使者去吊唁麦格尼,以表示部落也为老国王的牺牲感到难过。瓦里安和吉安娜也都到场,面对这样混乱的情势,他们一致认为继续让安度因留在铁炉堡内可以表示他们对矮人这个盟友非常重视,这是更加紧密团结两国友好关系的政治手段。

  萨尔的告别

  交代完一切交接的事情之后,萨尔马上启程前往纳格兰,不过出发前却被凯恩拦下来,凯恩告诫他不应该把部落的大权交给加尔鲁什这个心智未成熟、缺乏领导人所需的智慧和能力的人,把部落交给这种人只会让萨尔和凯恩两人以往的努力全都白费!事实上萨尔当然知道这点,但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广大的人民都在欢呼加尔鲁什的名字,很多好战分子甚至想要在矮人王死去的混乱时机攻打联盟,他好不容易才压下来然后派出和平使者前往致意。萨尔恳求凯恩务必用自己的智慧引导加尔鲁什,当个在旁边控制加尔鲁什行为的顾问,这样就不会让事情变得太糟糕,但是凯恩还是依旧坚持不应该交给加尔鲁什,最后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凯恩:

  你想要我的智慧和常识?那么我只能给你一个答案:不要给加尔鲁什这个权力,不要背离你的人民,不要丢一个自大的傲慢狂去带领他们。萨尔,这就是我的智慧,这是经年累积下来的智慧,从鲜血、痛苦和战争中磨练出来的智慧。

  萨尔:

  那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意已决,加尔鲁什将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领导部落,至于你要扮演好顾问的角色去引导他或是让部落为你的固执付出代价都随你的便!

  萨尔带着一丝愧疚之心离开,在他的内心其实是再同意凯恩不过了,可是现在的情势就是这样,他已经被逼的没有其他路可以走。旅行一段时间终于到达纳格兰,这里的美丽让萨尔的心中再度升起一丝希望,想不到此时来迎接他的是个名叫阿格拉的年轻美丽女人,原来他的奶奶盖亚安因为年老身体不好而没有足够的体力指引萨尔所需要学习的事物,所以派出自己的得意门生前来代替。只不过阿格拉打从一开始就对萨尔极度不客气,讲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语中带刺,让萨尔搞不懂自己是怎么样得罪了这个女人,让她如此的讨厌自己。

  阿格拉觉得萨尔这个名字非常的肮脏恶心,因此总是以他本来的名字古伊尔称呼萨尔,这两位年轻的萨满就在盖亚安祖母的开导下勉强相处下去,在这里萨尔所要学习的是在一个已经毁灭的灾难世界中,元素是如何和人们相处,而面对强烈攻击性的元素萨满又该如何应对。毕竟萨尔出生在元素相对和谐许多的艾泽拉斯世界,那时大部分只要透过诚心的祈祷就能够跟元素借取力量,直到最近元素们不再回应他,萨尔才发现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状况。盖亚安和阿格拉教导的方法其实并不困难,重点是一个再混乱的世界也一定会有健康纯净的元素,因为就连残破不堪的外域都有了,因此只要能够找到这些纯净不受污染的元素,用同样诚挚的态度恳求借取力量,再用这个力量强硬导正邪恶只想破坏的元素就行了,现在萨尔需要做的就是学习这点。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