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第二十一章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第二十一章

2012-06-25 11:53:30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原著 枫无行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第二十一章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第二十一章

  这比加尔鲁什预想的更为疼痛,然而他欣然接受。

  他对自己重建奥格瑞玛的决定受到的反响很满意。尽管一些人似乎不大高兴,比如凯恩和伊崔格,但是大多数人似乎都乐于接受重归旧时兽人习俗的注意。这让加尔鲁什很开心。他经常走出门去注目着他父亲斩杀的仇敌的颅骨。有一天,他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决定更进一步来纪念他过世的父亲。

  这个决定下得简单,实现起来却痛得要命。他仰面朝天躺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全身放松。俯身在他上方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兽人,尽管满脸皱纹白发如雪,却有着与年纪不相称的发达肌肉和稳健双手。他一只手握着一把锋利狭长的小刀,不时用刀尖去蘸着黑色的墨水。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小锤。房间里只听到用来照明的火盆噼啪直响,以及兽人纹身师在加尔鲁什脸上刺青的嗒嗒锤响。

  大多数纹身都很简单。一个家族徽记,一个词或是部落标志。但是加尔鲁什希望把他的整个下巴都纹成黑色——这只是开始而已。他想要最终在胸口和后背纹上复杂的刺青,好让朋友和敌人都能一眼看明白他是自愿将此痛苦加于己身。根据每敲一锤穿刺一下皮肉的频率来计算,这得花上很多个小时——而其间每一下感觉都像是用炽红的针尖扎下去一样。

  有一时加尔鲁什咽了口气,同时意识到自己正在流汗——他不知道这是出于痛苦还是狭小房间中炉火的热量。纹身师停下手中的动作俯视着他。“别动,”他说,“也别流这么多汗。你父亲可没流汗。”

  加尔鲁什想知道格罗姆是怎么控制不流汗的。他也努力想要那么做。他没有吭声,因为说话就得动嘴,但他眨眨眼睛表示明白了。

  这个纹身师是格罗姆·地狱咆哮的纹身师的徒弟,现在他走到一边,让他自己的徒弟上前来蘸干加尔鲁什棕色前额上的汗珠,拭去他下巴上多余的血渍和墨水。趁着这个当头,加尔鲁什沉重地喘着粗气。已经过了四个小时,却只用掉了三指深的墨水。纹身师又俯过身来。加尔鲁什再一次强迫自己一动不动,折磨——这光荣甜蜜的折磨——又开始了。

  “加尔鲁什!”

  凯恩大步走进格罗玛什堡垒,他的吼叫声洪亮而低沉。卫兵们朝他走来,为的是协助而非拦截。他凶狠地怒视着他们,猛地打了个响鼻,于是他们都退到一旁去了。

  “加尔鲁什!”

  格罗玛什堡垒里总有人醒着,照看火盆不致熄灭,为明天的事务进行准备,因此这里虽然安静却并不空旷无人。人们被凯恩的喊叫声惊醒,草草披上外衣出来好奇地围观,他们兀自揉着眼睛,还没从梦中完全清醒过来。

  “加尔鲁什,我要见你!”

  “部落的领袖岂是想见就见!”一个库卡隆卫士高声吼道。

  凯恩以和他年龄不相符的速度飞转过身。“我是大族长凯恩·血蹄。我帮着萨尔创建了这个部落,而现在加尔鲁什正在破坏它。我有话要和他说,我现在就要和他说!”

  “老牛,你在那又吼又闹,就连死人都要被你吵醒了!”

  加尔鲁什的声音和凯恩一样尖锐,并且带着几分讥诮。凯恩立刻把那库卡隆卫士忘在一边,转身紧盯着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牛头人的眼睛微微瞪大了。

  “那么,”他看着加尔鲁什的纹身,低声说道,“你接下的不只是你父亲的武器而已了。”

  “他的武器,”加尔鲁什说道,“还有他脸上和身上那些让他的敌人们恐惧的标志。”他轻轻动着嘴,好像还在疼似的。那些刺青看上去都是新纹的。

  “你父亲干了很多坏事,但他死的时候还算干了件大好事。”凯恩说,“而现在他也会为你而蒙羞。”

  “什么?”加尔鲁什吼了起来,“你说什么,牛头人?”

  “我向萨尔警告过你的事,”凯恩继续说道,暂时不去理会这个问题。他之前吼声宏亮,现在却低得可怕。“我告诉他把如此权力交付给你是一件愚蠢的事。我原以为或许有一天你能挑起担子,但还需要经验和历练。但我错了。你,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你甚至不配领导一群土狼,更不用说这个光荣的部落!你只会像一头荆棘谷大猩猩那样捶胸嗥叫,把我们全都带向毁灭之路。”

  加尔鲁什脸色苍白,接着又因愤怒变得面红耳赤。“你会为这些话后悔的,老牛,”他嘶嘶地说道,“我要让你把这些话吃回去,连带地上的泥土一起。”

  “袭击灰谷哨兵的人就是你,对不对?”凯恩高喊着,朝那个紧攥住棕色拳头的兽人走了过去。“将近一打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们为和平解决部落需要聚会协商,下令屠杀他们的也是你。”

  难以置信和狂怒的表情在加尔鲁什脸上交替闪过,“先祖在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怎敢指控我做出如此卑劣的行径?”

  凯恩对他嗤之以鼻,“加尔鲁什,你曾经公开表露过轻蔑之意,对于那份在荣耀和互信中签订的条约以及萨尔对联盟所谓的姑息迁就。”

  “是的!我鄙视这种姑息。但我不会背地里偷偷违反条约!我会为任何我所下令攻击联盟的行动而骄傲!我会站在房顶上高声宣布,向部落证明我们还有希望!部落的荣耀——”

  “你居然还敢提这个词?”凯恩咆哮道,“荣耀?就算现在你都还在撒谎,加尔鲁什。你的荣耀还比不上一头半人马。至少敢做也要敢当吧。承认你那些愚蠢而自私的选择!”

  加尔鲁什突然间变得语气冰冷。“你把我当成了阴谋家,蠢货。年龄让你老糊涂了。萨尔会相信你真是莫名其妙,然而出于他的尊重,我不计较你那些颠三倒四的疯话。萨尔让我来领导部落,而我会做我认为对它最有利的事。滚吧,省的被拖着尾巴扔出去丢人现眼。”

  作为回答,凯恩反手就给了加尔鲁什一个耳光,正好打在他新纹的刺青上面。这重重的一击打得加尔鲁什踉跄着差点摔倒,他痛得尖叫起来,张开手臂勉强保持住平衡。

  “我才想拖着你的尾巴扔出去,粗野的狗崽子,”凯恩说道,“这一巴掌早就该打了。”

  加尔鲁什的下唇肿了起来,鲜血从裂口处流出。他条件反射地捂住脸,然后嘶叫着放开手。兽人一时间有些迷惑,接着显然陷入了暴怒。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