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三章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三章

2012-06-25 00:04:30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三章

  第三章

  那天晚上,克莱奥斯特拉兹飞到了卡利姆多。期间他停下来和罗宁一起吃了点东西,罗宁也不知道克莱奥斯特拉兹在哪里喝水。一喝完后他们又启程飞越下一座大山。离目的地越近,克莱奥斯特拉兹就飞得越快。他还没告诉罗宁,他其实是想找诺兹多姆的,而且实际上他已经试过,但是失败了。可是没有关系,很快他们就会知道时间之龙痛苦的真正原因了。

  “那座山峰!”罗宁尖叫道。尽管他刚刚又睡下了,可他总睡不够。那个有关邪恶岛屿的噩梦充斥着他的梦境。“我认得出那座山峰。”

  克莱奥斯特拉兹点点头。这是到达目的地前的最后一个地标,可就算没有看到,他也能感觉到异样,麻烦真的要来了。

  他很肯定,但还是调整了一下节奏。事实上,他也别无选择。不管前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只有依靠他自己和身上的法师了。

  当他们两个真的看到目的地的时候,却没注意有很多双眼睛也在看着他们。

  “一条红色的龙,”一个兽人说,“上面还骑着一个人。”

  “是我们的同伴吗,布洛克斯?”另一个兽人问,“是一个兽人吗?”

  布洛克斯哼了一声。另一个兽人非常年轻,一定没有见识过燃烧军团之战,所以肯定不记得兽人是什么时候骑在龙的上面了,而且是兽人并非人类,加斯科只听到过一些传说而已。“加斯科,你这个傻瓜,现在想要让一头龙带着一个兽人到处飞,只可能让兽人呆在龙的肚子里!”

  加斯科耸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看上去就是那种骄傲的兽人勇士----高高大大,肌肉发达,皮肤粗糙还泛着绿莹莹的光,露出两颗巨大的牙齿;他鼻子扁扁的,眉毛浓密,是典型的那种兽人的眉毛,黑黑的头发披在肩上;一只肉鼓鼓的手紧握着一把巨大的战斧,另外一手拿着山羊皮做的绳子。他穿著百褶裙和拖鞋,外面套件厚皮风衣来保暖,简直跟布洛克斯一样。虽然兽人的生存能力很强,可在这么高的山里,也需要注意保暖。

  布洛克斯也是一个勇士,他不惧怕任何敌人,唯独岁月已经磨损了他的灵魂。可能因为有点驼背的关系,他看上去比加斯科矮一点,头发也不多,已经开始发白了,脸上爬满了伤疤和皱纹。他的眼神里,早就没有了年轻同伴的那种渴望,而全都是怀疑和不信任。

  布洛克斯拿起久经沙场的战斧,在雪地里蹒跚前行。“他们跟我们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你怎么知道?”

  “除了那儿,还能去哪儿呢?”

  加斯科觉得没有什么好争辩的,于是就不说话了。安静下来,好让布洛克斯好好想想两个人究竟是为什么要去那个荒凉之地。

  老萨满到萨尔这里找听众的时候加斯科还不在,可是他听说过其中的一些细节。萨尔是那么循规蹈矩,又将卡尔瑟奉若神明。如果卡尔瑟要即刻见他,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

  即使不重要的事情,他也会第一时间出现。

  在萨尔两个卫兵的搀扶下,卡尔瑟进门坐在了酋长面前。为表尊敬,萨尔坐在了地上,盘起腿,让双眼可以平视他。萨尔交叉的腿前面放着方头的命运之锤,象征着部落世世代代的敌人都终将毁灭。

  兽人的新任酋长身材非常魁梧,萨尔在酋长里算是很年轻的了,但是没有人怀疑他的领导能力。他把兽人从收容所接回来,帮他们重新找回了荣耀和骄傲。又和人类签订了条约,人类将给兽人带去新生的机会。他的子民早已对他歌功颂德,并将代代相传。

  前任兽人酋长也颇具传奇色彩,他将镶有黄色青铜的厚重金属盔甲传给了萨尔。这个最伟大的勇士低下头,谦卑的问:“我很荣幸来到这里,能帮你什么呢?”

  “听我说就可以了。”卡尔瑟回答,“用心听。”

  酋长往前靠了靠,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他想到了自己的子民。这一路走来,从奴隶变成角斗士到最终成为一名领导者,萨尔亲身感受,甚至还找到了一些其中的窍门。他非常了解卡尔瑟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这么做。

  随即卡尔瑟告诉萨尔,他看见了一只漏斗,时间是如何在其中流淌的。他说自己听到那些声音,那些警告,那些非常异样的感觉。

  如果不查明事态,他担心会出事。

  卡尔瑟说完,酋长就退了回去。他脖子上戴着一枚大勋章,上面刻有金色的斧头和锤子。眼睛里流露出智能,感觉上就有一种领袖气概。他走路的时候,也不像是个粗鲁的兽人,而是步伐优雅。看上去更像一个人类或者精灵。

  “这闻上去有魔法的味道。”他低声说.“大魔法。也许是……巫师的魔法。”

  “他们可能已经知道了。”卡尔瑟回答说,“但是我们等不起,伟大的酋长。”

  萨尔明白了:“你想让我派人到你觉得有问题的地方去,对吗?”

  “这是最保险的做法。这样至少我们能搞清楚,到底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萨尔摸摸下巴。“我想我知道该找谁了,一位优秀的勇士。”他转向士兵,“布洛克斯!叫布洛克斯来!"

  布洛克斯就这样被召来,接下了任务。萨尔非常尊敬布洛克斯,因为上次打仗的时候,布洛克斯是个大英雄,也是恶魔之战中,冲锋队里唯一的幸存者.当时他挥舞战锤奋勇杀敌。当最后一个战友没等到增援就牺性了.身体也被劈成两半的时候,布洛克斯浑身伤疤,孤独地站在血泊之中。就这样.他的名字差不多和萨尔一样令人尊敬。

  可萨尔选择他,不仅仅因为他声名在外,经脸丰富,更重要的是,萨尔知道布洛克斯会效忠于他。萨尔不可能向山区派兵.他需要一两个心腹随时向他汇报。

  加斯科被选中跟随布洛克斯,因为他反应敏捷,又绝对服从命令。年轻一辈的兽人相比其他种族来说,成长于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布洛克斯也很希望有个如此年轻有为的兽人能在他身边。他们准备了详细的路线图,翻过山岭时比预定时间提早了很多。布洛克斯说,他们的目的地就在下一个山脊――也就是红龙克莱奥斯特拉兹和法师罗宁消失的地方。

  布洛克斯把斧子握得更紧了。兽人崇尚和平,但是如果有需要,加斯科和他都将不惜生命地战斗。

  想到后来,他还是强忍住微笑。是的,他愿意战斗一直到死。萨尔可能不知道,布洛克斯还忍受着深深的负罪感,这罪恶感几乎一度吞噬了他的灵魂。

  战友们都死了,只剩下了布洛克斯一个。他不明白,同时感到很内疚,为什么自己没有和战友们一起英勇就义呢?对他来说,活着反倒是一种遗憾,甚至是一种失败。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一直等待机会赎罪。赎罪,甚至去死。

  现在,命运终于给了他这个机会。

  “行动吧!”他命令加斯科,“他们到达以前.我们可以追上他们。”他咧开嘴大笑。他的同伴们知道,他的热情又燃烧起来了,这是典型的兽人的热情。“如果他们想找麻烦,我们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我们部落可不是好欺负的。”

  之前那个岛屿有一些阴森可怕,而他们刚刚翻上的这座山又总让人觉得有那么点不对劲。罗宁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不管他们找什么――都不应该,现实似乎发生了严重的错误。

  罗宁一个人经历了太多的梦魇,所以情绪紧张极了,甚至想让红龙放弃。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不断地回想起那些岛上的噩梦。也许克莱奥斯特拉兹早已后悔找他来帮忙了。

  只剩最后一段路程了。这时红龙折起翅膀,要找地方停下来,只见巨大的爪子陷入了雪地里。

  罗宁紧紧地抓住红龙的脖子,他可以感觉到红龙的每次呼吸和脉搏,真希望就这样握着不要放开。

  最终,克莱奥斯特拉兹停下来,放下法师,问道:“你还好吗?”罗宁喘了一口气,说:“还行。”

  他从前也这样飞过,可却第一次飞这么长的路途。克莱奥斯特拉兹知道,罗宁和他自己,经过长途跋涉之后都万分疲倦,都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我们在这里呆几个小时吧,恢复一下元气。我想周围应该很安全,我们也得再储备点儿体力,这样比较好。”

  “听你的。”罗宁回答道。

  风呼呼地吹,山峰侧映出许多影子。罗宁躲在悬崖下,施了魔法才能保暖。他设法赶走自己心里那些狂乱的想法。就在这时候,克莱奥斯特拉兹大步一跨,开始侦察周围,很快就消失在蜿蜓曲折的路上。

  罗宁包着一块头巾,终于入睡了。这一次,他的脑子里全是美好的形象:真切的温雷萨,还有即将出生的孩子们。他笑了,想着他回家的那个时刻。

  这时,一阵脚步声把罗宁给吵醒了。可回来的并不是红龙克莱奥斯特拉兹,而是戴着头巾的克拉苏斯。

  他惊愕地睁大眼睛。魔法师说,“附近有几块地凹凸不平,这样反倒不容易跌倒。只要有需要,我随时都可以再变身回去的。”

  “有什么发现吗?”

  克拉苏斯皱了皱眉头:“我可以感觉到时间之龙的存在,他有时候在,有时候又不在,我受到他的干扰。”

  ”那么我应该开始――?”

  罗宁话音未落,山间传来一阵可怕的吼叫声。这声音让罗宁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连克拉苏斯也心神不宁起来。“是什么声音?”罗宁问。

  “我也不知道。”克拉苏斯站起来,“我们得行动了,目标离我们不远了。”

  “难道我们不飞着去吗?"

  “感觉上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不远的地方,也许就在隔着几座山的山涧里,那里根本容不下龙,只容得下两个小小的旅行者。”克拉苏斯带头,两人一起向东北方向进发,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冷,可罗宁多念了一个魔咒还是觉得脸上冰冷,手上发凉。

  不久,他们就到了之前说到的那个山涧,罗宁这才明白了克拉苏斯刚才的意思。山润里只有一条很狭窄的通道,六个人能肩并肩走进去,可是红龙想要把头伸进去都很困难,更不要说庞大的身体了。而且他高大的身体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罗宁不禁想,一路上是不是需要找些东西来照明。

  克拉苏斯毫不犹豫,他下定决心要走这条路,他越走越快。

  通道里的风越刮越猛,罗宁只得跟在后面加紧脚步。

  “我们快到了吗?”罗宁终于忍不住了。“快到了。就在――”克拉苏斯不说了。

  “是什么?"

  魔师克拉苏斯仔细一看,不由得皱萦眉头:“它,它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它走了?"

  “这只是我的假设。”

  “确实要这么做吗?”法师看了者前方黑漆漆的路,发话了。“我想你是误会了,罗宁。我很清楚我们会得到什么.我比你清楚。”

  可罗宁还是不悦了:“那你说我们怎么办?"

  克拉苏斯知道他会这么问.于是眼神又燃烧起来:“继续向前,我们没有选择。”

  可就在不远处,他们碰到了又一个障碍。这是克拉苏斯在天上飞行的时候不会遇到的情况――通道突然间一分为二,形成了两条岔路,也许在远处还要合拢,但这也只是他们的凭空想象。克拉苏斯看看脚下的两条路:“这两条路都通向我们的目的地.可不知道究竟哪条更近些,我们都得试试。”

  “那我们分开行动吗?”

  “我是想别分开,可现在也没办法了。我们分头走五百步,然后折返在这里会合。希望到时候就可以知道,究竞该走哪条路了。”罗宁按克拉苏斯的指示,走了左边的通道。当他越数越快,就越发愈识到这条路可能是正确的选择。路不但越走越宽,他对距离的感觉也好了不少。尽管在这方面他的感觉比克拉苏斯要迟钝得多,可即使是一个初学者也能感觉到,周围充满了异样的感觉。罗宁深信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可到现在,他还没掉转身走回头路,却觉得越来越奇怪。要知道再走几步就――

  他再也不敢轻易向前走一步。只要感觉到任何新东西,任何干扰的东西,他都会停下来,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么反常。他焦虑,但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只身一人。

  有东西在朝他移动,快速地移动。

  看到它之前,他已经感觉到了,时间就像被挤压过,延伸,再被挤压的感觉。在其中,罗宁感到衰老,年轻,还有生命中每个瞬间。这种感觉充斥其中,他犹像了。

  突然,眼前的黑暗变成无数闪烁的色彩,有些颜色罗宁还从没有见过。燃起的焰火不断喷发,直冲云霄。他以为是一朵朵火花开放,凋谢,再次开放……每一次的开放都愈发绚丽。

  这些花朵越靠越近,罗宁才回过神来。突然天旋地转,他跑了起来。

  声音不断向他袭来。说话声,乐声,打雷声,鸟叫声,流水潺潺的声音……一切的声音。

  他很怕被赶上,但那些东西还是跟在后面。他一直跑一直跑,生怕遭到围攻。

  克拉苏斯一定感觉到发生了问题,他必须抓紧时间回去跟罗宁会合,一起找出那条络――

  一阵恐怖的叫声传来。

  一只巨大的八脚怪横空出世。

  如果罗宁不是一个法师.今天估计就是他的死期了――早成了这只怪物的盘中餐。它长得像一匹狼,军刀般的犬齿,还有八只利爪,绿色的眼睛若隐若现。它把罗宁放倒。好在衣服上被施了魔法,有一层坚毅的外壳,让那怪物不能轻易得手,爪子抓到住罗宁的斗篷,本以为马上就破,结果怪物的指甲却掉了下来。

  八脚怪拿他没办法,只得站在旁边狂吼一声。这时,罗宁又使出一个魔法,这个魔法以前也救过他的命。

  只见八脚怪的眼前.闪出一道剧烈而刺眼的强光。它向后躲避.使劲拍打面前的光线。

  罗宁勉强让身体飘起来。要飞起来是不可能了,只有在红龙的身上才能飞,而且他的法力也在下降,他快要撑不住了。

  在岛上的时候,火很有用.可是怎么在这里完全没用呢?他又念起了咒语――

  不料,情况更糟了,起了反作用.罗宁发现自己回到了怪兽的爪子下。

  时间就这么转回去了――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克拉苏斯在另一条通道上,情况也不妙。

  罗宁脑子里充斥着恶魔的形象。参战的骑士、婚礼的场面、海上的暴风雨、唱赞美诗的兽人、搏斗的奇怪生灵。

  突然间.他又能向前移动了,于是挣脱了八脚怪,脸朝地。这一次.他没有犹像,再次施念了魔咒。

  火焰像一只手一样向前燃烧,快要接近怪物的时候,却慢了下来.接着干脆熄灭了,时间就像被冻结了一样。

  罗宁又施念一次魔咒。

  八脚怪在凝结的火焰周围跳来跳去,发出了一声吼叫。

  罗宁再次做法。

  这时,突然从泥土里喷发出一片灰尘,高高升起,把八脚怪遮得个严严实实。它又惨叫一声。虽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它还是用力向法师扑去。

  怪物的脚上和身体上出现了一层壳,嘴巴紧紧闭起,被坚固的岩石塞得满满的,一处接一处,身上布满了一层尘土。最终,怪物在咫尺之外一动不动了。看起来,它更像一个雕塑,而不是一头怪物。

  这时候,罗宁脑子里萦绕着克拉苏斯的声音。

  终于!魔法师喊道:罗宁,干扰越来越厉害了!几乎要在你之上了!

  因为被八脚怪分了心.罗宁没注意到之前反常的情况。可他转身一看,眼睛顿时张得老大。

  身后的东西有怪兽的十倍大小,坚硬的岩石对它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但就这么一闪而过,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周围的风景也随之改变了,岩石被曝晒,其他东西似乎也刚刚经历了新生的痛苦。熊熊燃烧的花朵所及之处,发生了最可怕的变化。

  罗宁不敢想象.如果这个东西碰到他的话会怎么样。

  他又开始跑了起来。

  他移动得越来越快。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克拉苏斯继续说,我怕我来不及赶上你了,得施个魔法。

  可我的魔法并不是每次都起作用,他回答道,它常常受到异常事务的影响!

  我们还连在一起!那祥会帮你施展魔法!我会领着你朝我的方向过来,我们再试一次!

  罗宁并不介意去探寻那些从未去过的地方,可怕自己最终被包围在山的怀抱里,但现在克拉苏斯和他在一起,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他盯住了魔法师看,咒语就要开始显灵了,他发现周围的世界在不停变换着。

  熊熊燃烧的花朵突然间变大。

  罗宁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惜太晚了,他的魔法有反作用。他想停手的,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克拉苏斯,松开!松开,否则你也要――

  周围异样的环境吞噬了他。

  罗宁!

  可罗宁回答不了。他如同陷在龙卷风里的一片树叶,被吹得乱了方向,越飞越快。那些声音和画面再次袭来.他看到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他瞥了眼吓坏了的野兽,从他身边经过,钻进了时间的漩涡中。

  大大小小的东西也开始飞过来,甚至生灵。有一艘船,帆破了,船头也已经断裂开来,呼啸而过,消失在漩涡里。还有一棵树,树上都是停歇下来的鸟紧随其后。

  远处传来克拉苏斯微弱的声音。罗宁……

  他应到,可没人回答。

  眼看漩涡就要把他一点一点吸进去了,脑子里却还想着温雷萨和他未出生的孩子。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