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二章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二章

2012-06-25 00:03:20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Richard A. Knaak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永恒之井》第二章

  第二章

  罗宁感觉到了一种不祥之兆,绿色的眼睛紧紧盯住了预测仪。任何巫师都能辨认出来。

  “你确定吗?”温雷萨的声音从另外一个房间传来,“检查过颂经了吗?”

  红发法师点点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知道温雷萨其实根本看不到他,他应该当面跟她说。对她就应该这样,我希望她可以坚强。

  罗宁穿着深蓝色衣服和裤子,衣服上镶有金色的装饰,看上去更像个政客,而不是一个法师。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施展魔法的同时还被迫玩转一些交际手腕。这并非易事,因为他生来就是一个特别有控制欲的人。

  他头发浓密,胡子很短,长得像一头狮子,这正好符合他傲慢的性格。他的鼻梁骨很久以前不小心弄断了,后来经过矫正才又恢复正常,这就更给人一种风风火火的印象。

  “罗宁……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他不能让她再等了。不管事情有多糟,她有权力知道真相。“温蕾萨,我来了。”

  罗宁收起预测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精灵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正好可以看到她的脸----一张漂亮精致的鹅蛋脸上长着一双清澈的蓝眼睛;鼻子小小的,微微上翘,嘴边一直洋溢着淡淡的微笑;还有那银白色的头发,站起来的时候,一直垂落到腰迹。要不是她尖尖的耳朵,别人一定会误把她当作人类。

  “什么事?”她耐心的问道。

  “是……是双胞胎。”

  她的脸上顿时闪现出一丝亮色,眼睛也更迷人了。“双胞胎!真好!太棒了!”

  她在木床上动了一动,纤细苗条的精灵骑士已经怀孕几个月了,所以没带护胸甲也没穿皮铠,只披着一件银色的睡衣,毫不掩饰自己的身孕。

  关于她体形的变化,大家其实早看出来了,只是罗宁不肯承认罢了。要知道他们结婚才几个月,而历史上人类和精灵结合的婚姻本来就已经非常少见,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和一个精灵生过孩子。

  现在,他们要生的还是双胞胎。

  “我想,温蕾萨,你可能不明白。双胞胎啊!人类和精灵所生的双胞胎!”

  她的脸上还是洋溢着喜悦和惊喜:“很少有精灵会生孩子,生双胞胎的就更少了。亲爱的!我们的孩子将来注定是要干大事的。”

  这时后,罗宁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苦涩:“我知道,可是这也是让我担心的事情啊……”

  温蕾萨和他曾经共同经历过很多磨难。在抗击部落的战争中,他们直捣兽人的大本营格瑞姆巴托。他们跟兽人交手,和龙族交锋,还有巨人,等等。之后,他们又在各王国转战,几乎成了外交使节,游说盟军保持完整的阵容。可他们并不想在战争中冒险,因为战后的和平到底能维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

  其后,燃烧军团也毫无先兆的不请自来了。

  直到那时候,两个原本完全不契合的灵魂才联系到了一起,开始了合作。在和恶魔的残酷之战中,他们为自己的土地而战,也为彼此而战。有好几次,他们都以为对方已经死了,每每痛不欲生。

  因为很多亲人都已经离他们而去,所以失去对方就变得更加痛苦。达拉然和奎尔萨拉斯都遭受过亡灵天灾的破坏。数以千计被巫妖王手下所杀的灵魂反过来又为燃烧军团效忠。城里的人都死光了,更糟糕的是,那些被杀戮的灵魂纷纷复活。

  罗宁的家人本已所剩无几,又都在战争中死去了。他的母亲很久前就过世了;他的父亲,哥哥还有两个堂弟,也都在安多哈尔沦陷的时候丢掉了性命。好在,那些无处逃生的绝望的护城士兵放了一把大火,将城市顿时化为一片灰烬,连亡灵天灾也未能幸免。

  他没有见到家人的最后一面----连他的父亲也没有----罗宁听到消息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就在那个瞬间,那些和亲人闲的恩恩怨怨都一笔勾销了。家里只剩下了他一个,孑然一身。

  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对精灵骑士的感情,孤独的感觉才离他而去。

  战争结束以后,对他们两个来说,似乎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尽管周围一片反对声,但罗宁和温蕾萨还是决定永不分开。他们订下婚约,尝试在这样一个凌乱的世界里,开始一种正常的生活。

  罗宁觉得有些苦涩和无奈,因为他知道,和平是不会长久的。

  温蕾萨不等罗宁扶她,就自己起身。尽管快要临产了,她身手还是很矫捷,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你这人!总是那么悲观!我的族人们已经够痛苦了。亲爱的,我希望可以健康的生下这两个小家伙,一对幸福的双胞胎。我们可以做到的。”

  他知道她是认真的。情况再难,也不会牺牲孩子。当时知道怀孕了以后,他们顾不得盟军了,就径自在离达拉然不远的一个宁静的地方安下了家。生活朴素,低调,但是附近的人们都很尊重他们。

  温蕾萨尽管失去了很多,但却没有丧失勇气和信心,这一点给罗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家庭的变故给他心灵蒙上了巨大的阴影,而温蕾萨的内心深处有更大的创伤。奎尔萨拉斯显然比达拉然城还要传奇,也更安全,可是现在,也是一片破壁残骸。几百年来屹立不倒的精灵族大本营,在几天内就毁于一旦。那些曾经引以为豪的精灵族和人类一样,加入了亡灵天灾的阵营,其中就包括温蕾萨同部落的精灵,还有几个她的家人。

  听外公说,他绝望的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就是她的叔叔。外公还告诉她,弟弟被一群恶棍五马分尸。而这些恶棍的头领正是她自己的大哥。后来她大哥也葬身火海。没人知道她父母的下落,但估计凶多吉少。

  如果罗宁没告诉她呢----他也许永远不敢说----关于她的一个妹妹希尔瓦娜斯是恶魔的谣言。

  温蕾萨还有一个姐姐叫艾蕾丽亚,在战争中作为将军的她领导军队打败了洛丹伦王子----叛徒阿尔萨斯,成了名副其实的英雄。阿尔萨斯曾经是国家的希望,现在却成了燃烧军团和亡灵天灾的仆人。他毁了自己的国家,甚至还带着亡灵天灾攻打精灵之都银月城。有一段时间,希尔瓦娜斯在每个要塞截击他,一副势在必夺的样子。然而每次都不奏效,可亡灵天灾的魔法却起了作用,获得了最终胜利。

  官方的说法是,希尔瓦娜斯为了阻止阿尔萨斯屠杀银月城的精灵,英勇就义了。而精灵族的领导者,连温蕾萨的祖父都说,希尔瓦娜斯是在那场毁城大火里化为灰烬的。当然,这一切都无源可溯了。

  对于温蕾萨来说,故事可能就此结束了。然而,罗宁却从肯瑞托和奎尔萨拉斯那里听到了关于希尔瓦娜斯的消息,这让他胆战心惊。战争中有一个幸存者隐约记得,希尔瓦娜斯将军没有死,而是被俘虏了。她已经严重残疾,几乎不成人形。后来阿尔萨斯为了一时之乐就把她给杀了,还疯了一般把尸体挂在昏暗的庙里,玷污了她的灵魂和尸体。她就这样从一个英雄般的精灵变成了一个恶魔----一个常常出现的凄惨的女妖,穿梭在奎尔萨拉斯的废墟里。

  罗宁至今都无法确认这个谣言是真是假,说不定有这可能。所以他一直希望温蕾萨不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如此多的悲剧……所以当罗宁想到自己新家庭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排遣那种不确定的感觉。

  他叹了一口气,说:“也许等他们出生了,我就会好些吧。我可能就是有点紧张。”

  “怎样才算得上是好父母呢?”温蕾萨回到床上,“好在杰丽娅帮了很多忙。”

  杰丽娅生过六个孩子,还帮忙接生过很多很多孩子。罗宁过去一直认为,人类在和精灵打交道的时候,总是存有戒心----更不要说是精灵嫁给了一个人了----但是杰丽娅只看了温蕾萨一眼,就表现出所有母性的特质。罗宁给她的工钱不错,但是还是始终怀疑,杰丽娅是不是真心对妻子好。

  “我想你是对的,”他开始说,“我刚去了----”

  声音----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突然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听起来不妙。

  “罗宁,我需要你。”

  “克拉苏斯?”法师突然开口。

  温蕾萨站起身,声音消失了。“克拉苏斯?他怎么样了?”

  他们夫妻都认识克拉苏斯。这个肯瑞托的成员为了让他俩在一起,花费了很多的心思和努力。可当时克拉苏斯并没有告诉他们所有的真相,尤其是他自己关心的问题。

  后来在极度紧张的环境里才发现,原来克拉苏斯还是一条龙----克莱奥斯特拉兹。

  “是……是克拉苏斯,”罗宁只能说这些。

  “罗宁……我需要你……”

  “我不会帮你的!”法师突然回答道,“我已经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了!你知道,我现在离不开她……”

  “他到底要怎么样?”温蕾萨问道。她心里也明白,克拉苏斯是不会轻易来找罗宁的,除非真有什么大麻烦。

  “没有关系!他会找别人的。”

  “你先别拒绝我,给你看样东西……”声音再次传出,“让我给你们两个都看样东西……”

  罗宁还来不及反抗,脑海里就出现了一副副的画面,他仿佛看到了时间之龙,而时间之龙又表现出愈发的绝望。他震惊极了。克拉苏斯所经历过的一切,现在法师和他的妻子也都看到了。

  最后,一座峻峭的大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很多人认定它就是诺兹多姆的痛苦之源。

  卡利姆多。

  画面虽然只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但罗宁已经精疲力竭了。他听到床上喘气的声音,于是转过头去,温蕾萨猛的从床上翻落下来。

  他急忙走过去,可她摆摆手:“我没事!只是……喘……喘不过气来。等一下……”

  罗宁愿意为温蕾萨付出一切,直到永远。可换了一个人,他恐怕连一秒钟的时间也挤不出。法师对克拉苏斯说:“找别人帮忙吧!那些日子我已经受够了!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克拉苏斯一言不发,但是不是还要耍别的花招?罗宁很尊重克拉苏斯,甚至可以说是喜欢。可是他已经不再是法师罗宁了。现在,他只关心他的家庭。

  让罗宁惊讶的是,原本他以为妻子也不希望他离开,可她竟然低声说:“你必须马上走。”

  他看着温蕾萨:“我什么地方也不去。”

  可温蕾萨马上说:“但是你必须去。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他不是让你去完成什么毫无意义的任务!克拉苏斯这么担心……他的担心让我也觉得害怕。”

  “可是我现在不能离开你!”罗宁单腿跪下,头靠在温蕾萨肚子上,“可我现在不能离开你,也不能离开他们!”

  温蕾萨眉头紧锁,每当要和罗宁分开的时候她都会这样。而且这一次,根本不知道是为什么。“虽然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去冒险!我也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爸爸,但我更不想孩子一出生,就生活在这么危险的世界里。就因为这个原因,你要去!如果我没有怀孕,我一定会和你并肩作战,这你知道的!”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