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第八章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第八章

2012-06-18 11:06:08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原著 枫无行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第八章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第八章

  天气变得干燥起来,半边天空已经放晴,两个兽人骑着狼在尘泥沼泽中穿行。两个兽人都是男性,其中一个年纪更大些。他们的衣服又旧又脏,看上去就像在沼泽里跋涉了好几个星期。他们身上的斗篷有些过于宽大,皱巴巴地裹在身上,不过在这样雨水充沛的地区倒是个明智的举措。然而和这两位看上去时运不济的主人相比,他们的座狼却令人惊讶地光鲜健硕,尽管这一路跑来也沾了不少泥浆。

  旅途的终点是一个叫怒潮湾的地方。骑手们下了坐骑,与他们的狼一起游向海岸线外的一个小岛。当兽人们上岸之后,他们往一旁走开了几步,以免被座狼们甩起的水花溅到。

  年轻些的那个兽人拿出一个望远镜凑到眼前。“正是时候。”他说。

  一艘小艇朝岛上驶来,里面坐着一个苗条纤细的身影,和兽人们一样全身裹着斗篷。但那双洁白娇嫩的小手无疑表明这位孤独的来者是位女性——而且是人类。

  当那个女性人类的船靠近时,年轻的兽人跳进水中一把抓住船头,把小艇稳稳地推上沙滩,然后伸出一只手臂扶她下船。而她毫不迟疑地一把握住那只粗糙的大手接受他的帮助,尽管她的小手几乎只能拉住他两根指头。

  下船之后,她拉下斗篷的兜帽,露出一头亮金色的长发和一个明媚的笑颜。

  “萨尔,”吉安娜·普劳德摩尔温柔地说,“改天我们得挑个更好的地方碰面了。”

  “先祖护佑,那天不会太久的。”萨尔以低沉而亲切的声音答道,他也摘下了兜帽,露出一张长满胡须的强壮面孔,他的眼睛和她一样蔚蓝。

  吉安娜握握他的手,然后放了开来,转身朝向他的同伴。那个年纪较大的兽人胡须稀疏,一头白发梳到脑后系成发髻。“伊崔格,”她边说边行了个屈膝礼。

  “吉安娜女士,”他的声音比萨尔更冷淡,但也还算友善。他点点头,走开几步到一旁的高地上,在大酋长与人类女巫谈话时为他们放风警戒。

  吉安娜回身对着萨尔,皱起眉头说道,“谢谢你同意在此会面。考虑到……最近发生的事件,我想换一个会面地点要比以往在剃刀岭更好。暴风城已经听说了……灰谷事件的报告。”

  萨尔面部扭曲地咬紧牙齿,“我已经听说了灰谷的事。”他的声音中满是怒意。

  吉安娜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是幕后主使。那些说你参与其中的传言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萨尔大声说道,“我永远不会容许那样的暴行。既然我和联盟已经缔结了和约,我就一定要遵守它。”他叹口气,抬手搓了搓脸。“然而——我不能撒谎。奥格瑞玛和贫瘠之地——都急缺资源。而灰谷那边却多的是。”

  “但那不是取得资源的方式,”吉安娜说。

  “我知道,”萨尔叫了一声,接着又温和地补充道,“但是别人并不明白这其中的——差别。吉安娜,我并没有指使这次袭击,而我对哨兵遭受的如此野蛮行径极为愤慨。我很遗憾有人违反了条约。但我的人民对这次事件的结果……大为叫好。”

  “叫好?”吉安娜瞪大了眼睛。“我知道有些部落成员有着嗜血的天性,但是——我承认我以前把他们想象得太好了。我把你想象得——”

  “我已经按最好的方式去做了。”萨尔说道,接着又低声补充了一句。“尽管有时我自己也会怀疑。”他略为提高了声音,“我们有着一段充满暴力的历史,吉安娜。而现在命运带来的生存压力逼迫着我们一步步退向本能。”

  “你已经见过瓦里安的信使了吧。”

  萨尔的脸上愈发扭曲了。“是的。”他们都知道信里说了些什么。瓦里安的措词相当克制——以他的标准而言。他要求萨尔予以正式道歉,再次重申对和约的尊重,公开谴责攻击行为,并且将肇事者交给联盟审判。那么这样一来,瓦里安就同意谅解这次“对推进双方人民和平互助关系的友好条约的无耻破坏”。

  “你准备怎么做?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还没有证据,不过已有怀疑对象了。我绝不赞同这样的行径。”

  “嗯,你当然不能。”吉安娜说道,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萨尔?”

  他叹了口气,“我绝不赞同,”他重复道,“但我也不会答应瓦里安的要求。”

  她震惊地微张开嘴,盯着他看了片刻。“你这是什么意思。瓦里安相信你蓄意破坏和约。他的要求并不过分,并且他有充分的借口来使事态扩大。我们可能看到一场全面战争!”

  他举起一只绿色大手,“请听我说。我会送一封信给瓦里安,声明我绝不容忍这次攻击并一定会查明真凶。我并不想挑起战争。但是我不能为这桩暴行道歉,也不会把任何一个肇事者送交联盟。他们是部落成员,应当由部落来审判。把他们交给瓦里安——不,那是对信任我的人民极大的背叛。并且老实说……也不该那么做。换做是瓦里安,他也不会答应我的同样要求,他也不该答应。”

  “萨尔,如果你没有下达命令,你就对此事件没有责任,那么——”

  “但我有责任。我领导着我的人民。指责他们违反法令是一回事,抨击他们的情感则是另一回事。那是他们的性格使然。你不了解部落的思维方式,吉安娜。”萨尔低声道,“我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使我能够理解双方对同一事件的不同反应。我的人民正在挨饿,他们渴望清洁的饮水,他们需要木材建造房屋。他们相信暗夜精灵关闭贸易通道是对他们不公正的待遇。他们将这种不愿满足他们基础需求的行为视为野蛮行径——而某个地方的某些人决定还以颜色。”

  “屠杀暗夜精灵并且剥掉她们的皮算是对关闭贸易的对等报复?”她提高了嗓音。

  “关闭贸易就是放任我们的孩子活活饿死,让他们暴露在元素们的侵害之下,受到疾病的威胁。这样的逻辑……我能想得到,别人自然也能。这场袭击为他们提供了紧缺的物资,如果我公开表示谴——那就等于说我是在谴责他们的生存需求。那样会使我显得软弱。你得相信,有很多人乐意趁虚而入。我现在如履薄冰啊,我的朋友。我必须指责他们,但最多点到为止。我会为违反和约致歉,但不会为盗窃物资致歉,更不会为屠杀或是其中的暴行。”

  “我——对你选择这么做很失望,萨尔。”吉安娜坦白无余地说道。

  “我重视你的意见,向来如此。但是,我不会向瓦里安屈服,也不会漠视我的人民对生存的迫切需求。”

  吉安娜沉默良久,她的双臂紧紧抱在胸前,低头望着脚下。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