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序章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序章

2012-06-15 18:03:06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Christie Golden原著 枫无行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序章

  谨以此书献给我伟大的忠实读者们。《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为暴雪(以及我自己)赢得第一次纽约时报最佳销售奖完全是出自你们的功劳!也正因为你们,我才有机会从事这份喜爱万分的工作!我将继续努力,为你们献上更好的作品!

  ——克里斯蒂·戈登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序章

  雨点敲打在小屋紧绷的皮篷上,声音宛若急骤的鼓点。正如别的所有兽人棚屋一样,这间小屋建造得很好没让半点雨水漏进来,却也挡不住空气中刺骨的湿寒。要是天气转变的话,雨就要变成雪了;然而不管怎样,冰冷的湿气都渗透了德雷克塔尔的这把老骨头,让他即便在睡眠中也浑身僵硬。

  可是让这位老萨满辗转反侧的却并不是寒冷,至少这次不是。

  是梦境。

  德雷克塔尔常常会梦到或是看到一些预兆性的景象。对于已经失去视力的他来说,这是一份礼物,一种心灵视界。然而自从梦魇之战以后,这礼物开始变得烫手起来。那段可怕的日子里,他的梦境变得大为糟糕,睡眠带来的并不是休息和恢复,而是恐怖的噩梦。这让他显得愈发衰老,从一个强大的长者变为一个虚弱唠叨的老头。他曾期冀于击败梦魇之后睡梦能恢复正常,可是尽管程度上有所减弱,他的梦境却依然非常、非常黑暗。

  在梦中,他有目能视,却只求两眼抹黑。他孤独地站在山顶。高悬的烈阳似乎比往常离得更近,看上去通红肿胀丑陋不堪,把拍打着山脚的海水渲成一片血红。他能够听到……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隆隆声,震得自己牙齿打战皮肤发麻。他从未听过这样的声音,但是凭借着他与元素间的强大联系,他知道这意味着大事不妙,非常非常不妙。

  片刻之后山脚下的海水开始怒涛翻腾,海浪又高又急如饥似渴,仿佛有什么黑暗可怖的生物在汹涌的海面下奋力搅动。即便身居高处,德雷克塔尔也知道自己并不安全,无论如何都不会安全、也再不会安全。他能感觉到在赤裸的足下,一度坚实的岩石正在战栗。他紧紧握住粗糙多节的法杖,直至手指弯得生疼,仿佛这样就能让他心神安定,哪怕正面对着翻腾的海洋和崩塌的高山。而就在这时,事情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他脚下的大地突然裂开一道崎岖的裂缝,仿佛一张血盆大口便要将他吞噬。他大喝一声半是跳跃半是跌倒地躲到一边,失手松开的法杖掉进了那道不断拓宽的巨喉。如鞭怒挞的狂风中,德雷克塔尔紧抱住一棱凸起的岩石,随着大地的震动战栗不已。他久未远视的双眼死死盯住下方沸腾的血红海水。

  巨浪拍击着山崖陡峭的绝壁,浪花溅起的高度匪夷所思,德雷克塔尔都能够感觉到那些泡沫迸发出的灼热。元素们惊惧、痛苦和求助的尖叫在他身边环响不息。隆隆之声愈发猛烈,在他惊恐的注视下,血红的海面往两边分开,当中现出一块巨大的陆地。这陆地犹在不断上升,似乎丝毫也不停息,转眼间就高矗如山广阔如一整片大陆。就在这时,德雷克塔尔脚下的大地再次裂开,他高声呼喊着,在空中徒劳地挥舞双手,跌入裂缝下的火海当中——

  德雷克塔尔猛地掀开皮褥跳了起来,他浑身颤抖冷汗淋漓,双手朝空中似要抓着什么,他再度什么也看不见的双眼圆睁着凝往前方的黑暗。

  “大地将要哭泣,世界将会破碎!”德雷克塔尔尖叫起来。然而这时有人拉住他的颤抖的双手,紧握住让他们平静下来。他知道是谁,这个叫帕尔卡的兽人已经来照顾他许多年了。

  “来吧,德雷克塔尔宗父,不过是个梦而已。”年轻的兽人埋怨道。但是德雷克塔尔不会对他预见的景象掉以轻心。不算太久之前他还在奥特兰克山谷战斗杀敌,直到后来大家认为他太老太弱无力作战。如果他无法再以战士之道效力,那么他将以萨满之道、以他预见的景象来效力。

  “帕尔卡,我必须去见萨尔,”他要求道,“还有大地之环。也许别的人也同样看到了……要是没有,我就必须告诉他们!帕尔卡,我必须这么做!”他试着想要站起身来,一条腿却根本使不上劲。他沮丧地猛拍了拍这具老朽无用的身躯。

  “您必须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宗父。”德雷克塔尔太虚弱了,他努力反抗却挣不开帕尔卡稳健的双手,被他仰面推倒在皮褥上。

  “萨尔……他必须得知道。”德雷克塔尔咕哝着,徒劳地拍着帕尔卡的双臂。

  “您要觉得有必要,那我们明天就去告诉他。但是现在……休息!”噩梦已让他筋疲力尽,而现在这把老骨头又开始感到寒意萌生了。德雷克塔尔点了点头,同意帕尔卡去为他倒一杯热饮,里面加上有助安眠的草药。帕尔卡是个能干的看护员,他已经有些恍惚地想到。如果帕尔卡觉得明天来得及的话,那就明天再说吧。他喝完药茶仰头躺下,在陷入沉睡之前产生了一个飘忽的疑惑。来得及干嘛?

------------------------------------------------------

  帕尔卡坐下身来叹了口气。曾几何时,德雷克塔尔的精神如匕首般锋锐,哪怕他的身躯已在年纪的重压下日趋脆弱。曾几何时,帕尔卡会马上派出信使,向萨尔报告德雷克塔尔预见的景象。

  可惜好景不再。

  就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众所周知睿智非常的敏锐头脑开始恍惚起来。德雷克塔尔的记忆曾比任何文字记载都更加可靠,却也开始犯起了毛病。他的回忆中出现了缺失。帕尔卡忍不住产生疑问,在梦魇战争和不可避免的衰老这对敌人的双重打击之下,德雷克塔尔的所谓“预见”早已蜕变为毫无价值的梦呓。

  帕尔卡站起身朝自己的皮褥走去,这时他沉痛地回想起两个月前德雷克塔尔坚持要往灰谷派出信使,因为有群兽人将会袭击在那里举行的和平集会,屠杀参会的牛头人和卡多雷德鲁伊。他们的确派出了信使,发出了警告——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唯一的成果就是暗夜精灵们在听完老兽人的呓语之后疑心更重了。那儿方圆几里之内都没有兽人,可德雷克塔尔却坚持他预言的危险是真的。

  还有别的预见,或许没那么重要,却都同样虚幻无妄。如今这个也是一样。要是威胁真的存在,那么除了德雷克塔尔一定还会有人意识到。帕尔卡自己也是个有经验的萨满法师,而他就没有这样的预感。

  然而他仍会信守承诺。萨尔曾经是德雷克塔尔的门生,而他担任酋长的这个部落也是德雷克塔尔亲手相助建立起来的。如果德雷克塔尔想要与萨尔会面,那么明早帕尔卡会为他的导师筹备上路。或者他也可以派信使去请萨尔前来与德雷克塔尔相见。这是一段遥远艰险的旅程,德雷克塔尔坚持要在奥特兰克安家,而萨尔远在另一个大陆的奥格瑞玛。但帕尔卡猜想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发生。满不满意姑且不说,明早起来德雷克塔尔甚至可能都完全忘掉自己梦见过什么了。

  这是近些天来常有的事,而帕尔卡对此并不高兴。德雷克塔尔的日益衰老只会让帕尔卡深感悲痛,并且强烈地希望这个世界是另一副模样——德雷克塔尔所坚信将要天崩地裂的那个世界。老兽人并不知道,对那些深爱着他的人来说,他们的世界早已崩圮。

  帕尔卡知道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对于过去的那个德雷克塔尔,悲悯是毫无意义的。实际上德雷克塔尔的一生已经远比大多数兽人更为漫长,并且当之无愧地充满荣耀。兽人们敢于直面厄运,也懂得时当暴起拼搏时当顺应天命。当帕尔卡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开始照顾德雷克塔尔了,而他发过誓要直到老兽人咽下最后一口气,无论亲眼见证自己导师的缓慢衰竭是何等的痛苦。

  他屈身用拇指和食指掐灭烛火,拉过毛皮紧裹住自己魁梧的身躯。屋外雨依旧下着,在紧绷的皮篷上敲出声声鼓点。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