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八章 消失的梦境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八章 消失的梦境

2012-06-14 09:38:38 网友评论0|来源:Richard A. Knaak作者:凯斯德拉克·腐血 录入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八章 消失的梦境

 
   

  第十八章 消失的梦境

  在暴风城,在铁炉堡,达拉然,奥格瑞玛,雷霆崖以及所有其他的城市、城镇、村庄,迷雾开始移动。即使在幽暗城,生活着那些本不会做梦的不死族,迷雾也抓住了当地居民并将其置于噩梦之中。被遗忘者也被施以诅咒,让她们那遗失了的生活再次在梦境中上演,梦境答应帮助她们,但最终却不会遵守诺言。

  这个城市由于多种原因而被命名为幽暗城,其中最牵强的一个是因为它掩埋在曾经是最伟大城市的废墟之下……洛丹伦那有名的首都。然而,在第三次战争中,王子阿尔萨斯——受巫妖王蛊惑——攻取了他父王的首都,在他自己的宫殿内屠杀了国王泰瑞纳斯。

  但是巫妖王与阿尔萨斯的结合让其暂时沉睡于诺森德大陆最深处,而在那期间,被遗忘者——那群早已脱离了巫妖王掌控的不死者——攻占了废墟。她们发现了它在防卫上的优势,在废墟内部她们建造了他们的首都,并将他们的地下墓穴延伸到新的深度,对许多活人来说,那是一座可怕的只有死人存在的城市。

  一个邪恶的皇冠上插着三枚十字箭——其中一枚已经断了——上面盖着一个白色的开裂了的面具,这再全城随处可见。它是被遗忘者,是他们的王后的标志。幽暗城是个带有黑暗、肃穆颜色的城市,地上铺着石头的小路和台阶。

  只是,不死族并不需要睡觉,整个城市也没有陈睡过。幽暗城有旅馆,铁匠铺以及各种商品交易,这不仅面向不死族,也面向那些来自于外部——放逐者们的结盟种族——的参观者。城市中以昏暗的灯笼和无声的火把点缀着一些光亮,这些不只是服务于活人,尽管不死族未必真的需要光亮,但没人愿意承认它或许给了居住者一个自身依然存在于世的假象。

  但是现在……对哪些建造幽暗城的人来说某种新的、不安定的因素潜入了这里。一些像是睡眠的东西……

  幽暗城的领袖——被遗忘者的女王,希尔瓦娜斯——已经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他的追随者现在似乎真的死亡了……也还没有。只是几乎没有任何行动可以证明他们还活着。

  即使再不死族中,女王也是非常美丽的。她曾经不仅是个高等精灵,还是高等精灵游侠领袖。即使再她当前的职位上,希尔瓦娜斯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她不像大多数女妖一样有着恐怖的样子,她拥有着稳定的形态,苗条,优雅,象牙色的皮肤。而此刻,她横跨在一群仰卧的身体上,这些都是她的侍者。所有人都一个样子。没有人回答,这只能是增加她的困扰。

  身体外的羽毛盔甲非常合身,穿起来非常便于活动。同时盔甲外还披着一个裹尸布般地斗篷,带着很深的猩红色痕迹。希尔瓦娜斯看起来像一个命运的预言家。即使是她身旁4个高达的护卫,他们拥有腐烂的脸部,突出的肋骨,以及空洞的眼神,也无法像女王那般令人畏惧。

  “哦,瓦里玛萨斯吗?”在她那位于城堡下的阴暗而结满蜘蛛网的议会厅里,她对着角落里的一个阴影问道。“她的声音充满诱惑力,以一种黑暗即将来临的方式,或是接近于一阵颤抖的风的形式。”你没有什么药告诉我的吗?“

  影子与墙分离,现出一个庞大的身影,是恐惧魔王。他穿着漆黑色的羽毛与金属制成的盔甲。希尔瓦娜斯的语气暗示在两人之间那种极大的不信任。

  恶魔用他那两个巨大的分开的马蹄走到近前。他那毛皮呈血红色,两个巨大的翅膀从他的肩膀伸出来。他的头很细长,黑色的鬓毛从底部一直延伸到光秃的头部。两个邪恶的黑色犄角从太阳穴伸出来。绿色的宝石点缀在前臂和手腕的盔甲上,颜色和光亮和他那非人类的眼珠非常匹配。这对银白色的眼睛,此刻还闪烁着光芒。

  “我一遍一遍地施着咒语,深深地钻进了这些傻瓜的身体里……他们都揭示了相同的事情,陛下……”他平静地答道。恶魔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的女王陛下的表情。

  “我们——不——做——梦!”希尔瓦娜斯反驳道。她的声音是如此尖锐,以至于恶魔不得不蒙住他那长而尖的耳朵。突然,他的身体因为剧烈的痛苦而蜷缩起来。女妖的哭喊声拥有可怕地力量,而希尔瓦娜斯则是女妖中最知名的也是最罕见的。

  “这种——错乱——已经超越了我们的承受范围!”女王又加了一句,以一种更为平静的方式。“他们不是在做梦,瓦里玛萨斯……”

  “不是吗?沙琳德拉?”

  希尔瓦娜斯不仅瞥向一个静止的身影。和其他人不同,她一直被非常小心地放在一个石台上。她的身体似乎更加虚幻与不稳定,更像是一个逐渐退去的幻影。她放射着一股白色的光环,带着浅蓝色的边际。

  在生活中,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精灵女性,她的那种优雅即使再不死城里也是少见的。希尔瓦娜斯发现她非常聪明,并且值得信任。

  沙琳德拉是第一个倒下的。更令人不安的是,当希尔瓦娜斯被带到身体附近,倾斜地靠近她时,她意识到沙琳德拉正在喃喃地说着什么。

  她是如此,他们也是如此。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们是在做梦,如刚刚恶魔所说的那样。

  “这是个骗局!”但是希尔瓦娜斯从她自己那痛苦的经历来看,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这是个骗局!就像是盘旋在幽暗城上空的迷雾一样……”她从沙琳德拉、瓦里玛萨斯面前转过身来。她的眼睛燃烧着,她在思考着到底是谁在玩着这些把戏。

  脑海中只有一个名字,而当她说出这个名字时,即使只是低喃声——希尔瓦娜斯的怒火立刻点燃了她的能量,周围的石头都开始摇晃。“阿尔萨斯……我得说这一定是巫妖王干的……但那是不可能的啊——”

  喘了口气,沙琳德拉突然睁开了双眼。她向上瞪着眼睛,看着希尔瓦娜斯无法看到的事物。

  受尽折磨的女妖笑了。她伸出了瘦长的、轻飘飘的手。“生命……我再次活了……”

  她的眼睛闭上了。她的手垂了下来。再一次,她嘟囔着,尽管话语不太容易听懂。

  希尔瓦娜斯的眼睛里燃起了更多的怒火。她屈身朝向平躺的躯体。“这就是那个滑稽的玩笑吗?她在不可能的梦中梦到了更加不可能的事!她竟然梦见自己还活着?疯子!“

  “不是疯子。”瓦里玛萨斯从身后说道。“事实上是一个简单的咒语。”

  希尔瓦娜斯回过头来,目瞪口呆地听着恶魔那令人难以信服的陈述。瓦里玛萨斯识趣地没有取笑她。他已经快速地想到他并不是唯一的折磨人的能手。“你踏在一条危险线上……”

  但是长着翅膀的恶魔只是耸耸肩。“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对于任何恶魔这都是很简单的。”

  “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的!我警告你——”希尔瓦娜斯的愤怒涌了上来。

  但恶魔始终泰然自若,“让我展示给你看。”

  一种同几乎将整个幽暗城摧毁的诡异力量很类似的魔咒将希尔瓦娜斯击倒在地上。她本能地想变形,但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因为她仍然感觉到刺耳的撞击声。希尔瓦娜斯变得暂时无法集中精力,但是脸颊旁那冰冷、潮湿的石头让她找回了全部的意识。

  接着,她意识到她本来不可能有如此强烈的知觉。事实上,她一直没有这种知觉,自从——

  持续的腐烂味道遍布她的鼻腔,这是自城市建立以来从没有过。她是如此的浓烈,以至于她开始咳嗽,最终她不得不调整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只是……她也不应该呼吸啊。她是死人。

  不是吗?

  希尔瓦娜斯看向自己的手。惨白色已经变成了有些苍白的淡粉色。

  “不——”她对自己的声音倒吸了一口气……在她回复到女妖形态之前。

  瓦里玛萨斯靠近她。恶魔向她展示一个极大的观察镜,镜子边框和把手上带有金色的漩涡图形。

  “你看?我没有躺下……这一次。”

  希尔瓦娜斯看向她自己,看着那曾经的活生生的,呼吸着的自己。她摸着自己的脸颊、下巴、鼻子……

  “我还活着……”

  “是的,是这样的。”瓦里玛萨斯咬住他那爪子般得手指。

  四个不死族高等精灵移过来,抓住希尔瓦娜斯。他们身上带有可怕的臭味。黑色的小生物爬上爬下,肉已经腐烂,只剩下骨头。希尔瓦娜斯想要甩开他们,但结果却更让她吃惊。

  她挣扎着起来。她曾经是一个高等精灵领袖,而她现在也是被遗忘者的女王。看向护卫,希尔瓦娜斯命令道,“放开我!”

  但是他们只是抓的更紧了。她瞥向其中一个那骷髅般可怕地眼睛——如此的仇恨,这让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们可能只是有点嫉妒。”瓦里玛萨斯下了结论,变得越来越模糊,“真的。他们不是来真的。不会太久的。”

  高等精灵在恐惧和遗憾中交错着。“真的不会持续?”

  “不会的,如果我们给你机会的话。”

  说话者不是恶魔,而是在希尔瓦娜斯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进入的另外一个人。尽管从她的角度她看不清他是谁,但希尔瓦娜斯从声音也可以了解……病情,她因为这个声音开始颤抖。

  瓦里玛萨斯命令护卫将她转向那个新来的人。

  她面对的是一个带着冰冷的黑色盔甲的身形。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