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五章 捍卫梦境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五章 捍卫梦境

2012-06-13 17:23:39 网友评论0|来源:Richard A. Knaak作者:枫无行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五章 捍卫梦境

 
   

  第十五章 捍卫梦境

  奥格瑞玛那结实的城墙缺少暴风城的文化韵味,但他们那原始的荣耀感却是不能忽视的。城墙非常高达,且带有可以眺望周围地区的瞭望塔,这足以告诫那些愚蠢的人,想攻击城墙就要付出鲜血的代价。城墙内部,全副武装的兽人护卫正在绕城巡逻,有暗矛巨魔、兽人、甚至还有不死族的亡灵。

  奥格瑞玛内部对人类来说就像是一个未开化地带,部落的居民都住在小峡谷的洞穴里,零散分布在各个角落。那里貌似村庄的结构与兽人的游牧历史非常吻合。很显然,奥格瑞玛是一个重要的社区中心。数以千计的人居住在这里,进行贸易往来,学习,为战争做准备……

  奥格瑞玛坐落在距离杜隆塔尔峡谷最近处的山脚下,它是战争的象征,伟大的解放者萨尔最终给予其跟随者的真正家园。萨尔用他父亲的名字为山谷命名,他还将城市以战争首领来命名。奥格瑞姆曾将那些逃离的奴隶和角斗士置于他的庇护之下,并在后来选择了萨尔作为他的继承人。

  萨尔在格罗玛什城堡处理公务,它坐落于首都中心地段的智慧谷。格罗玛什显示了兽人战争领袖统治区那未开化的魅力,巨大的圆形建筑物,顶部饰有尖钉,巨大的环形通道一直引向内部。同时,这里还展示了许多灰色的石碑,这些则标志着在过去战争领袖和整个部落的胜利。在这些展示中还有一些由燃烧军团使用的恐怖武器,干化了的生物头颅,以及他们自己的武器和盔甲,甚至有另一个宿敌——联盟的盔甲和旗帜。曾经的同盟,但现在对兽人已经无足轻重——这些都是胜利的象征,因而被陈列于此。

  但是光荣的胜利此刻并没有占据兽人护卫和萨满祭司的脑海。他们此刻聚集在酋长所在的大厅中。萨满祭司在一个粗糙的铺着野生动物毛皮垫子的橡树床上,为平躺在上面的身体画着圆圈,战士们则焦虑地注视着。每次萨满祭司抽回手,武士们都充满期待地向前倾斜看着……紧接着充满挫败感地撤了回来。

  期待的行为并没有鼓励到注目者:他们注视了很多次,在经过萨满祭司们多次的努力后,萨尔现在只是微微地晃动了一下。

  “他还在继续着可怕地噩梦。”哀号着的萨满祭司低声说着。“而我无法插入其中……”年老的兽人,银白色的头发编成了一股一股的辫子,此刻在用那深邃的眼睛凝视着在附近桌子上面的锋利的匕首。它曾经非常小心地刺向那个沉睡者的战斗领袖,希望那突如其来的、刻骨的痛能打碎噩梦。

  那同样也失败了。

  “我们要不要把他和其他人放在一起?”一个护卫试着问道。立刻,他被另一个兽人用力的敲了一下头。第一名兽人紧盯着施暴者,要不是这些精疲力竭的萨满祭司那么相信他们两个,一场战斗可能就要爆发。

  “你们两个真是令人羞耻!伟大的萨尔厌恶彼此的反目,你们的所作所为是他想看到的吗?”

  两个遭到呵斥的莽夫摇着头,尽管他们的身形是身着兽皮的萨满祭司两倍之多,他们惧怕他的力量。他不是奥格瑞玛最出色的——事实上,这个名号属于萨尔——但是在那些尚且清醒的萨满当中,他是唤醒萨尔的最大希望。

  尽管,希望正在逐渐暗淡。

  从房间的另一侧,这时候传来一阵哀鸣的叫声。受人们看到一个巨大的白狼,正在对着窗户嚎叫。它是如此巨大,任何一个武士都可以骑在上面像马一样使用。的确,战斗领袖将这个他最忠诚的伙伴作为自己的坐骑。他们两个再战场是传奇的拍档。白狼绕着屋子跑着,没有护卫对此表示异议。

  巨大的野兽又发出另一声哀嚎。这声音比任何东西都要触动武士和萨满祭司。

  “嘘,雪歌。”萨满祭司低声说着。“你的兄弟将会得到救治……”

  但是白狼这时开始要从窗口窜出去。然而,窗户的大小对于这个巨大的猎手显然是不够的。带着一阵挫败的号角,它转而扑向紧闭着的门。

  萨满祭司的眼睛瞪大了。“把门给它打开!快!”

  一个护卫冲过去开门。他几乎还没讲门打开,雪歌已经撞上了他。就像是一片被巨风吹打着的叶子一样,魁梧的兽人最终被冲到了墙上。白狼毫无阻碍,继续往前冲。

  “快跟着她!”年长的萨满祭司命令着。“她感觉到了什么……”

  兽人在后面追逐着,白狼拼命地向前冲。她在两扇显然不够大的窗户前停了一下,最终冲向了前面入口处的大门。

  护卫们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僵在那儿一动不动。萨满祭司刚要召唤他们,一个人已经回过神儿来,猛地推开门。既然白狼如此急切地向外冲,护卫理所当然地认为那里隐藏着危险。

  雪歌跳了出去。它停着观望了一下所处的环境,接着便冲着奥格瑞玛最近的围墙跑去。

  尽管这个老萨满祭司比他的同伴年龄都大,但速度却快得令人咋舌。他的动作和雪歌一样敏捷,很快便与雪歌齐头并进。本来他还有其他更快的方法,但是天生的谨慎组织了老兽人。

  正在执勤的巨魔和兽人纷纷让开了雪歌的路。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大都拿起了武器。奥格瑞玛曾经处于高度警戒状态中数日,而雪歌的紧急状况似乎让看到的人意识到战争的到来。

  萨满祭司一边跟随着雪歌一边环视着。对于他们的人来说,目前奥格瑞玛的保护者比预期的要少。更糟糕的是,当他们接近了城墙的时候,他看到迷雾正寂静地蔓延到首都之中。而且他几乎无法看到城墙上面的护卫。

  不是第一次了。老兽人希望他们在智慧上能更加强大,包括萨尔在内奥格瑞玛已经出现了第一批永眠者。

  雪歌并没有跑向通往瞭望塔的台阶。相反,白狼紧紧抓住通向城墙较低地方的梯子。在那儿,这个敏捷的动物从一个台子跳上了另一个,直到她最终到达了城墙顶端。

  白狼皮毛上结着霜,站在厚厚的翡翠色的迷雾中。萨满祭司也爬到顶端,站在距离白狼几步远的地方。这时,他注意到最近处的哨兵仿佛冻僵了。

  “你怎么样?”年长的兽人问着。见哨兵没有反应,他上去碰了碰他的手臂。

  兽人的头转向另一侧。

  萨满祭司第一想法便是这名哨兵已经死了,但是当他碰到他胸部的时候,仍然可以感受到呼吸。他看向脸,发现眼睛闭着。

  尽管他站着,他已经睡着了。

  萨满祭司看向下一个……同样如此。

  一些护卫跟着他来到了顶端。他们吃惊地看着他们的同伴。

  “发布指令!”年老的萨满祭司命令道。“叫更多的人来——”

  雪歌又开始了哀嚎。白狼前腿前伸,后退直立,前爪搭在城墙边缘,这样她可以看到整个奥格瑞玛。

  兽人都望向雪歌凝望着的区域。

  迷雾中有一些身影。几百个或者更多。

  一个护卫注意到在墙内挂在桩上的号角在摇摆着。然而,他刚要拿起来放到嘴边,他,萨满祭司,以及其余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团身影已经走到了迷雾的边缘。

  是兽人。

  “格拉歌。”一个武士吃惊地叫着,“我的哥哥睡着了……但是我就看到他站在那儿……”

  “希德拉……我的同伴,希德拉,他们在向这里前进!”另一个人喘息着。

  “是攻击!”有些人坚持着。“法术攻击!是联盟——”

  “不是联盟。”萨满祭司果断地说着。他向前倾斜着。“所有人都睡着了……”

  如他所说,最大的恐惧降临在面前。萨尔突然站在那里,但是这个只是假扮的萨尔,样子荒诞不羁地嘲弄着部落领袖。他的皮肤松松垮垮,好像腐烂了一样,可以看到骨头,眼睛也散发着红色的光……一种被恶魔浸染了的红色。

  所有暗影兽人都有的血红的眼睛。

  “我们在遭受攻击!”相同的武士焦急地低声喊着。“他们愚弄我们!用幻术!绝对是联盟!”

  萨满祭司什么也没说,只是靠近,盯着萨尔的身体研究着。他试着不去接触那深沉的注视……但是最终,他情不自禁。

  一个巨大的黑暗的空洞,带着不安定的绿色,似乎在他面前摊开。这些沉睡者噩梦般的景象都在等待某种暗示。但这种暗示来临时,这些暗影所代表的恶毒的力量将横扫奥格瑞玛。当然,不存在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战斗。那些附有侵略者面孔和形式的大批军团将在这儿扰乱更多站岗的哨兵。当黑暗袭来时……它将袭击这些武士最不堪一击的部位。

  他们的灵魂。

  尽管战争还没到来,但是萨满祭司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是一个信号——无论它是什么——它在逼近。非常近了。

  “我们必须对所有异变保持警惕……”萨满祭司从城墙走下来时低声说着。“所有人,无论老少。都要做好准备……”

  然而,在他所说的话中,并没有强调在抵抗敌人时,尽可能不要被迷雾触碰到。无论是哪个奥格瑞玛的捍卫者,在碰到迷雾后都注定倒下。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