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三章 噩梦的边缘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三章 噩梦的边缘

2012-06-13 17:18:16 网友评论0|来源:Richard A. Knaak作者:枫无行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十三章 噩梦的边缘

 
   

  第十三章 噩梦的边缘

  德鲁伊们精疲力竭。他们过分投入以至于部分德鲁伊已经数日没有休息。他们聚集力量不及着泰达希尔,但仍然看不到成功的苗头……至少在哈缪尔看来是这样。

  对于其他的人来说,作为牛头人的他已经成为了无用的组成部分,尽管对于布洛尔的所作所为,范达尔并没有任何公开的谴责。范达尔甚至没有告诉哈缪尔失踪的德鲁伊的行动。他只是带着不赞成的眼光看着这个牛头人,长时间地看着,使得其他人都感觉哈缪尔已经失宠。

  纳拉雷克斯和部分人不愿疏远他,而哈缪尔则出于担心他们会遭殃的考虑,尽力避开了他们。年老的牛头人愿意站在他这边,支持布洛尔不被注意地继续进行下去。他相信他的朋友。尽管,范达尔是有权对此生气的。

  带头的大德鲁伊坚持留在泰达希尔,远离达纳苏斯。因此只有他回到了城市,而每一次回去,范达尔都会一种新方式竭力劝说着德鲁伊们。他试图让他们相信,他们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世界之树正在恢复中。

  哈缪尔不得不承认,在对范达尔行动的理解上,他并不是一个那么有经验的大德鲁伊。

  牛头人盘腿坐着,与其他人隔着一段距离。德鲁伊们盘算着,试着恢复力量以继续执行范达尔下一轮的咒语。哈缪尔感觉到一生中从没有过的紧张,即使是在作为他成人仪式的一部分的一周狩猎活动中也没有过。在那次仪式中,曾要求全程斋戒。

  脑子中的首个想法就是,我真的老了……只是其余的暗夜精灵似乎仍没有他强壮。因此,大德鲁伊长老的计划似乎也只是将每个德鲁伊引向毁灭的边缘。

  这时,哈缪尔又想到了范达尔,他不由得看向了他。但是,在任何地方都不见他的踪影。牛头人也只能推断范达尔可能又回到了塞纳里奥议会去商讨一些古代文书。哈缪尔希望这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比他们自己获得的更加准确详尽的结果。

  发现自己无法静下心来思考,牛头人站了起来,见无人注意到他,便起身向世界之树走去。

  尽管哈缪尔并不是很喜欢这一个庞然大物,但他在欣赏其雄伟的同时,也感叹泰达希尔对于世界的巨大影响。作为一名牛头人,哈缪尔非常相信在自然与艾泽拉斯各个种族中生命体之间的平衡。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以来都在寻找着玛法里奥·怒风,请求能够在德鲁伊的修行中得到指导。即便是哈缪尔成为一个德鲁伊只有几年时间,他仍然相信自己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自己。否则,他便无法像现在这样成为一名大德鲁伊,并且是他这个族群的唯一一位。

  牛头人祈祷着他能为布洛尔做的更多,他始终认为布洛尔的选择是正确的,虽然这违背了范达尔的意志。现在,他站在泰达希尔面前,透过层层的云朵望向达纳苏斯建筑群。如果大门离得非常近,他可能会尝试着直接走过去,而现在,哈缪尔别无他法,只能选择飞行……

  哈缪尔哼了一声,用一只手斜靠在泰达希尔的枝干上,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如果布洛尔——

  有窃窃私语的声音。

  哈缪尔轻轻走离大树,寻找着说话人。但是,说话声立刻停止了。

  他眉头紧皱思索着。大德鲁伊离树干越来越近了。

  说话声又开始了。哈缪尔注视着泰达希尔……然后,看向脚下。在那儿,他的右脚正好碰到了世界之树的树根。

  他将手放在树干上。

  窃窃私语声传入了他的脑中。哈缪尔无法理解。这不是艾泽拉斯的任何一个智慧民族所使用的语言。相反,他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一些牛头人应该是十分了解的事情。

  “沙库,请举起我的矛……”他低语着,说出了牛头人的咒语。沙库是他的祖父,牛头人在召唤他那受尊敬的祖先,而他正在远处注视着他们。他对大树的咒语并不能逐字理解,哈缪尔正在请求他的祖先,希望他能帮助他理解她所听到的语言。

  大德鲁伊此刻正在聆听着泰达希尔的声音。

  德鲁伊们都可以听懂树语,只是听懂的程度有些差异。这并不是哈缪尔第一次触摸和聆听世界之树的声音,但是听到这些窃窃私语,对哈缪尔来说还是头一次。世界之树的声音通常在树枝和树叶秘籍的地方进行,通过树液在巨大的树干上下流动的过程中得以听到。通常是一阵可以听懂的窃窃私语。

  但是这次,对于所听到的,哈缪尔完全是理不清头绪。没有规则的韵律,也没有形式可言。大德鲁伊继续倾听,发现声音仍在继续着,隐约觉得是在说——

  “你在做什么,哈缪尔?”突然传来了范达尔的声音。

  努力将惊讶抚平,哈缪尔转向了德鲁伊领袖。

  他并没有意识到暗夜精灵的到来,哈缪尔选择诚实。这是范达尔和所有德鲁伊们都应该了解的。

  但是如何更好地解释这一切呢?“我想说……范达尔,你愿意聆听片刻泰达希尔吗?恐怕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可怕!就在我刚刚将手放在树干上时——”

  暗夜精灵并没有等他说完。范达尔将其手掌平放在泰达希尔上,闭上眼睛,聚精会神。

  片刻过后,这个德鲁伊首领看向牛头人。“我没有感觉到有何不同。泰达希尔仍未恢复,但是情况有所改观。”

  “‘改观’?”哈缪尔不由得张大嘴巴。“大德鲁伊,我明明感觉到——”

  范达尔打断了他,表情充满同情。“哈缪尔,你太累了,而这一点我在和你相处的过程中疏忽了。你对朋友忠诚,但我想,你的朋友必须要为他的疏忽大意而负责。我得说,对你表示出如此失望是我的错。”

  “我——”

  范达尔抬起了一只手。“听我说,忠诚的哈缪尔。我刚刚带回来一些很不错的建议。这是一些创新而大胆的尝试,用以治愈困扰泰达希尔的恶疾。而你那强大的精神,将在这项工作中拥有极大的价值,但是你需要重新补充你的能量,如果你感受到世界之树仍然还有同胞,那确实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

  牛头人低下头,答复道,“如您所说,范达尔。”

  “太好了!现在就跟着我。我讲告诉你更多关于我们下一步工作的事情。这将是振奋人心的。至少需要一天多的时间来思考如何从中解脱出来……”

  范达尔走开了,哈缪尔只有跟随着。只不过虽然他在听着暗夜精灵开始解释流程,却始终回过头来看着刚刚触摸过的领域。他一直听着这不连贯的喃喃低语,他知道这是世界之树的声音。要不是大德鲁伊开始介入,他本可以比现在了解得更深入才是。虽然他现在也具有足够的关注,继续猜想……和担心。

  对于哈缪尔来说,这种低语只是表明了一件事。

  泰达希尔变得疯狂了。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