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九章 龙迹寻踪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九章 龙迹寻踪

2012-06-13 16:57:03 网友评论0|来源:Richard A. Knaak作者:杜安泽·黎明之刃(译人隐修会)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怒风》第九章 龙迹寻踪

 
   

  第九章 龙迹寻踪

  德鲁伊们感到疲惫不堪,因为他们已经为此付出了一切。虽然范达尔对他们说,他们的努力并非徒劳,但这显然难以令大多数人信服。泰达希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事实上,对于哈缪尔·符文图腾来说,关于世界之树,有些事情比以往更加令他烦恼。

  更糟糕的是,他的但心中还夹杂着来自范达尔那对于布洛尔突然离去的好奇。随着这么多人德聚集以及这么多紧急情况的发生,布洛尔的离去可以做到无人察觉?——直到投票过后。不过现在,大德鲁伊却似乎对此特别感兴趣而已。

  哈缪尔已经许诺去寻找布洛尔,但是这主要是为了安抚范达尔。很不幸,哈缪尔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他——带着极大的内疚——明白这只是个毫无实现希望的承诺。

  他尝试着远离集会,但是他知道他的消失最终也会被发现。为了避免受到进一步的盘问,他一直徘徊在人群的边缘,不停地移动,假装一直在寻找布洛尔。

  哈缪尔靠近了纳拉雷克斯。尽管像其他人一样已经精疲力竭,这位暗夜精灵还是站着观察他手里的一粒种子。随着牛头人的靠近,纳拉雷克斯轻轻地挥舞着在种子上方的另一只手,同时发出婴儿般的咕哝声。

  这些种子突然破了,从里面生出一个小小的卷须。当卷须长到四英寸多的时候,纳拉雷克斯将他那空着的右手放到了左边。种子顺着方向变成了拱形。

  暗夜精灵做了个向右卷曲的动作。新的植物一边保持着左边的拱形,一边开始向着暗示的方向生长。

  “这就是我所被希望的样子。”纳拉雷克斯严肃地对哈缪尔说,“生命的营养物。天堂的园丁们…”

  “如果艾泽拉斯一切完好的话,它会是这样子的。”牛头人点头道,“但现在它不是。”

  “是的,它不是了。”纳拉雷克斯弯下腰,将种子种在地里。在种子周围画了一个圈。

  圆圈里的土地开始不停地翻动。种子开始下沉,只将嫩芽露在外面。

  纳拉雷克斯将植物周围的土地弄干净,接着,他将注意力转向哈缪尔。“你找到我们的兄弟布洛尔了吗?”

  牛头人的鼻孔张大着:“我始终在找寻他。”

  暗夜精灵的眼睛眯起来:“我们都知道他再也不会回到我们身边,我的兄弟哈缪尔。”

  哈缪尔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我对大德鲁伊范达尔许诺我要找回布洛尔。所以我必须继续寻找。”

  从某些情况看着可能是个危险的举动,纳拉雷克斯还是伸出手拦住即将离开的牛头人。“高阶祭司范达尔正在关注其他事情。他现在甚至不在这里,我的兄弟哈缪尔。”

  “不在这里?”牛头人再一次试图掩饰自己的小心翼翼。

  “你还在……其他地方的时候……他建议我们应该尽可能地整理我们的思绪,那样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始另一段鑫的对泰达希尔的咒语了。”

  “那在这段时间里,他去哪里了呢?”

  纳拉雷克斯凝视着,聚精会神。“很自然地,在领地里。他说他在远离圣殿的地方在寻求指导。”

  哈缪尔不禁发出哼哼声。对于布洛尔·熊皮去了哪里,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尽管这个暗夜精灵的实际想法不过是一种臆测。牛头人可以肆无忌惮地想象一件事情,但是布洛尔没有那么冒失……那他呢?

  纳拉雷克斯放低了他的胳膊。“我觉得你可能想知道。你难道不认为我们的兄弟布洛尔可能和我们有着差不多的想法……在上层领地里寻求指引?我的意思是……”

  哈缪尔完全理解了,回答道:“我猜想会在那儿发现布洛尔的。”

  暗夜精灵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认为,很高兴我们的意见一致。”

  离开纳拉雷克斯,哈缪尔思考着问题。纳拉雷克斯尝试着给他警告,生怕布洛尔真的会出现在领地里。暗夜精灵在思考为什么布洛尔没有返回到集会里去,接着想出他认为最有可能的答案。

  意味着范达尔很有可能做了相同的事情。

  牛头人皱了皱眉,开始往未知的方向寻找。他希望在一件事情上他的想法是对的,那就是布洛尔·熊皮不会再领地里出现。事实上,他去那里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是去寻找德鲁伊长老范达尔的圣所。哈缪尔害怕他朋友的最终目标是雷姆洛斯的神像。牛头人只知道神像对布洛尔可能会有用。毕竟,它连接着翡翠梦境,尽管在那里德鲁伊长老玛法里奥·怒风的梦境形态已经消失不见。

  而且一定会有个方法,即有人会像布洛尔一样冲撞鲁莽,可能会去寻找他们消失的东西。

  他应该不会……布洛尔应该不会冒这个险……

  哈缪尔眨了眨眼。是的,布洛尔不会。

  一个身影从他身边擦身而过。转过身,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风暴乌鸦从天而降。这可能是范达尔回来了,大德鲁伊这次选择了比鸟类的轻盈更为艺术的方式进入集会。

  当这只风暴乌鸦落下时,它变身了。翅膀变成了手臂,腿也长了出来。爪子变成了脚。羽毛褪去了,或者变成了头发和衣服。鸟嘴开始消失,变成了嘴巴和鼻子。

  范达尔再次变回了自己,站直了身体。在所有聚集的德鲁伊中,他的眼睛盯着远处的哈缪尔。

  暗夜精灵的眼神注满了失望。在哈缪尔看来,这表明了范达尔已经知道了布洛尔做过的,每一件事情。

  牛头人祈祷他的朋友清楚他自己正在做什么事情。

  他们再次移动。布洛尔很清楚,尽管他依然不能长时间注视着这片让他们移动的徒弟。他非常肯定那是翡翠梦境——但是为什么他关于这些梦的记忆就好像笼罩在奥伯丁的雾一样模糊不清?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如何能让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人类!——可以在精神上穿越迷雾般的世界而毫无影响?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从路肯那里获得答案。这三个人依然在前行。路肯在关键时候的行动不是将他们从龙那里逃脱——而是讲他们置之于其下。

  “卧倒!”泰兰德小声说道。

  那团影子疾风般掠过他们。这股强风反过来几乎吞没了高级祭司的建议,三人还是被重重击倒在地。

  但是,那条龙并没有回来。它并没有扑向他们。相反地,它越来他们,冲向了山峦伸出——再没有出来。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