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最后的守护者》第十二章

暴雪官方小说《最后的守护者》第十二章

2012-06-12 23:04:14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Micky Neilson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最后的守护者》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没几天,图书馆就被整回了原样。变得更破的图书基本已放到该放的位置。好消息是,那些珍贵的(有陷阱的)书都在上层,没被这场灾难波及。也就是修复书架花了点时间,迦罗娜和卡德加把空置的兽栏将就着改成了木工小屋,试图在里面修复(某几个要重做)损毁的书架。

  至于那恶魔,仍然没有任何踪迹。除却它造成的破坏:那铁爪印依然留在书桌上,《艾泽拉斯列王纪》破损严重,可能是它的大嘴干的。但它没在麦迪文脚下留下任何尸体血迹或是残肢。

  “也许被谁救走了吧。”这是迦罗娜的一个假设。

  “我们离开前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啊。”卡德加漫不经心地回答,心里回忆着自己当时是把史诗安排在了罗曼史的上排还是下排。

  “可能是带走了尸体,”迦罗娜道,“肯定是有人把它带进来的,然后也是那人把尸体带出去的。”

  “血迹怎么解释。”卡加提醒道。

  “用魔法消除了吧,”半兽人对自己的推理挺有信心,“也许是个爱干净的恶魔干的。”

  “没有那种魔法吧,这根本违背魔法定律。”卡德加道。

  “可能不是你那种魔法,不是你学过的那种,”迦罗娜道,“魔法也分很多种的。在兽人里的老萨满用的魔法是一个样,而术士用的又是另一个样。所以那也许是一种你没听说过的魔法。”

  “不可能的,”卡德加否定道,“无论是什么魔法,总会留下痕迹,施法者的痕迹——他们的残留能量场。我能感应这种场。而我的魔法告诉我,最近这塔里只有两个人施过法,一个是我自己,另一个是麦迪文。我也检查过守护结界了,麦迪文说的没错——它们都在正常运作。没有任何恶魔可以突破这些结界,无论是用魔法还是其他什么法子。”

  迦罗娜耸耸肩:“但是凡事总会有例外,比如这塔本身的存在就不合理,对吧?也许在这里,旧的定律根本就不适用。”

  这次轮到卡德加耸肩:“如真的酱紫,那我们可能陷进比我想象中更可怕的麻烦啦。”

  卡德加和半兽人的关系似乎因修复图书馆的事进展了不少。单就声音来说,她几乎像个人类。但她仍一直不肯坦白她的头头是谁,卡德加也不得不提防这一点。所以一直留心她问的问题和常涉及的话题。

  他也试过追踪她的对外联系,他用法术在客房区布下了侦测网。以追踪她的外出和发信。但是没有出现任何可疑行为。如果真的有,她一定是用了什么法子瞒过了卡德加的法术——而那根本没可能。对方甚至还向他担保会平等共享信息,如果她当真用在这里收集的情报做了什么,肯定不会如此坦率的。

  迦罗娜真的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开始和卡德加分享她关于兽人的知识。卡德加逐渐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兽人统治制度(以力量和战斗力为标准)和其中众多的氏族。有时候说的兴起,使节也会带入自己对各氏族的个人看法,比如哪些首领被她归类为白痴,哪些首领又只想着到处开战。卡德加很快对她描绘的部落有了直观的印象——改朝换代灰常的频繁,适者生存意识占主流。

  血窟氏族是部落中的一大保守派。他们拥有强大的成员和悠久的征服史,但自从这一代统治者——基尔罗格。死眼以来稍有衰落迹象,年老的基尔罗格对战死沙场的兴趣越来越弱。迦罗娜指出,在兽人政体中,年老的统治者通常更注重实效,而这常被年轻一代误解为懦弱。基尔罗格已经砍了他自己的三个儿子两个孙子。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更适合做酋长。

  黑石氏族似乎也是部落中的一支大系,首领叫黑手。他是在所有的竞争者都被痛扁过后自然而然地被提名为酋长的。该氏族分裂出去了一块,他们每人敲掉了自己一颗牙,自称黑牙氏族。相当恶搞的名字。

  当然还有其他氏族,比如沉迷于毁灭的暮光之棰什么的。火刃貌似没有头目,却更像一支部落中混乱分子组成的非政府武装。另外的都是小氏族了,比如由一个术士领导的暴掠。卡德加怀疑迦罗娜的幕后就是暴掠中的某人,因为她对这个氏族的描述十分简略。

  卡德加尽可能作了记录,并总结成报告汇给洛萨。从艾泽拉斯各处传来的信件数量激增,部落似乎正从黑色沼泽各处不断涌出。去年还仅存在于传说中的兽人们如今已无所不在,暴风要塞已经火力全开,直面这场威胁。卡德加把这些越来越糟的消息瞒着迦罗娜,却详细地向洛萨汇报了他收集到的一切,细至各氏族间的竞争和他们喜欢的颜色(比如,黑石因某种原因喜欢红色)。

  卡德加也试图将他所知的信息汇报给麦迪文,但奇怪的是麦迪文对此提不起兴趣。实际上,星界法师和迦罗娜的交流也不似以前那般频繁了。有时候麦迪文甚至一声不吭地就出门了。即使他在的时候,也显得越来越不可接近,独自一人坐在天文台的椅子上,凝视着艾泽拉斯的夜空。卡德加对他的感觉比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要遥远。他变得比以前更喜怒无常,更独断,也更不愿意聆听了。

  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他那渐行渐远的脾气。每次离开星界法师的房间,莫罗斯都会向卡德加投来痛苦的眼神。而在回顾一张已知世界的地图(由于是暴风城产的,因此他们谈及洛丹伦的时候发现有差错)时,迦罗娜挑起了这个话题。

  “他老那样吗?”她问。

  卡德加不露声色地回答:“他比较喜怒无常。”

  “是的,但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感觉他充满活力、处事积极。而现在他看起来却……”

  “烦躁?”

  “腐朽。”迦罗娜有些厌嫌的说。

  卡德加无法反驳。

  当天下午,卡德加向星界法师汇报了一次新消息,全是紫封的密信,全是求麦迪文去帮忙对付兽人的。

  “兽人不是恶魔,”麦迪文道,“他们有血有肉,这种问题应该由战士去解决,而不是法师。”

  “事态十分紧急,”卡德加道,“听说军队已经撤出黑色沼泽附近区域,难民正像潮水一般涌向暴风城和其他地方。他们已经逼近这里了。”

  “所以他们想要守护者立刻奔去救他们。遗憾的是我得呆在这座塔里监视扭曲虚空的恶魔。现在却要我去为救他们而和另一个国家另一个民族为敌?下次艾泽拉斯和洛丹伦爆发贸易冲突,他们是不是还准备拉我去做谈判代表?这种事情用不着我们瞎操心。”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