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巨龙之夜》第二十一章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巨龙之夜》第二十一章

2012-06-12 17:29:35 网友评论0|来源:Richard A. Knaak作者:译人隐修会 译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巨龙之夜》第二十一章

巨龙之夜

巨龙之夜

  第二十一章

  伊莉迪并没有抛弃她的同伴,至少不是像罗宁的后备计划那样。尽管这个女德莱尼不这样想,但她依然祈祷着能够快点回去帮助法师,以及其他的人。

  并且,通过帮助他们,她也解放了兹泽拉库——曾今的背弃令她始终难以释怀——或者说,如果能找到克拉苏斯和卡雷克的话,那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问题在于,这个女祭司没有时间去做这些她想做的事情。她甚至能够通过她的法杖感知到希奈丝特拉的邪恶造物正在某个洞穴里集结,他们变得比以前更为强大。事实上,一些能量来源于她最为困扰的一股力量……那是另一根法杖的能量。伊莉迪对那个凶残的窃贼是否意识到了他的所作所为表示怀疑。

  至于这个德莱尼,与其说这是她用自己法杖所释放出的力量,更不如说是罗宁为了谨防万一而交给她的一道咒语。她所需要做的只是想好什么时候逃跑——并朝着她所希望的方向一直凝视。罗宁有意创造了这条咒语,让她能够,并且仅能够领悟出她自身的命运。

  然而,她没有到达她所期望的地方。虽然大法师本人能够将她从一处带到另一处,可是这个法术却因为某种原因而未能奏效。现在,伊莉迪正站在格瑞姆巴托某个隧道中,对她的所在一无所知,也无法帮助任何人。

  突然,一个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想要听到的声音充斥了整个隧道。这时,她意识到那是黑腭怪发出的嘶吼,凶狠残暴。如果她估计得正确,至少有二十只正在向她的方向前进。

  德莱尼刚想到这些,黑腭怪就从一个侧面的通道里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很明显,她原本并不是它们猎捕的对象,可是当她出现在它们眼前的时候,这些邪恶的黑矮人便发出了饥渴的嘶吼。它们露出狰狞的牙齿争相向她扑去。

  伊莉迪转动着法杖,将杖的末端刺进了第一个黑腭怪的喉咙。当那家伙倒下的时候,第二只抓住了法杖的长柄并且紧紧贴住它。这重量使得德莱尼的手臂沉了下去。

  又一个黑腭怪趁她倒地的时候跳了过来。德莱尼伸出脚,借力将这怪物踢了出去,它的头部受到撞倒在岩壁上,昏了过去。随后伊莉迪用力将法杖挥舞起来,借助贴在法杖上那个黑腭怪的重量抵抗着它的同伙们。在她击倒三个怪兽后,纳鲁赐予的这根法杖终于脱手而出。

  它消失了,使得那个本来抓住它的黑腭怪沿着通道滚了出去。但是这丑陋的矮人并没有滚太远,似乎随即便撞上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德莱尼……”他的声音刺耳无比。“抓活的……只要活的……”

  剩下的黑腭怪向她围拢。伊莉迪举起手想要召唤法杖——

  龙人迅速地用鞭子缠住了她的手腕,那速度快的令人难以置信。伊莉迪的手一抖,那还若隐若现的法杖便如雾气般褪去了。

  拉斯克用力一拉,德莱尼向前扑倒在地。虽然在倒下的同时她试着再次召唤法杖,但是此时黑腭怪已经都扑到了她的面前。

  就在这时,一声战吼震彻整个通道。龙人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矮人战士,他似乎只有一条完好的胳膊……因此他只能单手作战。

  伊莉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罗姆?”

  这位矮人指挥官重重地一斧劈向龙人,龙人来不及反应。斧子的厚刃砸上了拉斯克头骨的一侧,如果换做其它的战士,这一击甚至称不上是威胁,但是对于这个经验老到的矮人来说,这一击却足以打晕这个要比他大得多的敌人。

  但是罗姆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向着德莱尼跑了过去。伊莉迪也在同时借着矮人出现的机会站了起来。她踢倒一个惊诧的黑腭怪,并挥起法杖击倒了另外一个。

  然而,在这低矮狭窄的隧道里,就武器来说,这根纳鲁赐予的法杖并不能提供太多的帮助,它显得有些累赘。它太长,而黑腭怪却太多,以至于无法快速地应对扑来的敌人。伊莉迪最后解除了召唤,转而用起了她在教会中学到的徒手战斗技巧。

  她利用惯性,将一个黑腭怪甩向它的同伴。然后翻身跳过另一个敌人,并在着地时转身一踢,将它击飞在了墙上。

  与此同时,罗姆轻易地在他野蛮的敌人中砍出一条路,就像是农夫在收割谷物一样。他走到了伊莉迪的前面,身后有三个黑腭怪倒在了地上,还有两个捂住伤口紧贴着墙壁。

  “往这走!”他发出阵阵低吼,指着他先前出现的那个方向。

  “这能通向哪?”

  “哪都行!我不在乎!可是你绝对不能回去,我的女士!”

  他真诚地说着。而这时,拉斯克已经恢复过来,这个黑色的龙人正试图在黑腭怪中间挤出一条道路,鞭子也再次拿在了手里。伊莉迪以前从没注意到这个高阶守卫后背上还捆着一柄巨大的战斧。很明显,在这个隧道里,拉斯克无法有效地使用它,所以他一直在使用那条长鞭。但是,她觉得无论是她还是罗姆都不应该进入到那战斧的攻击范围内。看起来,那个龙人只要一斧就能把他的其中一个对手给劈成两半。

  尽管谁也不确定哪里会更安全些,但罗姆仍然将她推到了自己身前。伊莉迪没有说话,随时准备防御从前面来的攻击。

  “老天啊!”矮人突然喊道,“我的手要是还在就好了!我浑身都在发痒!这些该死的生物身上肯定长满跳蚤!”

  可是在这里,谁也不会去理那些跳蚤了,因为每当他们甩掉一批黑腭怪,更多的黑腭怪就会追上来,拉斯克驱赶着他们,如果哪个跑的太慢,就会被他甩出去。

  一直圆杆的箭掠过她的头顶。回头一看,伊莉迪发现一些黑腭怪装备着凶恶的弩——和她在大洞里看到过的一样。他们一边追逐着,一边朝着伊莉迪射出一只只长箭。

  尽管这两个人仍然不知道他们在逃往哪里,但是他们用尽全身力气在逃。还好,这条路上有许多障碍,黑腭怪时不时地跌进地上的坑里,或者撞到地面的突起上。虽然偶尔会有一两句话传到前面,但是伊莉迪完全弄不懂这些生物发出的尖叫和咆哮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她身后,罗姆发出了一声大吼,有个黑腭怪从侧面的洞口跳出来绊住了他的腿。而另外一个也很快的跳了出来,追上来加入了拔河,两个家伙迅速将矮人向后拖了过去。

  德莱尼召唤出了她的法杖,将尖端的水晶对准那两张凶暴的脸。但由于离罗姆太近,她不敢使尽法杖的全部力量,只是发出了一道闪光,但这足以制服他们了,两个黑腭怪尖叫着,松开了手,逃回了黑暗当中。这些变异的矮人比起正常矮人来对光线更加敏感。但就在她帮助罗姆站起身来的时候,一个笨重的身影出现在两个人身后。

  拉斯克咧嘴大笑着,收回了鞭子。伊莉迪用力向上刺出法杖。拉斯克向后一个斜侧,轻松地躲了过去。

  然而她的目标并不是龙人,而是它身后的洞顶。法杖打掉了一块松动的石头……于是更多的石块相继坠落下来。

  伊莉迪松开法杖,抓住罗姆并且拖着他往前走。拉斯克想要抓住矮人的脚,但是抓了个空。

  德莱尼和矮人向前跑去,洞窟从伊莉迪刚才击中的地方开始崩塌。“你想过没,你弄塌的隧道差点就该死地砸到了我们自己身上!”罗姆喘息着,可能由于压力,他说话的方式又回到了老样子。

  “我觉得那是处断层,攻击也如我预料般奏效了。”女祭司解释说,“这是我的训练师教于我的物理攻击回避法则。”

  “嗯,任何一个在隧道里住了大半辈子的矮人都会告诉你,你打中的那处断层可能会轻易地把我们埋起来而不是堵住龙人的路。”

  她没有接话,因为她怀疑在这一点上矮人确实懂得比她多。始终,命运女神都眷顾着她,至少到现在还是这样。但是这样的运气还能持续多久,她就说不出来了。

  他们来到一处岔路口,在那里暂时停了一会儿,选择一条路继续前进。但无论是她,或是罗姆都不知道那条路会更好些。

  矮人向身后看了一眼:“黑腭怪还想挖出条道路还得一阵子……除非它们知道有别的路可以通向这里。”他看向德莱尼,“我想我是迷路了,而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女士?”

  伊莉迪很快把她的经历讲了一遍,最后讲到罗宁对她施法,使她消失在了一脸愤怒的希奈丝特拉面前。

  “那么,法师也在这了,哈?我得说这真不错,但是说的事却让我担心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对抗那贱人还有她造出来的该死的东西!”

  “我相信兹泽拉库可以帮我们……而且它也愿意这样做。”

  “兹泽拉库——他们抓住的家伙叫这名字?”他瞪大了眼睛,“你真的认为放了那东西是件好事?”

  “是的。罗宁也觉得我们需要放了他。这就是他让我一个人逃出来的原因。兹泽拉库是关键……”

  矮人指挥官摩擦着他下巴上的胡子。“放出来一个恐怖的家伙希望他能阻止另外一个!我一定是发了疯才会相信你是正常的……”他仔细考虑着两个通道。“选一个吧。”

  德莱尼皱着眉头,迟疑了一下,然后选定了右侧的隧道。

  “最近几小时里我的运气差极了,我本来选的是左边,不过我们还是走右边吧。”

  “就这么简单?我们靠猜的?”

  罗姆哼了一下:“你是遵从秩序的女祭司。我敢打赌以你的学识肯定明白运气或者猜测究竟是什么……”

  她点头。“一个人决定了他自己的运气,无论好坏……不存在绝对的猜测,仅仅是正误的集合罢了。”

  “没错,这才像是一个牧师该说的话。”一面说着,罗姆开始向她选定的那条路前进。

  德莱尼迅速地向后看了一眼,她跟了上去。

  他的咆哮声又再次让整个格瑞姆巴托颤抖。大厅里的黑腭怪已经无暇顾忌它们的女主人,纷纷四散躲到最近的洞穴里。眼前只剩下一个龙人护卵者与一个龙人,但就算是它们,似乎也恨不得能马上逃到别处去。

  这些爬行生物们的“母亲”一直令这些迅猛龙感到恐惧,这种原本不熟悉的情绪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更加强烈。甚至那些黑腭怪的表亲,那些矮人们,也死死地靠在墙壁上,希望不会被发现。

  德拉苟纳克斯大笑起来。制造恐惧是他的乐趣之一。

  只有三个生物没有害怕。尽管德拉苟纳克斯曾经吃过这个虚空龙俘虏的大部分精华的精华,但他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虚空龙。虽然虚空龙一动也没动,但是很明显,愤怒已经笼罩了他。不过至少,德拉苟纳克斯喜欢其他龙类的外形。他不仅要比这个可怜的囚犯强大得很多很多,甚至比任何东西都强大得很多很多……除了他的“母亲”承诺要创造的那东西。

  她,“母亲”,自然是第二个没有害怕的生物。她仍然保持人形的装束下,骄傲地看着她的造物微笑。德拉苟纳克斯将他巨大的皮质双翼伸展到房间四处,翅膀尖端的锋利刺针刮擦着岩石。他紫水晶一般的身体如果完全展开,足以将房间塞满。他的体型至少是虚空龙的两倍甚至三倍。他躯体的边缘散发着雾气,显得非常模糊,使它比起实体来而更像是暗影。

  “这是我的孩子。”希奈丝特拉向仍然能有力气听的人介绍道,虽然其实听众只有一个,“他很强大,不是吗?”

  但是第三个没有陷入恐惧的生物,那个法师,简短的回答道:“该死的,它太恶心了……”德拉苟纳克斯巨大的头颅向这个辱骂者伸了过去。他的巨嘴里长满了数以百计如同利剑一般的牙齿,足以一口吞下一打迅猛龙。大嘴最前端比其它牙齿还要再长一倍的尖牙给了暮光龙一个如同梦魇般的“微笑”。在他的头顶上,卷曲的角向后耸立,生满奇特的倒刺和锐锋,而且从头骨和颈部垂下一直蔓延到在德拉苟纳克斯巨大的身上,仿佛有无数次爆炸一般。每次暮光龙呼吸的时候,都似乎膨胀了一些。他没有瞳孔的眼睛比巨人的盾牌还要巨大,中间反映射出那个快要成为死人的穿着长袍的人类。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