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流沙之战》完整版

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流沙之战》完整版

2012-06-11 17:36:21 网友评论0|来源:暴雪官网作者:Micky Neilson进入论坛

摘要: 魔兽世界官方短篇小说《流沙之战》完整版

  晌午的太阳炙烤着希利苏斯的流沙,以及圣甲虫之墙外那些排列有序的巨大古墙。

  时光如流,即使大自然再怎样残酷,将圣甲虫之墙的巨大外壳一层层暴露在烈日之下,但那一波波永不停息的热浪却仿佛无法撼其分毫。

  一个孤独的暗夜精灵正站在这片暗涌的古墙之外沉静地思考着,她的同伴正带着仰慕甚至崇敬的目光注视着她。在艾则拉斯大陆上,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长相特征,从而很容易辨认出来——而每个种族之间的关系,例如暗夜精灵对巨魔的仇恨,则要追溯到上个千年纪之前。

  无论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在那一天,所有其他种族,对暗夜精灵们的看法只有一点:尊敬。希洛玛,这位强大的女祭祀,就像高空中的烈阳一样,坚定、无情、冷漠。这种意志现在一直伴随着她,即使一切看起来已经失败,任务还没完成,即使他的同伴已经放弃了信心。

  从监护者,时光之穴,到铜龙,血领主、虫穴,以及流沙碎片和它们的看护者,远古巨龙,没有谁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这些雇佣军们为了完成这项任务而实施高压统治,精明而又不失时机的铁腕政策。

  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了那件物品——流沙节杖——现在它紧握在希洛玛的手中。在上一个一千年里,它一直在重组。是的,最后它完成了重组,就在它曾经被粉碎的圣甲虫之墙旁边。

  希洛玛轻轻地仰起头,注视着天空,开始回忆那些人们早已淡忘的事情:巨龙们的翅膀遮蔽了太阳的光辉;暗夜精灵军团几乎被其拉虫群无情地淹没;希望越来越渺茫——在那些可怕的几个月里,似乎没有谁能幸存下来。然而现在,她还站在这片庄严的古墙之下,依靠这座古墙的保护,他们始终存活下来了,从那噩梦般的流沙之战中。

===============================================

  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和他的儿子瓦斯坦恩鹿盔领导了对抗虫群的战争。他们选择了峡谷作战,这样两翼就能受到源源不断的流沙的保护。而希洛玛则靠近前线的后方,全力施展魔法以收集更多能量。

  峡谷的战斗已经进行了几个月,范达尔和瓦斯坦恩带领着哨兵、丛林守护者、女祭祀以及德鲁伊们,顽强地对抗着虫海。每一片虫海被消灭,立刻就有更密集的虫海代替它们的位置,无休无止。最后的几天里,越来越多的虫子顺应着召唤蜂拥而至。范达尔也开始召唤援军。希洛玛和她的同伴们获得了足够的能量,同时她们开始召唤月神艾露恩的帮助,绚目的光柱宛如圆柱形般从峡谷末端延伸出外,挡住了虫海的地面力量。

  忽然间,漫天遍野传来嗡嗡作响的声音,飞虫们出现在天空,一个接着一个,飞跃峡谷边缘,直冲峡谷底部,冲击德鲁伊们的后方阵地。范达尔带领前线地面部队,跨越厚厚的虫尸长驱向前。天空中充斥着其拉飞虫的低鸣声,飞虫们展开利爪俯冲而下,开始了凌厉的攻击。范达尔压制着虫海以等待支援军团的到来。

  希洛玛望向远方的一座山丘,陆地上的虫海蜂拥而上,密密麻麻地蠕满了整座山丘。五颜六色的翅膀和肢爪形成了一座畸形的彩色柱体,在喋喋不休的虫声中,一个声音仿佛在不停地指挥着前方的士兵:“拉贾克斯、拉贾克斯……”然而希洛玛并不了解其拉虫族的通讯方式,她想知道那是否是这些生物的名字。

  当另一波虫海临近之时,巨大的号角声从东到西响起,大量的暗夜精灵军团出现在旷野上。随着一声令人胆战心惊的怒吼,范达尔和瓦斯坦恩率领暗夜军团直突虫海的心腹地带,两翼到达的暗夜援军也开始冲击两边的虫海。

  希洛玛觉得胜利在握了,然而夜晚的阴影开始延伸,白天变成了黑夜,战斗仍在继续。战场中间,范达尔父子军团与虫海展开了拼死搏斗。希洛玛勉强地避开飞虫的攻击,看了看激战中的范达尔将军和他的儿子。虫海的范围越来越小,将军似乎也意识到这点,他纵力跳上了山头上,发现虫子们在快速消退。

  夜晚到来,暗夜精灵们开始休息。范达尔知道其安吉虫子的威胁并不会就此消失,他在期待次日黎明战斗再次展开。希洛玛整个晚上都没睡好,战斗的喧闹声仿佛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虽然周围是出奇地安静。

  早晨时刻,暗夜精灵部队开始集合,准备向远方的山丘推进,然而周围却是令人不安的寂静。希洛玛扫视了整个地平线,没有看见一只虫子。范达尔正要下令推进时,新的噩耗传来了:南风村危急!

  范达尔觉得这里头肯定有文章,如果大部队前往救援南风村,那么前线就会中门大开,难以抵挡残余的虫子冲击。没有人能确定还有多少虫子存活,即使在昨天,他们击退了这个新出现的种族。

  瓦斯坦恩——范达尔之子,这时建议他的父亲带着大部队留守前线,以牵制前方的虫子,而他愿意带领一支先遣队前往南风村探明情况以及救援。旁边的希洛玛听见了父子交谈的最后一部分。

  大德鲁伊说道:“这是个诡计”。

  “当然,我们可以去碰碰运气”,瓦斯坦恩说,“我会去保卫村庄,获得胜利,为你的荣誉而战!”

  “安全地回来比一切都重要”,大德鲁伊不情愿地挥了挥手,“去吧。”

  瓦斯坦恩很快就集合了一只队伍离开前往南风村。希洛玛的心中总觉得惴惴不安,军队力量分为了两股,但她也明白这次行动的重要性。

  接下来的几天里,希洛玛不断地听见离散的虫穴下的流动声音,然而在大陆上,却是一只虫子也没看见。一个可怕的念头传遍了希洛玛全身,她的皮肤开始发麻:为什么这些虫子的主人到现在还没现身?她开始担心瓦斯坦恩的命运。她知道范达尔也在担心同样的事情,这两天里,他每天都在等待着儿子的归来。

  第三天正午,虫子军团再次出现了,数量也更加惊人,翅膀震动的声音搅动着整个天空。一望无际的虫子部队开始从地平线上涌了出来,天空也被一大片阴影所遮盖。

  暗夜军团也迅速集结成列,范达尔化站在队伍的最前列,德鲁伊们变身为熊形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过了一会,虫海忽然分出一条路来,笨拙的其拉将军终于出现在大家的眼前,他的利爪高举着瓦斯坦恩,缓缓地向前线走来。

  不安传遍了整个队伍,希洛玛的心在下坠。范达尔一言不发地站在队伍前列,他知道南风村已经陷落了,他的儿子很可能已经死亡。他开始诅咒自己的错误决定,心里也因为恐惧、愤怒、沮丧而发冷。在拉贾克斯将军的利爪中的瓦斯坦恩开始挣扎着,向他的父亲说话。范达尔立即停止施法,带领着暗夜军团冲向将军,但,距离是如此的遥远……即使拉贾克斯没动手,希洛玛也知道他们根本来不及拯救瓦斯坦恩。

  拉贾克斯举起他的另一只手,插入了瓦斯坦恩带血的躯体之中,并开始施力挤压……最后年青的暗夜精灵将领被一下撕成了两半。

  范达尔停住了脚步,颤抖地跪倒在地上。激愤的暗夜军团没过了范达尔的身边,涌向虫海,双方展开了浴血奋战。东边的沙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空气令人窒息而沉闷。狂风阻挡了希洛玛的移动,她尽力闭着双眼,风声强烈地振动着她的耳膜,盖住了战场的厮杀声和同伴临死前的怒吼。

  混乱之后她看见了拉贾克斯将军那硕大的身影,就在她的不远处,就如同收割机般一排排地砍过暗夜精灵们的身体。接着她听见了范达尔可怕的声音盖过了暴风的声音,命令部分后撤。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非常快,虽然也是好几天的时间:范达尔带领暗夜部队撤离了希利苏斯,退到安戈拉环行山。其拉部队并没有穿越安戈拉环行山,它们感觉到一股原始力量在保护着这片土地,它们不能在此定居。

  在安戈拉环行山中部地区曾经发生过一件奇怪的事情:传言当暗夜精灵部队穿过环行山边缘的时候,其拉虫族退回了希利苏斯。大德鲁伊将残余力量聚集在环行山的中间进行监守。最终战争消停,暗夜精灵遭受了巨大失败,范达尔鹿盔也因此变得十分消沉。

  希洛玛望着正在火羽山上站岗的范达尔,大德鲁伊正望向远方,火山口的蒸汽不时从他身后喷发,橙色的熔岩光芒照亮着他苍老的脸,但那张坚毅的面具已经隐藏不住他内心巨大的痛苦——当父母失去他们最亲爱的儿女时。

  希洛玛对其拉虫族的突然撤退仍然感到不解。她更多地相信是因为那个古老的传说,谣传环行山是远古时代创世神们的杰作,也许他们仍在监视着这片土地,也许他们的祝福仍环绕着这片区域。无论如何,有一点是确定的:如果再不制订计划,虫族的步伐终究不会停止……卡利姆多将永远陷落。

  流沙之战延续了漫长而苦闷的几个月,希洛玛设法在失败后挽救当前局势,但暗夜精灵只能处于防御状态,敌军的数目越来越多,他们一次次被击回。

  近乎绝望的范达尔鹿盔向难以捉摸的铜龙军团寻求帮助,但遭到了拒绝。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虫族疯狂地蔓延并开始攻击时光之穴——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的家。

  诺兹多姆的子嗣阿纳克洛斯,答应召集铜龙军团打击猖狂的掠夺者们。于是所有最强壮的暗夜精灵勇士们和铜龙军团集结在一起,发动了一场希利苏斯反击战。

  即使是强大的龙族加入了战争,事实总是残酷的:其拉虫族的数量决定了它们是不可战胜的。阿纳肯诺斯继续召唤他的龙族盟友加入这场战争:翡翠梦境的绿龙王伊瑟拉之子麦琳瑟拉,红龙女王阿莱克丝塔萨之子凯雷斯特拉兹,蓝龙王玛里苟斯之子亚雷戈斯。

  龙族与飞虫的战争遮盖了希利苏斯的天空,所有暗夜精灵士兵也云集到希利苏斯争夺地面优势,尽管如此,其拉虫族的数量却似乎永不消减。希洛玛听见了高空中龙族们的耳语,源源不断的虫子正从希利苏斯南边的远古城市里涌出。一切似乎都在暗示着在虫海之后还有一股更原始、更恐怖的力量。

  这对于龙族和范达尔也是一个预示,他们最终制定出一个背水一战的计划:在远古城市边缘建立一座坚固的障碍物,将虫族封在里面,直到有更好的能消灭虫族的方法。

  在四个龙族的帮助下,最后的推进发动了。希洛玛紧跟在范达尔身后,同时不断躲避天上掉下来的虫尸。龙族的联合暂时取得了空中优势,将虫子击退到远古城市安其拉,联合军在安其拉入口组成了一道移动墙壁。虫潮并未停止冲击,更多的虫子种类和数量开始冲击,局势再次陷入危机。这时,麦琳瑟拉,凯雷斯特拉兹和亚雷戈斯绝定联手推进安其拉之中,以让阿纳肯诺斯和希洛玛、德鲁伊们取得更多的时间,完成魔法屏障。

  于是绿龙军、红龙军和蓝龙军在三位龙王之子的带领下,义无返顾地冲进了安其拉,冲进了浩浩荡荡的虫海之中,以牺牲来换取胜利的希望。

  大门之外,范达尔和他的德鲁依们开始集中能量,阿纳肯诺斯则开始召唤魔法屏障。屏障之内,三个龙王后裔和他们的龙族最终被虫海所淹没。魔法屏障开始蔓延并最终成形,女祭祀希洛玛集中所有的能量,呼唤月神艾露恩的祝福。大地开始颤抖,岩石和巨礁、树根不断地从流沙之下涌出并缠绕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座难以渗透的巨墙。即使是那些带翅膀的飞虫,仍然会在最高空受到它们看不见的魔法屏障阻挡。

  残留在外的虫族很快被打败。其拉虫族、暗夜精灵和龙族的尸体遍布了整个沙漠,鲜血染红了流沙……

  阿纳肯诺斯的脚下开始泛起圣甲虫的鳞甲,慢慢地延伸至全身,凝固并最后慢慢变平,最后化为一座金属巨钟。巨钟底下的石头也开始浮现并最终形成一座平台。

  巨龙们的牺牲换来了计划的成功,阿纳肯诺斯的咒语让他的手肢开始变形并化为了流沙节杖。铜龙之子告诉范达尔,任何想打开圣甲虫之墙的凡人们,必须拿着节杖敲击巨钟,最后他将节杖交给了范达尔。范达尔目光垂了下来,他的脸因为耻辱而变得扭曲。“我将永远不再为希利苏斯、其安吉和受诅咒的龙族做任何事情!” 他愤怒地将节杖掷向巨墙,节杖旋转着飞了过去,清脆地裂成了碎片。

  你要打碎我们荣誉的盟约?”巨龙质问。

  范达尔回击道“我的儿子!他从这场虚伪的胜利中得不到任何安慰,巨龙!我要他回来,即使是千年万年,我只要我的儿子!” 说完,范达尔转身离开了希洛玛……

===============================================

  即使是现在,那些千年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仍然是历历在目,就仿若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来自卡利姆多的所有面孔都在注视着希洛玛,静静地等待着。她穿过人类、牛头人、侏儒、矮人甚至是以前抗争的巨魔,缓缓地步上平台。在这一天,其拉的威胁必须要终止。

  希洛玛的步伐离巨钟越来越近,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平台顶部,她忧郁了一秒钟——仅仅是一秒钟。之后,她举起了流沙节杖,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挥,千百年来的恩怨都集中在节杖之中。流沙节杖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重重地落在远古巨钟上。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