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新闻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穿越黑暗之门》第十二章

暴雪官方小说《穿越黑暗之门》第十二章

2012-06-06 15:38:16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山姆Sam 译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穿越黑暗之门》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芬瑞斯凝望着面前那幢老久的建筑,显得很是迷惑。他并不知道在萨格拉斯之墓会看到什么,但是很明显不应当是这样的。那些他最初认为是雕刻上去的东西实际上是各种海洋生物的贝壳、骨骼以及脊椎,它们因为长年累月浸没在水下而被附着在了建筑的外墙之上。从这里看去就好像是在看着海洋深处,只不过它实是从海底升上地面,并且被塑造成了一处可供居住的建筑罢了。那通往这诡异之所的大门敞开着。

  “那件神物就在这里?”芬瑞斯皱眉问道。他很难以把这粗糙不平的外貌和那耐奥祖所说的足以惊天动地的神物的藏身之所联系到一起。

  但是死亡骑士却并没有这一疑惑。“它就在这里,”雷格诺克坚持道,“我可以感知到它,它就隐藏在这里的深处。”

  “那就走吧!”塔伽喊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傻站着呢?我们早点进去,就能够早点回家了!”

  芬瑞斯经常感觉自己对于嚼骨酋长很是无话可说,但是这一次兽人说得很对。芬瑞斯急切着想要完成这一送货的任务。他向自己的兽人们招手示意,让他们跟着雷格诺克、塔伽以及塔伽的兽人战士们进去。

  随处可见的痕迹显示着这一建筑曾在水中经历过数百,甚至是数千年的时光。由于海水不断的冲刷,以及附着在墙上的苔藓、贝壳和珊瑚,所有的拐角处都已被磨圆。这里的地面也被真菌和海藻覆盖。所有墙上曾经有过的装饰都因为长年处在水中,抑或是经年累月的堆积而一去不返。这里并没有任何光线可以穿透而入——这奇异的建筑没有一扇窗口——但是这并不是问题。雷格诺克举起他的手,一道黄色的亮光在他的手上迸发。尽管这道光会形成讨人厌的阴影,但是至少它还是可以允许众人向内移动的。

  就在他们向内推进的同时,芬瑞斯注意到了此处的墙要比刚才入口处的墙干净一些。不仅如此,它受海潮侵蚀的程度也要少一些。墙壁上用以装饰的雕刻并没有如之前一样被全部刷掉。芬瑞斯从中可以大致了解到这座庙宇在它的鼎盛时期的辉煌。他心想,这里一定曾经壮观非常,那是一种他未曾想象过的建筑的高贵和美感。

  芬瑞斯感到一阵粗野的脚步声回荡在大厅之中。他发现自己氏族的战士们跟他的想法大致相同,但是塔伽和他的嚼骨兽人们却并没有因为这里的美感而动容,他们似乎只对死亡和毁灭有兴趣。雷格诺克看起来则是全身心集中在他目前的任务上。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塔伽会突然停下来,朝着墙即将触到地面处的一块斑点说道,“看那里!”芬瑞斯看向他所指的方向,发现了雕刻物上有一片貌似黑色的污迹。它看着就像是……“血迹,”塔伽确认道。他跪了下去,用力吸着那片污迹,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它。“兽人的血,”他澄清着,再一次站了起来。“很多年前的了。”

  “应该是古尔丹或者是他的术士们的血。”雷格诺克说道,“我们就快到了!”

  尽管这代表着他们的任务即将完成,但这并不是一个令人舒服的想法。“保持警惕。”芬瑞斯向他的兽人们说道,他的战士们严肃的点点头。

  “芬瑞斯,你怕了么?”塔伽嘲讽道,他走上前去,将他的脸凑到芬瑞斯面前。“为我们可能发现的东西而害怕?”

  “我当然害怕,你个二蛋!”芬瑞斯吼道,他的獠牙碰到了年轻酋长的面颊。“古尔丹是一个叛徒,一个白痴,但是他仍然是部落中最强大的术士!就在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杀死了他和他的追随者。如果你不怕的话,你要么疯了,要么就是个傻!”

  “好吧,我不怕!”塔伽回道,几个芬瑞斯的战士听到那话,笑了起来。芬瑞斯则只是摇了摇头,心想自己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一个白痴一起行动。但是他回答了自己,这就是原因,因为总得要有一些聪明人,这样即便当那些白痴们就要干出一些近似自杀的行径的时候,他们仍然知道该怎么办。

  “好吧。”芬瑞斯强迫自己轻轻笑了笑,说道。“那么,你先请吧。”

  塔伽笑着,向前冲去,他的战斗怒吼回荡在大厅之中。他向前走着,心中毫无记挂。其他人跟了上去。

  就在他们向庙宇深层进发的同时,墙和地板的状态似乎要比刚才更好了。它的壮美足以让人兴奋不已。在一个十字路口处,雷格诺克停下了脚步,看起来有些糊涂。他转向一处通路,而后又转向另一条。芬瑞斯眉头皱起。

  “有什么不对的么?”

  “没什么。我……”死亡骑士再一次犹豫起来,而后给自己点点头,坚定地朝一条通路走去。芬瑞斯摇着头,但仍是跟了过去。

  走廊在一处宽大的房间终结。那里的墙壁一片空白,更为惊异的是,它是那么的干净、平滑而又不加装饰。这突然的对比让那房间看起来更为荒凉,但也更为尊贵。在房间的另一端,一道由黑铁制成的巨大拱门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壁。

  “这里就是了。”雷格诺克喘着气说道。他将大门推开。

  而后因为恐惧而惊呆在原地。

  在那道门之后,是一片真正的漆黑,就好像午夜凝聚并隐藏于此,而光线永远无法找到它。

  在那片漆黑之中,就在门口之后,是一个完全来自梦魇的生物。

  它比所有的兽人都要高大得多,因此它不得不在那房间中躬身站立。它的皮肤被鳞片覆盖,随时都有可能爆裂的肿块布满全身,看上去它的体表就像水一般的液体。它的肩膀上、前臂上、胸前,以及其他地方都有着突出的尖刺。在它过长的手臂末端,是一只巨大的,带有长爪的手掌。它的脸下面过于窄,而上面则过于宽,形成了一个倒三角形的头。它的一双斜眼闪着烟黄色,而它的一只小嘴中却布满了锋利的尖牙。在它的身后,一条尾巴左右摇摆着。

  在它的一只手爪之中是一根长棍,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有着木制手把和银质尾端的长矛。长棍头上镶嵌着一颗巨大的宝石,发出耀眼的白光。那块宝石之上聚集着许多尖刺。那宝石发出的光辉使室内的黑暗相形见拙。那宝石不时地发出星星点点的火花,但是最终又消逝在这片黑暗之中。

  那就是萨格拉斯权杖——耐奥祖要求他们带回的神物。

  芬瑞斯确定,守护它的是一个恶魔,而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从这一怪物手中将它抢走。

  “你不能经过此处。”那生物低嘶道,它的声音很是油腔滑调。“此地已经被凡人玷污过一次了!我不允许你们再来玷污它!”

  “我们并不想过这里,”芬瑞斯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恐慌,回答道,“我们只想要你手中的那根权杖。”

  那恶魔笑了,它低沉的笑声听上去就好像是骨骼相互摩擦发出的嘎吱声。它走上前,长长的脚爪在大理石地板上走过,深陷出许多的凹痕。“那你就试试看把它从我手中拿走吧,”它建议道,“在你失败之后,我会将你们撕裂,然后享用你们美味的灵魂。”

  “我要用牙把你的骨头咬碎,然后喝你的骨髓!”塔伽朝那恶魔吼道——这是他所能明白的语言。而后,塔伽高举战斧向着恶魔冲锋而去。

  尽管芬瑞斯在心里面已经把塔伽这个白痴骂了一万遍,但是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芬瑞斯举起自己的武器,加入了嚼骨酋长的战斗中。其他大约三十个左右的雷王和嚼骨兽人战士跟在他们的后面。

  即便如此,这也是一场很困难的战斗。那恶魔要比所有的兽人都强大的多,也迅捷的多。他的爪子可以将兽人的骨骼和肌肉轻松地撕开,兽人们对它来说就好像干枯的树叶一般脆弱。它手中的权杖的重量也足以将兽人的头颅碾碎。萨格拉斯权杖的尾端装有倒钩,那恶魔用它插入一个嚼骨兽人的胸膛,再从他的背部穿出,权杖上仍滴着鲜血。塔伽看着那恶魔,愤怒地大叫着。

  但是那恶魔最恐怖,也最糟糕的攻击来自于它的撕咬。它的嘴可以以一种完全超越物理极限的程度张大,露出数排的牙齿。芬瑞斯眼睁睁的看着它咬掉了一个兽人的一半脑袋。尽管他也处在战怒之中,但是那种情形让他直感到一阵恶心。

  而正是这战斗之怒才挽救了他们。在通常情况下,芬瑞斯对于兽人的嗜血很是反感,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恩赐。如果没有它,很多的兽人——包括他自己——可能就会因为恐慌而仓惶逃走,并在最后死于非命了。但是现在,兽人们的大脑感到些许昏沉,他们的视野开始模糊,他们的鲜血在体内奔涌着,正是由于这嗜血才让他们得以保持住攻势。那恶魔的确很快,但是有这么多的兽人从不同的方位同时攻击着它,它还是被打中几次。那恶魔的确很强壮,但是由于兽人们切断了它的肢体,它被致残了。

  最终,那恶魔的尾巴、一条手臂和腿的一部分也被砍断,而就连它剩下的那只手臂也被兽人们几乎砸碎,只能像一条蛇一样悬挂挂在它的身体上。芬瑞斯和塔伽如同一个人一样步调一致,两人分别处在恶魔的两边,用尽他们的全力朝那恶魔发出致命的一击,用他们的斧头划开了它厚实的脖子。恶魔跌倒在地,它的脖子处被从两侧割了个干干净净,它的头则滚到了雷格诺克的脚下。

  芬瑞斯蹲下身子,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权杖,感到了蕴含于权杖之中的能量在微微的跃动着。它比芬瑞斯预料的要轻一些。

  “我们拿到了我们找寻的东西了。”他转过身去,说道。“走吧。”

  “什么?”让人惊讶的是,雷格诺克提出了异议。“要知道,这里可是萨格拉斯之墓!而你刚才杀死了它的守门人。”

  “那只是一个守门人。”芬瑞斯回道。“这里还会有别的守卫的,注意我所说的。”他将那发出光亮的权杖举起。“很幸运的是,我们不需要再继续深入这个深渊了。”

  “你不明白。”雷格诺克继续道,他靠近芬瑞斯。“我们得到了权杖,而我们应该把萨格拉斯之眼也拿到手。你记得我早些时候感到迷惑么?那是因为我同时感应到了这两个神器。当时我花了好一阵才明白这一点。但是现在,我总算知道了萨格拉斯之眼的确切位置——就在那条走廊深处。那就是古尔丹所搜寻的东西,而现在它可是唾手可得啊。”

  雷格诺克的双眼因为愤怒而眯起。“真让人同情,要知道我一念之下你们就都得死。现在,你是要跟我前去拿眼睛呢,还是……”

  “还是什么?”芬瑞斯怒道。“去吧,去吧。就在这里把我们杀死,然后你一个人前去找萨格拉斯之眼。不管我们选择什么,我们都会死。”他几乎完全肯定,死亡骑士是在骗他,但他仍是坚持着自己的决定。雷格诺克也许不会因为小小的怒火就将他们都杀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守护着萨格拉斯之眼的东西一定能够把他们都杀死。

  雷格诺克举起他的双手,那一刻,芬瑞斯的心脏几乎都停止了跳动。但是随后,死亡骑士还是放下了手,毕竟它也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你们都是傻B,”雷格诺克吼道,但他的声音却带着一种挫败的意味。

  “也许吧。”芬瑞斯同意道。“但是我们这些傻瓜可以活下来看到明天的太阳。”他不再说话,转身而去。雷网氏族跟在他的后面,随后塔伽和他的兽人也跟了过来。让人可以小小满足以下的是,过了一会儿,他注意到雷格诺克再一次加入了他们。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