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玩WOW魔兽世界专区

多玩首页 >> 魔兽世界专区 >> 心情故事 >> 暴雪官方小说《部落的崛起》第六章

暴雪官方小说《部落的崛起》第六章

2012-05-23 09:52:47 网友评论0|来源:作者:s_windstalker 译进入论坛

摘要: 暴雪官方小说《部落的崛起》第六章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尾声
  第六章

  过去的教训是苦涩的,充满鲜血、死亡与痛苦。但讽刺的是,那几乎毁灭了我们的东西,却又在最后拯救了我们——那就是团结。曾经,每个氏族都只忠于自己,狂热地为自己的人民而献身,完全不管他人。当我们第一次团结起来,那团结的原因和目的,却又是可怕的错误——为这,我们至今仍在赎罪。不仅是我们,我今后的几代人,都会为这错误而付出代价。但那团结本身,是辉煌的。那就是我希望从历史的灰烬中得到的教训。它促使我与那么多外表迥异的种族的领袖们交谈,让我们能一起追求我们共同的、骄傲的目标。

  团结。和谐。这,是过去教给我的好的一课。我学得很棒。

  耐奥祖抬头望向黄昏的天际,心满意足。今晚的日落美得眩目。先祖之魂一定会很愉悦,他想,感到一丝骄傲。

  又一个科什哈格节来了又去。近来,他感到时间的流逝愈加迅速。而每一个节日中,都有欢喜,也有哀伤。

  他的老朋友,卡舒尔——他知道霜狼氏族都尊称她为“宗母”——已经加入了先祖之魂的行列。他听说她死得非常勇敢。她坚持参加一场狩猎,尽管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过剧烈的运动。他们追踪一群裂蹄牛,年迈的宗母成为了所有战士的前锋。她被牛群践踏而死,没人来得及救她;而耐奥祖知道,她的氏族在为她悲伤的同时,也在赞美她的生命和她选择离开这个尘世的方式。这就是兽人的风格。他不禁好奇今晚是否能见到她,又立刻暗暗责骂起自己。当她希望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自然会见到她。对于萨满来说,亲朋的死亡并不会带来巨大的悲痛,因为他们仍然可以看到他们挚爱的死者,聆听他们的智慧,感受他们的爱。

  这段时间,霜狼氏族经历了不止一个悲剧。在两次科什哈格节之间的一天,他们的领袖加拉德也惨遭不幸。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霜狼氏族的狩猎队竟遭遇了整整三只食人魔和一只戈隆--食人魔头脑不足但力量有余,而那只戈隆又异常狡猾。最终,兽人胜利了,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有的医者尽了全力,也没能挽回加拉德和其余几个人的生命。

  不过,耐奥祖感到的不止是失去一个自己熟悉且尊敬的领袖的悲伤,还有对年轻血液赢得新身份的欢乐。卡舒尔对杜隆坦的评价很高,就耐奥祖的眼光看来,这名年轻人会成为极佳的领袖。当杜隆坦被授予族长之位时,耐奥祖也在场,并且注意到了观众中那位美丽火热、带着别样的兴趣注视着仪式进行的女孩。耐奥祖敢肯定,在下一个科什哈格节,德拉卡便会真正成为霜狼氏族新族长的伴侣。

  他叹了口气,望着金光满溢的落日,脑中思索着一幕幕影像。一年又一年就这样过去,带来祝福,并索取牺牲。

  他走进他的小屋--他曾经与一个伴侣分享这间小屋,而她在几年前去世,加入了先祖之魂的行列。这些年来,露坎时不时会造访;她从来不说什么警世真言,只是每一次她的灵魂与他的相触,他的心便仿佛融化,他的全部便更彻底地向他的族人所敞开。他想念她沙哑的笑声,想念她夜晚在他身边的温暖,但他现在,已经很满足。也许,他想,也许露坎今夜会来。

  他调好一服药剂,轻声念了咒语,缓缓饮下。药剂并不会起到助人看到先祖之魂的作用--如果他们不愿出现,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而有时他们又会在他最未曾预料到的时刻现身。不过在漫长的岁月中,老萨满学到,某些草药可以助人敞开心灵,这样当先祖之魂当真决定造访时,第二天一早,被访者会更清楚地记得他所看到的一切。

  耐奥祖闭上双眼……立即又睁开。他知道,他已经在睡梦里了。

  他们二人站在山顶,他和他深爱的露坎。起初,他以为他们是在观看日落;然后他发现太阳在升起,而非落入夜晚的睡眠。霞光映照下的天空美得惊人,却是一种奔腾激荡的美,而非安详与平静。那是绯红、深紫与明橙的颜色,如此热烈,让耐奥祖心潮澎湃。

  露坎转向他,微笑。自从她呼出在这尘世间的最后一口气以来,她第一次开口对他说话。

  “耐奥祖,我的伴侣。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倒吸一口气,由于激动,身体开始颤抖。他的心完全被对她的爱所占据,充满了日出造就的绚烂天空所带给他的喜悦。一个新的开始?

  “你很好地领导了我们的人民,”她说,“但现在,该是拓展古道的时候了。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什么东西烦扰着他的思绪。露坎没有做过萨满。她也没有当过领袖。她一直都只是她自己,完美的自己,对于耐奥祖来说,这已经足够;但她生前并没有任何权威的地位,能让她足够说出这样的话……耐奥祖甩开这个念头,暗骂自己不够虔诚。他可从来没当过灵魂,他只不过是血肉之躯。尽管他对于灵魂之道的了解几乎无人能企及,他也知道,在他真正成为灵魂的一员之前,还有更多是他永远不可能了解的。既然露坎开口,怎么可能不是代表先祖之魂说话呢?

  “我在听。”他说。

  她微笑。“我知道你会。”她说。“兽人将会迎来一段黑暗危险的时期。从前,我们只在科什哈格节时才走在一起……如果我们想作为一个整体、一个种族生存下去,这种各自独立的现象,必须消除。”

  露坎望向缓缓升起的太阳,脸上蒙了一层阴影,冥思着什么。耐奥祖好想碰碰她,为她分担忧愁,就像她活着的时候一样。但现在,他知道他无法碰触到她,也不能强令她开口。所以他只是静静地坐着,等待,一边沉醉于她的美丽,一边竖起耳朵捕捉她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污点。”她静静地说,“那是个威胁,必须清除。”

  “说吧,我定会照办。”耐奥祖热诚地发誓。“先祖之魂的决定,我永远尊从。”

  然后她转向了他,她的双眼看进了他的。天空更亮了。

  “当这个污点被清除后,我们的人民便会挺胸抬头,站得更高……比现在还要好得多。力量和荣耀将属于我们。世界将属于我们。而你……你,耐奥祖,会成为所有族人的领袖。”

  她话中的某种语气让耐奥祖的心砰砰直跳。他早已很强大,早已受人尊敬,甚至崇拜。实际他已然是所有兽人的领袖,尽管只能说是有实无名。但现在……他心中涌起了更多的欲望。还有恐惧,厚重而漆黑,但这,他也必须面对。

  “那么,这个在兽人得到应有的东西之前所必须清除的威胁,是什么?”

  她告诉了他。

  “这是什么意思?”杜隆坦问道。

  他正与族中他最信任的两人共进早餐:一个是他的未婚妻德拉卡——下一个满月时,他便会与她举行婚礼;另一个是族中新的首席萨满,德雷克塔尔。

  杜隆坦为卡舒尔宗母的离世而哀伤,所有的族人也一样。杜隆坦打从心底知道,她早已计划好要在那天死去,并且要死得光彩。人们会想念她的。而德雷克塔尔,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称职的继任者。在宗母死去的那一刻,他克制住自己的哀伤,立即接管了狩猎队主医者的位置,并且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表现丝毫不马虎。卡舒尔一定会为他骄傲的。现下,三人正坐在族长的帐篷里――这就是杜隆坦现在居住的地方。

  就在刚才,杜隆坦收到了一封信。带信的信使身材瘦削,骑在一匹同样瘦削的黑狼上。他一边往嘴里送血麦粥,一边又细读了一遍信的内容。

  致杜隆坦,霜狼氏族族长:萨满耐奥祖向您致意。先祖之魂为我带来了预言,与我们所有人相关;这预言是给我们整个兽人族,作为一个整体,而非独立的氏族成员。在本月的第十二天,我要与所有氏族的族长,以及所有的萨满谈话。到圣山脚下来,我会备妥饮食。若您因故无法前来,我会认为您不关心我族的前途,从而忽视我的召唤。请原谅我的粗鲁,但这件事确是十万火急。请让我派去的信使给我回话。

  杜隆坦让信使等一等,给他点时间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信使看起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同意稍候。也许是那一大锅散发浓厚香气的粥说服了他吧。

  “我不知道。不过显然,耐奥祖认为这事至关紧要。”德雷克塔尔道。“这样的聚会从来没在科什哈格节以外的时间发生过……只有节日期间,萨满们才聚在一起,而且还是在先祖之魂的陪同下。节日之外,从来没有过。我也从来没听说过任何人能把所有族长召集在一起。但我认识了耐奥祖一辈子,他是个睿智强大的萨满,如果先祖之魂当真要说什么关系到整个兽人族的生存的话,一定会对他说。”

  德拉卡哼了一声。“他‘召唤’你,就好像你是他宠物呢,屁颠屁颠就去了。”她嘟哝道,“我可不喜欢这个,杜隆坦。这信里尽是傲慢。”

  “这点我也不反对。”杜隆坦说。信的语气让他恼火得要命,直想当场拒绝,但他又读一遍,领会着那些文字背后的内容。一定有什么事情烦扰着这位受所有人景仰的萨满……这样的事绝对值得上几天行程。

  德拉卡注视着他,眼睛眯了起来。他看看她,微微笑了笑。

  “好吧,我会去。我所有的萨满也一样。”

  德拉卡皱起眉,“我跟你一起去。”

  “我觉得你最好——”

  德拉卡又哼一声,“我是德拉卡,拉基什之子克尔卡之女,你的未婚妻,你未来一生的伴侣。你无权阻止我的陪同!”

  杜隆坦仰头大笑,为德拉卡的精神而温暖不已。好吧,他的眼光果然没错。从一个天生弱质的生命中,诞生了力量与激情――有她在身边,霜狼氏族会生生不息。

温馨提示:玩家可通过手机登陆wow.duowan.cn阅读多玩魔兽资讯。

分享到:
阅读本文后已有0人给出评价,选你认同的表情后可看结果。
0
0
0
0
0
0
恶心 勥赞 无聊 雷囧 关注 不知所云
0 [与更多人共享]